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放肆[娱乐圈] >> 210

八月二十四日晚十一点四十五,离《本色》正式公映前十五分钟。

首都某商场,电影院所在楼层的电梯里并肩走出来两个女人,一个留着及肩的中长发,个子虽然中等,但比例匀称,尤其是一双长腿,在短裤的衬托下越发的秀美;另一个则身材高挑,长发及腰,烫了栗色的大波浪,时尚感十足。

两人均戴着黑色口罩和情侣款的棒球帽。

这是个比较偏远的商场,共五楼,除了四楼的电影院和五楼的海底捞,其他的店早就关门了。四楼电影院只有这一圈亮着灯光,其他地方皆一片黑暗。

任星月本能地牵住了林若寒的手,温柔低声提醒道:“小心看路。”

林若寒装模作样地甩开,道:“知道,我又不瞎。”

任星月没答话,重新牵好,牵得紧紧的。

林若寒偏头去看墙上贴的电影海报,唇角轻微翘起。

临近凌晨,电影院里人不多,细一望去都是两两成对的,女生居多。任星月让林若寒站在原地等她,她去取票机取了票,再压了压帽檐,前往柜台。

“一个双人爆米花套餐,谢谢。”任星月声音微低,和她平时说话的声线不大一样。

柜台只剩下一个人,马上就下班了,看到此时来个客人,戴着口罩神神秘秘的,灯光朦胧,她也懒得仔细去看那人口鼻以外的长相,迅速地打好了一份大桶的爆米花,和两杯可乐,推了过去,下巴冲一边的付款二维码抬了抬。

任星月付完款,两手各拿一杯可乐,抱着大份爆米花朝林若寒走去。

林若寒怕被人认出来,刻意选了光线昏暗的地方,但也掩盖不住她在任星月眼中散发的光芒。最后几步她几乎是跑过去的。

等她走近了,林若寒接过一杯可乐,数落道:“跑这么快干吗?”

任星月眼睛一眨不眨:“我怕你跑了。”

林若寒:“……”

她很年轻,哪怕和林若寒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依旧很年轻,刚刚二十四岁,生日还是下半年,实岁算起来只有二十三,水灵灵的,跟棵新鲜大白菜似的。

林若寒比她大十一岁,已经三十五了,即便女明星再用心保养,看起来也不会像二十出头。

林若寒叼着吸管嘟囔了句:“到底谁怕谁跑了。”

任星月飞快地凑上前,在她咬住吸管的上唇亲了一下。

林若寒迅速松了吸管,抬眼:“你!”

任星月顺势将她按在后面的柱子上,把一个不正经的吻变成了正式的吻。时间不长,不超过两秒,但足以让林若寒心跳如鼓,她看看四周无人注意,方压低声音道:“你疯了,你就不怕……”

任星月无所谓地耸肩:“不怕,拍到就拍到,也不是第一次被拍到了。”

林若寒:“……”算了,不和年轻人计较。

她晃了晃手里的冰可乐,再看看她怀抱的爆米花,挑刺道:“不知道我减肥不能吃这种东西吗?”

任星月说:“我吃。”

林若寒:“你演唱会……”

任星月:“没关系,歌迷不在乎我胖不胖。”

林若寒:“我……”

我在乎吗?

任星月心口微微一甜,道:“我今晚回去不睡了,我去运动,保证把热量都消耗完。”

林若寒往她脑门敲了一记,打断她的喋喋不休,深吸口气,道:“这么会抢答你怎么不去演小品呢?我是问你演唱会门票有没有,给我一张VIP,我想听现场。”

任星月呆住:“啊?”

林若寒斜着眼瞅她:“不舍得?”

任星月反应过来,欣喜若狂道:“你要来看我的演唱会?”

林若寒百无聊赖的语气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票就算了。”

任星月连忙道:“有票!”就算没票,她把她搬上台和她一起唱都行。

林若寒马上拍拍她肩膀,说:“那你不行啊小伙汁,说好的一分钟售罄呢?该不会是虚假宣传吧?”

