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异世邪尊(四)

收服异世邪尊(四)

凤溯摇摇头, 说:“我看不出来。”

正如泰明安所说, 他年纪虽小, 得罪的人却不少。他的仇家太多, 灯会期间国都又鱼龙混杂, 他哪里分辨得出那些黑影是谁派来的!

明明什么职位都没有却处处树敌的人, 整个大栾朝恐怕只有凤溯一个。

廉平叹了口气, 把他们送回住处。

当晚姬瑾荣搬了被子,在凤溯房间里打地铺。

廉平第一时间知道姬瑾荣做了什么。

他神色有些复杂,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只命令侍卫们好好保护好姬瑾荣和凤溯。

这一次,加上了凤溯。

侍卫们心中一凛,喏然应是。

姬瑾荣在凤溯房间里足足打了五天地铺, 他执拗起来连凤溯的话都不听, 所以没有人能动摇得了他。

而且,凤溯也不太想把姬瑾荣哄走。

凤溯觉得自己像个贪婪的窃贼, 千方百计想占有姬瑾荣这种单纯又诚挚的感情。

他知道, 姬瑾荣睡到他旁边是怕他再出意外。

如果来的人都是那天那种强者, 皇宫里又有什么安全可言?

姬瑾荣的想法很直接也很天真, 只要他在这里, 侍卫们就会连同凤溯也一起保护了。

第五天的时候,凤溯房间里飞来一只黄鸟。

姬瑾荣正在看医书, 听到动静抬起头来。凤溯笑着说:“是廉平大人那边的消息,你不用管。”

姬瑾荣乖乖当没看见。

凤溯解开黄鸟腿上的纸条, 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字:适可而止。

凤溯微微地笑了笑, 指尖蓝焰一现,将那小小的纸条化为灰烬。

姬瑾荣还是忍不住瞄了姬瑾荣一眼,问:“阿廉有什么事吗?”

凤溯信口回道:“没有,他就是想问问我身体好起来没有。”事实上他身体恢复得如何,廉平自然是了若指掌的,否则也不会叫他“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吗?

凤溯走上前,抱起姬瑾荣说:“阿瑾,我已经好了。”

姬瑾荣定定地望着凤溯。

凤溯轻轻亲吻姬瑾荣的额头。

有些话不用说出口,他的阿瑾也会懂的。

姬瑾荣确实明白凤溯的意思。

凤溯的意思是,他已经好起来了,所以不用再担心。

姬瑾荣伸手按了按凤溯的肩膀,隔着衣物还是能摸到上面的疤痕。修炼者体质好,又有盛白双给的丹药护体,凤溯的身体确实没有大碍。但是,他担心的不止是这个——

他还担心凤溯心里难过。

姬瑾荣握住凤溯的手:“那些事,不是阿溯你做的对不对?”

凤溯一顿。

姬瑾荣说:“那个小胖子说的话,你都听得到的——”以七星强者的实力,视力和耳力肯定都是远超于常人的,泰明安断定凤溯听不到的距离,对凤溯而言肯定是像在他耳边说出来的一样。

所以凤溯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姬瑾荣笃定地说:“那个小胖子说的那些事,不是阿溯你做的!”

凤溯伸手按在姬瑾荣耳侧,让姬瑾荣仰起头来与自己对视。

姬瑾荣心头一跳。

凤溯的声音缓缓飘到他耳边,清晰却又渺远:“阿瑾,我不想骗你。”

姬瑾荣愣愣地看着凤溯,那双眼睛底下有着他从未见过的幽沉。

凤溯说:“我不想骗你,所以,那些事有一些是我做的——他们并没有冤枉我。”

姬瑾荣说:“那还有一些呢?”

凤溯说:“还有一些的话,其实我也想做,所以他们也不算冤枉我。”

姬瑾荣紧紧环着凤溯的脖子:“也就是说,他们还是冤枉了你!”

凤溯莞尔:“阿瑾,你难道不觉得我很可怕?”

姬瑾荣说:“不,如果有人欺负阿溯,阿溯就该狠狠地打回去!要是暂时打不赢,那也要先记着,以后有机会再打回去!”人都是偏心的,在自己喜欢的人受委屈和别人受委屈两个选择之中,姬瑾荣当然选让别人受委屈!

凤溯笑了起来:“没想到阿瑾居然会这么想,我一直觉得阿瑾是个很正直的孩子呢。”

听了凤溯这话,姬瑾荣有点委屈:“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难道不是正直?”他可从来不会傻到牺牲自己人去成全大仁大义。连身边的人都护不住,还谈什么雄图伟业?