任星月只会笑,乖乖道:“专门为你留了家属票。”

林若寒再次咬住吸管:“哼。”她说,“谁知道你是留给哪个小妖精的。”

眼角却弯了起来。

任星月隔着帽子温柔地摸了摸林若寒的头。

任星月没告诉她,她每场演唱会都在最佳位置留了一张VIP票,哪怕她们俩分手的那段时间,也没有例外过,更没有别人占据,就像她的心,始终如一。

“观看《本色》零点首映场的观众,现在可以进场了。”检票口的工作人员提示,坐在椅子里的恋人,或是结伴的朋友纷纷起身,拿出自己的电影票,前往检票。

任星月等其他人进去以后,才带着林若寒上前,她拿着爆米花和可乐,另一只手递票,怪吃力的,检票员将副券撕了,交还回来:“五号厅进门右转,走到头就是。”

林若寒赶在任星月伸手之前接了过来:“谢谢。”

她抬手一搭任星月肩膀,长长的青丝扬起垂落,潇洒道:“走了兄弟。”

任星月:“……”

兄弟是什么鬼称呼,算了,她开心就好。

“慢点。”任星月说,待会儿再把爆米花给撒了。

检票员望着勾肩搭背相携而去的两人,慢慢皱起眉头,总觉得有一丝莫名的眼熟,可那两个人全程低着头戴口罩,她也没看清样子,还是将那缕疑惑压了下去。

按照林若寒的手笔完全可以包场,但她不愿意,说是人多才有看电影的气氛。但人多的地方被认出来的风险也大,两人折中选择了一家偏僻的电影院,不辞辛苦开车到这里。

放映厅贴心地设了情侣座,最后两排都是。她们俩坐在倒数第二排,情侣座沙发样式,两侧挡板很宽,坐进去不担心别人会窥探到。

林若寒探头探脑了一会儿,前边稀稀落落的几个脑袋瓜,果然地方偏就是不好,二三百人的大厅,上座率不足一成,大约只有十几个人的样子。

以往大热片上映的零点场,不说满座,七八成是绝对有的,林若寒心有一分戚戚焉地想:还是小众啊。

哪怕在网上热度再高,放到现实里从观影基数上就大大降低。女明星里本来就没有能像中年男星那样扛票房的,甚至说完全带不动。秦意浓和唐若遥算还好的,秦意浓是名气大,实力演技派,路人看到她名字都愿意尝试观影,唐若遥上升期,风头正盛,近来的电影票房反响都很好。

但同性片这个题材,从受众上直接拒绝了至少一半的路人。根据最新数据,90后成票房贡献的主力军,但观影人数也只是堪堪过半而已,其中还有不少年轻人是不接受同性恋的。

林若寒暗暗替秦意浓捏了一把汗,有点担心如果票房不好,会影响之后的排片。好在同期没有什么刚上的特效大片,这个档期倒是有部国产言情电影,大概率是烂片,大家都懂,即便不烂也很难成爆款。

“我想包场。”她悄悄对任星月说。

“包。”任星月把可乐放好,爆米花放在自己膝上,“哪个电影院?多少场?我明天就让助理去。”

林若寒想了想,说:“先看看票房吧。”如果前期走高的话她就过几天包,前期不行的话就早点开始,能盘活一点是一点。

“都听你的。”

林若寒转过头,想看看任星月的脸,放映厅的灯光瞬时间暗下来,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轮廓,和对方在光线下望着她专注发亮的眼睛。

林若寒忽然心念一动,想:她一直在看我么?

电影放映开始。

林若寒发现,入口那边陆陆续续地又开始进人,人数还不少,放映不过五分钟,从原先的十几个人变成了三四十个,新来的有男有女,男生居多。

七夕当天是周二,工作日,林若寒挑了挑眉,想:或许还不错?