姬瑾荣的话让凤溯愣了一下。他笑得有些开心:“阿瑾说得很对。”

他把姬瑾荣抱起来走到屋外,抱着姬瑾荣三下并两下地跃上屋顶。

凤溯说:“我从小就喜欢坐到这么高的地方。”

姬瑾荣从凤溯怀里钻出来,一屁股坐到凤溯身边,和凤溯一起看向远处。

天风猎猎,山色渺渺。

从很小的时候就一个人坐在这样的地方,心里一定很寂寞吧。

姬瑾荣知道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里头,盛白双能把凤溯抚养长大已经是天大的恩泽——毕竟盛白双带回凤溯的时候凤溯还是个婴儿,谁都不知道他以后天赋如何。

可姬瑾荣还是有些心疼凤溯。

经历过那么多个世界,姬瑾荣对别人的真心假意是可以分辨的。

比如他知道很多时候凤溯的温柔透不到眼底。

他知道凤溯哄他是有目的的,可凤溯在照顾他这件事上确实尽心尽责。

凤溯他们和他非亲非故,他又不是什么人见人爱的宝贝,他们真要无缘无故把他捧上天才奇怪吧?

他不是真正的小孩,他们对他好他高兴,谁要是对他不好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谁能走到哪都人人爱呢!

凤溯不一样。

凤溯被盛白双带回来时,还只是个婴儿。

他比很多普通人幸运,因为他的老师是大栾朝的国师盛白双。同时他又比很多普通人不幸,因为盛白双并不是那种容易亲近的人——盛白双在意的是大栾朝的国运、在意的是天下苍生的命运,有这种大情大爱的人,注定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对自己的孩子关怀备至——更何况,凤溯并不是她的孩子。

凤溯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温柔地笑着,恭谨地聆听盛白双的教诲和嘱咐?

姬瑾荣以前听过好友喜得贵子,时不时来和他念上几句育儿经。他记得有次好友说,孩子哭了不要去哄,久了他发现没人理会他自然就不会再哭。

知道哭了也没用,就不会再哭了。

这种认知,连很多年长的人都无法领会,因为不管是什么人、不管身处何方、不管地位如何,身边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体己人。伤心了,有人关怀;高兴了,有人分享——于是再怎么起起落落,活着都是快活的、都是有人挂心着的,永远不用去学会什么“不要哭,哭了也没用”。

凤溯才十来岁啊。

姬瑾荣钻回凤溯怀里,搂着凤溯脖子说:“我不喜欢,这么高的地方呆着有点冷!”

凤溯微微一顿。

接着他笑着说:“阿瑾不喜欢,我们就不上来了。”

姬瑾荣用力点头。

凤溯抱着姬瑾荣跃下屋檐,回到了地面上。

回到温暖的屋子里,姬瑾荣突然问:“我可以招募自己的侍卫吗?”

凤溯望着姬瑾荣。

姬瑾荣说:“像那个小胖子那样,他能招募到那么多强者,我也能吗?”

凤溯见姬瑾荣脸上满是认真,不由说道:“阿瑾,师父和师兄对我很好。”

姬瑾荣说:“我没有说他们对你不好。”盛白双和廉平都是很讲原则的人,皇家的侍卫保护皇家人是应该的,如果让他们保护凤溯的话无疑是“公器私用”。

这样的事,盛白双和廉平他们不会做。

除非他像这次这样,亮出无论如何都要护住凤溯的态度。

但是——

姬瑾荣认真地说:“但是总不能永远靠他们。”他爬到椅子上站着,努力仰起头和凤溯对视,“我们如果也像那个小胖子那样有那么多高手护卫左右,那我们想去哪里都可以!”

凤溯说:“阿瑾说得很对。”他揉姬瑾荣的脑袋,“可是要招揽那么多高手,我们得有很多很多钱。”

就算是国库里也没有余钱了,更别提姬瑾荣的私库。

姬瑾荣登基时才四岁呢,哪有什么钱!

至于他们先皇有没有留下什么钱——答案是,没有。

不仅没有,还留下一些债务没有结清。

先皇将朝政托付给盛白双时,盛白双差点愁白了头。

就连盛白双这次需要的药材,都是他在背后使了些手段才逼得各大家族将它们“贡”上来的。饶是这样,还是把整个国库都搬空了——倾举国之力,只为了让大栾朝出一个十星强者!

即使是只保护姬瑾荣一个人,大栾朝可能都已经拿不出钱去供养那么一批高手了!

这些事,没有人会对姬瑾荣说。

姬瑾荣说:“我们可以想办法弄钱。”他已经考虑过了,“听说我们的邻国非常富裕!”

凤溯说:“他们是很富裕,可是富裕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们会把钱分给我们?”