投影投到巨大的屏幕上,银幕上每一个主人公的神情纤毫毕现。

沈慕青一袭淡蓝旗袍,站立在门扉外,温文有礼,面含浅笑:“你好,韩同学。”

韩子绯看呆了眼,傻愣了几秒,方一改在母亲面前的顽皮,万分乖巧道:“沈老师好。”

“乖。”沈慕青莞尔,又朝她浅浅笑开,雅致得如同淡白梨花。

韩子绯险些再次出神,连忙扭头去看右边探出院墙的那株凤凰花,花叶簇簇火红,映得她脸颊也绯红。

她掩饰性地将两只浸出薄汗的手揣进衣兜,在干燥的布料上蹭了蹭。

一个小动作尽显女儿情态。

林若寒捂心口,小声尖叫:“啊啊啊动心了动心了。”

任星月不由失笑,往她嘴里喂了一粒爆米花。

林若寒嘎嘣嚼了,张嘴求投喂:“还要。”

林若寒是个忠实的观众,也是个优秀的演员,临时把自己从电影里出戏了一秒,边吃边道:“唐若遥以前很少演这个类型的角色,没想到发挥得这么好,自然不做作,而且情绪表达非常到位,和秦意浓飙戏也一点不输。”她叹了口气,“长江后浪推前浪,我恐怕不久以后就要被她拍在沙滩上了。”

任星月没接话,她知道林若寒就是随口一说,唐若遥要赶上她,还远着呢。

果不其然,对方一秒后又将自己带入剧情,为了两个人暗生的情愫在座椅上扭动如蛆虫。

任星月一会儿看电影,一会儿看她,觉得看她比看电影还好玩儿,不时发笑。

韩子绯给沈慕青送枣子,两人在书房发生了初吻。

林若寒:“啊啊啊啊啊!”

吻完以后,沈慕青觉得逾矩了,两人划清界限。

林若寒:“嘤嘤嘤嘤嘤。”

电影里演到沈慕青被丈夫家暴。

林若寒:“卧槽,这渣男!给老娘原地爆炸!”

林若寒:“滚啊!”

任星月赶紧给她喂了好几粒爆米花,让林若寒把它们当成渣男来嚼,发泄她的怒气。

韩子绯打跑醉酒的许世鸣,丢下手里的拖杆,克制不住一把将沈慕青抱进了怀里,小心地吻了吻她的鬓发。

沈慕青闻着年轻女人身上的气息,安心极了,忍不住落下泪来。

林若寒:“呜呜呜终于抱了,阿妈也落泪了,青崽赶紧离开渣男吧,人间不值得。”

沈慕青丈夫去外地工作,留下小情侣二人世界。

韩子绯提议出去旅游,沈慕青答应了。

林若寒扭动的身体,蹭一下坐直了,低声道:“拍摄这段的时候我去探班了,她俩那时好像还闹矛盾呢,我差点儿成了她们俩之间的炮灰。”

任星月敏锐的:“嗯?”

林若寒记起自己打算追求唐若遥的那段,不自然地打住,清了清嗓子:“继续看电影吧。”

任星月眼神饱含深意地看她一眼:“噢。”

蜜月阶段甭提了,林若寒一脸止不住的姨母笑:“嘻嘻嘻,嘿嘿嘿。”

银幕前的观众也越来越多,不少人受到电影气氛的感染,和身边的恋人轻轻地接了一下吻,放映厅里都是温情旖.旎。

到激情戏那段,林若寒无法控制自己上扬的唇角,两只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心跳加速,不知道为什么跟着害羞到不行。

等回过神来,她才发觉自己这个老司机是被秦意浓的表演带进去了。

林若寒:“……”

她已经无法评价秦意浓的演技了,对方就是个怪物。

第二天,沈韩二人去爬山。

沈慕青体力不支累得气喘吁吁,韩子绯泰然自扰,脸不红气不喘。

沈慕青心里不平衡,咬了咬唇,出其不意地掐了一下韩子绯的胳膊,韩子绯啊的一声,道:“怎、怎么了?”

沈慕青说:“没什么。”

韩子绯懵懵懂懂:“那你好端端为什么掐我?”

沈慕青轻轻撩起眼皮,分明是清雅至极的人物,眉宇间却自有一份风流,嗔道:“谁叫你体力这么好?”

韩子绯一愣,旋即面红耳赤,撒娇一样晃晃女人的手腕,低柔又害羞道:“你先前在……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

沈慕青恼羞成怒,甩开她的手朝前走去,韩子绯追上前去,在岩石上并肩坐下,小声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晚上那么……”

沈慕青红着脸道:“闭嘴!‘

放映厅里众人发出会心的笑声。

林若寒原地表演死去活来,揪着任星月的衣袖,咿咿呀呀嘿嘿的发不出完整的句子,比她自己谈恋爱还要激动。

任星月默默地把醋味压下去。

山风拂动,几只彩色蝴蝶在花丛飞扬跳跃,停在枝头授粉。有一只不怕生的蝴蝶扇动蓝色羽翼,在韩子绯肩头停留了一会儿,飞走了。

韩子绯问:“你喜欢蝴蝶吗?”

沈慕青目视蝴蝶飞远的方向,轻轻地嗯了声。

“为什么?”

“自由。”

“你很快也会自由的,等你顺利离婚,我也快毕业了,我带你搬家,去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过我们的快活人生。你说好不好?”

“……嗯。”

林若寒心里咯噔一下,猝然瞪大了眼睛,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她恨不得去电影里堵住韩子绯的嘴:少女不要再说了!你这都是在立flag啊!

银幕里韩子绯还在说,她笑着,快乐地畅想着她们俩的未来,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一无所觉:“我们每年出去旅游两次,先把国内逛完,再去国外。你喜欢蝴蝶,我听说墨西哥有个君主斑蝶保护区,又称‘帝王蝶谷’,漫天飞蝴蝶,我以后带你去看。”

沈慕青嗓子发哑:“好。”

韩子绯笑容恣意:“还有……”

林若寒的心在滴血。

她已经预料到了后面的刀,哪怕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虐得眼泛泪光。

沈慕青和韩子绯商量好,等许世鸣从外地调回来就离婚,但事情却没有她们想的那么容易。长辈的阻拦、街坊四邻的闲言碎语、学校领导的谈话,尚未长成的稚子,一桩桩一项项都压在沈慕青的肩上,她在坚持,可日复一日,压抑的气氛蔓延,她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夕阳下的小河边,落日熔金。

“你是不是……不想离婚了?”

“是。”

“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你忘记了吗?”

“我不记得了。”

“留下来,留在我身边。”

“我怀孕了。”

“你还有心吗?”

“对不起。”

“你爱过我吗?你说话啊!”

“……”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韩子绯背对着沈慕青,越走越远,嚎啕大哭。

沈慕青停在原地,神情痛苦,泪盈满眶。

……

放映厅里抽泣声此起彼伏。

任星月心里叹了口气,任劳任怨给身边泪流满面的林若寒递纸巾。

前排一个小姑娘边抹眼泪边和朋友讨论道:“她肯定没有怀孕,是骗她的。”

朋友说:“我也觉得。”

小姑娘:“我相信故事肯定是happy ending的。”

朋友含糊地应了声,没接话。

韩子绯确实知道了沈慕青怀孕是骗她的,但沈慕青放弃了她却是事实,她大学到了最后一个学年,去了外地实习。

沈慕青好像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却并不开心。她无法再接受丈夫的碰触,也时常不可控制地出神,想起那个曾经温暖过她生命的女孩儿。

她会在每个周六日的清晨和傍晚,在门口坐一会儿,看看面前来来往往的人,企图再捕捉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她出现就好了,甚至不必对视。

可女孩儿没有再出现过,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韩子绯从墨西哥君主斑蝶保护区回来的途中,遭遇空难,飞机失事,坠落在海面,火光充斥着放映厅的银幕,也倒映进每一个观众的眼睛里,映出火红的一片。

就像院墙里开着的那株凤凰木,韩子绯心中永怀挚爱,结束了她短暂而绚烂的一生。

林若寒因为歪歪扭扭写遗书那块还流着眼泪呢,直接惊呆了,很久才发出一声:“……卧槽。”

她睁大了眼睛,不敢再错漏一个镜头,和所有的观众一样捏紧了双拳,期盼奇迹出现。

活下来!一定要活下来!

经过几天几夜的打捞,救援,确认人员全数罹难,无一生还。

韩子绯尸骨无存,只捞到一个熏黑了的金属水壶,里面是她的遗物。

遗书送到了沈慕青手上。

林若寒眼泪哗哗,绷不住了,一边哭一边咬牙切齿地骂:“狗日的柴子秋!还我小绯啊!”

影院里哭倒了一片。

前排的小姑娘呆若木鸡:说……说好的HE呢?这还怎么HE?

韩家办白事,升灵堂,二十二岁的女孩儿在黑白相片里犹自笑着,一如往昔。

沈慕青前去吊唁,被赶出灵堂。

沈慕青木然地站在门外,整洁干净的旗袍被韩母撕扯得破了好几条口子,长发凌乱,脸颊红肿,嘴角渗出鲜血,狼狈不堪。

韩父搂着哭得声嘶力竭的妻子,居高临下,脸色铁青:“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林若寒圆睁双目:“卧槽!!!”

还有人性吗?

她轻轻地抽了口气,往任星月肩膀上一歪,捂着心口直皱眉道:“哎,不行了,我心脏疼。”

任星月紧张道:“那我们不看了?”

林若寒赏了她一个白眼。

林若寒一边难受得心脏疼,一边往后看,心里把编剧柴子秋放进了油锅,煎炸烹炒,又下放到地狱,千刀万剐。

韩子绯去世后,沈慕青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相夫教子,家庭和乐。林若寒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她偷偷拿出手机看了看散场时间,还有十几二十分钟呢,放下了心,珍惜地看着。

她也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万一柴子秋是个好人呢?想HE依旧有一万种方式。

然后她就被从天而降的屠龙刀砍懵了。

字幕打出时间:2001年X月X日。

根据前情观众知道这是韩子绯去世后的第63天。公交车停下,后车门打开,沈慕青单手挎着包,和往常一样搭上了回家的车。

公交车平稳地行进着,沈慕青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毫无征兆地崩溃痛哭。

观众们迎来了全场演技最炸裂的时刻。

秦意浓的表演很难用语言去具体形容,不属于现在成体系的任何一个流派,却集各家所长,又糅合了自己的经验和体会,是一种极致的野性生长。林若寒出道以来被不少人评价为天才,甚至能和秦意浓一较高下——只要她勤奋一点接戏,不要拍一部歇一年。

但林若寒觉得她和秦意浓的差距不止是勤奋拉开的,那些不懂艺术的人用她来当作贬低秦意浓的工具罢了,仿佛否定了秦意浓就能给他们自己带来成就似的。天才之上还有神仙,秦意浓就是神仙。

林若寒在大银幕前更能直观地感受到彼此间的差距。

秦意浓的哭戏是她见过的最有感染力的,没有之一。从她呆呆地站在车厢里,林若寒看着她看似放松实则微微绷紧的唇角,便控制不住地泪湿眼眶。

她什么动作都没有,连眼神都没太大的变化,可林若寒就是知道她想起了什么。她想起了那个陪她爬过山、淋过雨,许过一生的女孩儿,她想起那场海面上冲天而起的大火,她想起她们永远实现不了的承诺。

那张纸条上,简陋的笑脸。

还有那句歪歪扭扭的,她最后留给自己的话……

——沈慕青,要开心。

她终于为自己痛失所爱而痛哭失声。

她的眼泪那么多,像是要把这一辈子的泪水流干。

林若寒在观众席里哭得缺氧,头疼,喘不过气来。

沈慕青蹲在街角,银幕镜头把她哭泣的身影拉远,所有的背景音消失,电影院音质良好的音响适时响起插曲——任星月的《你知道》。

年轻女声空灵清澈,带着淡淡的哀伤,以韩子绯的视角慢慢唱来:

你知道花今天就会败

你知道我们不会在一起

你知道不是所有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

我们都知道结局是散落天涯

可惜没能和你看最好的烟花

沧海桑田千千万万种变化

或有一日我会成为蝴蝶吧

……

林若寒彻底不行了,她泪水滂沱,对着旁边的任星月道:“闭嘴!别唱了!”

同样也在哭的任星月:“???”

歌唱完了,电影院里的哭声并没有停下来,此起彼伏。任星月看到前排的妹子已经哭得呜呜呜,不停地打同伴的胳膊,哽咽难言:“你这个骗子,说好的大团圆结局呢?你还告诉我是小甜饼的!呜哇!”

同伴默默地忍受着,一只手将她搂进怀里。

任星月心下了然,收回了视线。

时间如日历掀过。

民风淳朴的陌生小镇,貌美的鲜花店老板娘。

数年后,十字路口。

正从斑马线过马路的沈慕青若有所感地回头。

韩子绯出现了,在马路对面的梧桐树下,轻轻地笑着,灿烂明媚,一如曾经。

放映厅一片惊呼。

前排妹子显然怀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小声催促道:“快过去啊!”

韩子绯笑着朝斑马线上驻足的女人挥了挥手。

沈慕青不舍地含泪,却微微笑了。

——往前走,不要回头。

沈慕青大踏步走了出去,坚决又从容,四月的风温柔拂过她乌黑的发丝,扬起她红色围巾的一角,身影渐渐隐没在耀眼的阳光下,融为一体。

银幕暗下。

林若寒轻轻地叹了口气,心想:这个结局也不错吧,最起码走出来了。

几秒后,银幕复亮起。

银色的风铃叮当作响。

林若寒眨了眨眼:嗯?还有?

陈年的日记本翻开,里面的纸张早已泛了黄,一行行清婉秀逸的钢笔字行云流水写在纸上,沈慕青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了起来。

“2003年8月9日,逛街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很好看的裙子,想穿给你看,可惜永远错过穿它的季节了。”

“2004年3月6日,深夜梦醒,终于痛哭一场。”

“2006年1月11日,小绯晚安。离上次梦见你已有一年零三个月,我好怕有天会记不清你长什么样子,我会一天一天变老,而你永远年轻、热烈、美好。”

沈慕青没有出现在画面,但她的声音里情绪饱满,自2002年搬来小镇,她的日记充满了对世事的麻木和永失所爱的痛苦,一字一泪,如泣如诉。

……

……

再次控制不住眼泪决堤的林若寒:“???”

是嫌刀得不够,所以一刀又一刀是吗?柴子秋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

一个漫长的停顿,电影里的声音突然:

“2010年11月3日,我,遇到了一个女孩。”

电影配乐完全换了,青春、明媚、上扬,充满了崭新的希望与美好。

画面慢慢移到韩子绯的遗书上,那个歪歪扭扭显得有些滑稽的笑脸旁,多了一个新画上去的笑脸。

——沈慕青,要开心。

——好。

阳光灿烂。

画面定格,落幕。

林若寒唇角控制不住地上扬,又哭又笑,决定回去少骂柴子秋一句,还剩九千九百九十九句。

正片结束后许多人坐在原地没动,片尾曲不是任星月唱的,是一首轻松欢快的民谣,这首歌听完,所有的字幕滚动完,众人才陆续起身,在旁边跟着看的放映厅工作人员,低着头过来收垃圾。

放映厅观众集体变兔子,一个个眼皮红肿。

林若寒发现等放映结束,上座率已经接近四成。首都的同性恋群体比她想象的还要多啊,当然,也有为LGBTQ声援的异性恋群体,秦唐二人的影迷。

无论如何,这个上座率让她非常满意,这还是偏僻的地方,那些人流量大的商场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呢。

林、任二人本来想耗到最后离开,谁知道前面那被骗来的妹子哭得太惨了,散场了还在哭,呜呜咽咽的,两个人只得先走了。

任星月回头看了一眼。

林若寒警醒道:“你看什么?”

任星月说:“你觉得她们俩是什么关系?”

林若寒回想了下:“同学?朋友?”

任星月说:“待会儿就是女朋友了。”

林若寒:“……哦。你以前不是什么都不懂吗?现在怎么这么老练?”

任星月:“爸爸我错了。”

林若寒抬手轻拍了拍她的狗头,微笑:“走,回家。”

秦意浓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屏幕亮了下,紧接着嗡嗡嗡的震动起来。

刷完微博后,两人都没有困意,第二天不用早起,索性又这样那样了一番。唐若遥昏昏欲睡,听到声音烦躁地皱起眉头,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隔绝噪音,还不忘嘟囔地埋怨道:“谁啊?这么晚还打电话。”

秦意浓扫了眼来电显示,道:“林若寒。”她拿着手机要起床,说:“我去洗手间接。”

唐若遥说:“不用,就在这吧,我都醒了。”

秦意浓接起电话:“喂。”

“当当当当。”林若寒隆重登场,卖关子道:“猜猜我干什么去了。”

秦意浓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福至心灵道:“看我电影去了?”

林若寒啧道:“和你聊天一点意思都没有,你就不能装作没猜到吗?”

秦意浓刷到十二点进场就没再刷微博了,本来打算明天一觉睡醒看看反响,结果林若寒送上门了,她随口问道:“感觉怎么样?”

林若寒说:“太好哭了。”

秦意浓:“哈哈哈哈。”

林若寒看一眼坐在驾驶座的任星月,偏向一侧,压低声音道:“我回去决定对她好点儿。”

秦意浓当然知道“她”是谁,说:“祝福你们长长久久。”

“谢谢谢谢。”林若寒确保任星月没听到她方才那句话,眉开眼笑道,“你家那口子呢?”

秦意浓说:“快睡着了。”

林若寒说:“这么晚还不睡啊?你们干吗呢?”

秦意浓学她,神神秘秘地笑道:“你猜。”

林若寒:“……挂了谢谢。”

刚电影里哭得那么惨,现实就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

林若寒记起方才那桶被自己一个人吃完的爆米花,怒从心起,向任星月道:“我不是跟你说我要减肥吗?还给我吃那么多。”

任星月目视前方,袖子卷到小臂处,露出漂亮的手臂线条,她修长白皙的手指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回去运动。”

林若寒恶声恶气道:“运动到明天中午行吗?”

任星月笑起来:“行。”

唐若遥看着秦意浓躺回被子里,往她怀里一滚,问:“她说什么?”

秦意浓道:“没事,她就是闲的。”

她伸手关了灯。

“晚安。”

唐若遥神经一松,秒睡。

暑期到了尾声,七夕档同期没有票房特别强劲的,《本色》作为一部从受众上居于劣势的影片,表现优异,当日突破七千万票房,位居第二,专业购票app上评分9.8。

网友们纷纷回来分享自己的观影感受,一片凄风苦雨,“柴子秋出来挨打”挂了一天的热搜高位。

【编剧柴子秋已被我暗鲨】

【我哭到山崩地裂,哭到浑身发抖,是真的嚎哭的那种哭】

【我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在电影院哭到化为灰尘】

【你们说的我都不敢看了[瑟瑟发抖]】

【看!必须看!我断头安利!两位主演演技炸裂,秦皇的哭戏我吹爆!结局不算BE,还是挺治愈的,我含泪笑了出来,歌也超好听的,首推任星月《你知道》】

【推《你知道》的大概和柴子秋一样是魔鬼本鬼吧?那我也来一个,全影片最甜的一句情话:沈慕青,要开心[微笑]】

【我和女朋友一起去看的,我们本来打算看完这场电影就分手的,她家里人逼着她结婚,结果我们俩在电影院哭得一塌糊涂,出来以后她哭着跟我说她不结婚了,不想让我变成第二个韩子绯。】

【我也是,我和我男朋友去看的,虽然没到逼婚的地步,但我们都觉得很难过家长那关,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现在我们想为彼此的未来努力试试!七夕情侣必备,请大家一定要看!】

【羡慕上面的两位,我是一个人去的电影院,到后半段就像看到了我和她,连结局都一样,她车祸离世,走了七年了。我是沈慕青,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的小绯了】

【摸摸,生活还是要向前看的,永远怀着对她的爱就好了,相信她也希望你能过得好】

【被电影虐到的可以去现实磕秦唐补血啊,甜得一批!视频在这里→点击[网页链接],即可收获绝美爱情】

秦意浓用小号给这条评论点了个赞。

※※※※※※※※※※※※※※※※※※※※

感谢前线记者林若寒为我们带来《本色》观影报告,副cp出来就是为了写观影报告(然而秦总也并没有给她们出场费,好节约一个秦总),之后没有戏份,番外有没有再说

感谢林老板出资赞助,本章评论区随机抽取100个红包

感谢在2020-01-13 23:17:50~2020-01-14 14:31: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潘小潘哦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得失、qazplm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玥下独酌、phx、雲潛、二木鸭、傲娇的朽木、数据大幅人生、山中好友五、月麟將、刘心悠的小孩、初九、so蕾是真的!!、sunny、张小爷、低头洛阳泉、2333、不悟、Money0712、启辰、魔一long、Deeplove、慕琳达、江鱼、壹、小耳朵、敏妍生一堆、恶魔の小哚、阳光下行走、尾巴、陆婷我老公、Jendeuk、猹子、ch、HIMARO、haha、落繇、z11、棉花糖、路人只為路過、Miya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情长 85瓶;LION 66瓶;QCS 62瓶;流年 55瓶;陌 50瓶;cream(没有时间) 46瓶;天哀 40瓶;whqz 34瓶;40056626、麦麦不得了、翦軼 30瓶;初寺、小耳朵、不孤独的阿龙 28瓶;肆柒玖 26瓶;一个猪、清慕、叫这个就行、吾泊、筱筱 20瓶;秦、南风知我意 18瓶;火腿炒饭 16瓶;z 15瓶;10086 13瓶;Apr、拾祁、九七、壹、小冉噫、今天你喝水了吗、林、Zoey、卿歌佐酒、无风心自镜、美宣仪岐走花路、思诺、yonkflp、酱~、稶、清欢。、安可、修想、Schmidt、多喝热水、铁兔、hsy、40994039 10瓶;echo、纵 9瓶;青衫旧雨时 8瓶;鞠婧祎的小娇妻、wang34411 7瓶;老谢啊x、34376482、起名废 6瓶;夜凉如水、阿壳、亲亲宝贝吴宣仪、日思夜想的辫哥哥、时迁、沈梦瑶的老母亲、F_影.、27968822 5瓶;小路还可以、Minerva.Te 4瓶;顾吧Se、锖青磁的金猪、四一八-、天涯~~文博 3瓶;大瓶子、40709200、隐、星野忆、南泱、。。。。。。。。。、会飞的鱼、小帽、一弦一柱思华年、七三i 2瓶;嘩啦啦啦2121159、诺诺、鱼己生、怪少年、HIMARO、张紫宁是吴宣仪的女人、鲤鱼鱼鱼鱼、田野的啾啾、吴宣仪娇娇女票、人间不直的、相忘于江湖、陆神夏小花的许愿瓶、心中有个北平、PollyZ、白石纱衣、qiquam、一条小蠢龙、也熊、九斤、谨言慎行、乐乐、svhioxj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放肆[娱乐圈]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放肆[娱乐圈]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放肆[娱乐圈]最新章节 - 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 - 放肆[娱乐圈]txt下载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放肆[娱乐圈]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之军嫂奋斗史继承人和长孙指染成婚:老公别太急待他乘风归来全能女配[快穿]天降萌宝:总裁爹地超给力国民哭包[重生]亲爱的时先生绝色尤物我失眠,你就温柔点等待灰姑娘的爱情狐狸与猎人除了美貌我一无所有山河表里遥望行止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帝国第一宠婚:老婆,求关注极品辣妈好V5他掌心的小灯盏许你万丈光芒好安知我意八零军婚:小甜妻,宠不停黑白世界,彩色的他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入戏重生到六零
完本推荐: 权力巅峰全文阅读造化之主全文阅读位面电梯全文阅读神级明星系统全文阅读九真九阳全文阅读超级全能巨星全文阅读天朝之梦全文阅读丝路大亨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王爷太妖孽:腹黑世子妃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极品狂医全文阅读黑客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位面之纨绔生涯全文阅读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极品医圣全文阅读八荒圣祖全文阅读乡村小神棍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戒骑士的奇妙之旅美漫杀手日常我震惊了全世界恋爱技能可以打败魔王吗我有一棵神话树斗武乾坤洪荒历九龙圣祖龙皇武神我的帝国无双一见你我就想结婚韩四当官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明天下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家有悍妻怎么破沧元图皇驭天下系统的超级宗门攻略小社会永恒圣帝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百炼飞升录大夏纪绝代名师继承两万亿都市剑说绝世武魂末世重生:魔方空间来种田

放肆[娱乐圈]最新章节手机版 - 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手机版 - 放肆[娱乐圈]txt下载手机版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放肆[娱乐圈]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