姬瑾荣说:“阿溯你怎么这么笨。”他笑眯眯,“既然他们有钱,我们就想办法从他们那里赚钱啊。不过这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们可以先从泰家这样的家族赚起!”

凤溯听着姬瑾荣稚气的话语,不知道该夸还是该笑。

那些家族都精明得很,哪有那么容易从他们手里赚钱!

凤溯还是不抱希望。

姬瑾荣知道凤溯的想法。

他耐心地说:“如果我们手里有他们很想要的东西,他们应该会乖乖掏钱吧?”

凤溯点头。

不过,他们哪有各大家族想要的东西?

姬瑾荣说:“盛姐姐用的丹药,对七星以上的强者都有用对吧?”

凤溯点头。

姬瑾荣说:“阿溯你还有两颗?”

凤溯明白过来:“你是想把它卖掉?”他没有丝毫犹豫,“好,我想办法把它卖出去。”

姬瑾荣说:“不,那可是盛姐姐给阿溯你的。”他环住凤溯的脖子,“要不是我塞进你嘴里,阿溯你恐怕连受了重伤都舍不得吃!”凤溯对盛白双的敬慕绝对不是假的,盛白双给他的丹药他都贴身带着,遇到盛白双所说的“劫难”都不愿掏出来。

凤溯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姬瑾荣没有继续取笑他。

他说:“我们只要给他们看一看,然后让他们奉上药材求我们炼制——到时每炉丹药我们得一半。”只要他们有能炼制丹药的人,这就是个无本买卖!

姬瑾荣说:“我们可以先炼制换别的丹药来练手,我知道宫里还有一些别的材料。”

由于宫里能炼成丹药的只有盛白双,所以材料的消耗量不算大,几年下来也积攒了不少“库存”。

凤溯还是那句话:“阿瑾想得很好,”他不太忍心,但不得不提醒姬瑾荣,“——但,谁来炼制丹药?”

姬瑾荣说:“阿溯你啊!”

凤溯的心脏猛跳了两下。

他的确会炼制丹药。

只是没有任何人知道。

也没有任何机会练习。

他这个人,什么都一学就会,什么天赋都有一点儿。

只是,没有机会。

凤溯觉得浑身的血液变得有些冰凉。

他所认为的无知孩童,并没有那么天真。

这可是大栾朝的国君啊!

大栾朝的国君向来是天选之人,甚至比盛白双这个国师要更接近“天”。

即使他只有五岁,依然有着一双足以看透一切的眼睛。

所以,从讨好盛白双与廉平到提出招揽强者、离间他们师徒,都不是小孩子天真幼稚、无意之为——有意的,是有意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是有意的。

果然不愧是皇家人!

凤溯通体冰凉,脸上浅淡的笑意越发浅淡。

姬瑾荣注意到了凤溯的变化,只觉得凤溯是为了认真听自己说话才敛起笑容。他认真解释:“盛姐姐炼药时没有避开阿溯,阿溯也能为我配制药浴的药液——还可以控制蓝火。所以阿溯你是可以炼丹的!”他抓住凤溯的手掌,大言不惭地夸口,“就算阿溯没炼过,我也可以教你!”

凤溯定定地望着姬瑾荣,说:“我会。”

凤溯并不怀疑姬瑾荣的话。

上一次盛白双炼制的丹药可以成丹,正是因为姬瑾荣“贪玩”。那会儿他以为姬瑾荣是真贪玩,现在想来,姬瑾荣应该是有意为之——

一来,在他面前露一手;二来,正好让盛白双去闭关,为他腾出半年的准备时间……

在这期间将他拉拢过去,利用他的炼丹术去培养出自己的心腹。等盛白双出关时,他就不必再向盛白双装乖卖巧!凤溯觉得自己简直是第一天认识这个奶娃娃。

也许,有些东西真的是与生俱来的吧?

比如皇族对皇权的掌控欲!

他差一点……差一点就……

差一点就信了。

差一点就相信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人,不管他是不是野种,不管他做过什么事,不管他是不是心肠毒辣睚眦必较——都愿意关心他,维护他,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这一边,替他逼得那些侮辱他的、冤枉他的家伙低头道歉——

差一点点,他就信了。

他甚至会以为,这孩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甚至差一点点,就痛恨起师父与师兄,站到这孩子这一边来。

等这孩子再长大一点儿,他师父和师兄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而他那一心为了挽回大栾国运的师父,绝对不会因为这些事感到难过。她甚至会觉得欣慰,欣慰这孩子终于成长为一位合格的君王。

世上就是有这么荒谬的事。

有人就是那么傻,竟会为了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将剑插入自己胸口而高兴!而也有人就是那么狠,连对待真心疼爱他的人都能那么狠——他从来没见过他师父对人那么好过——

凤溯说:“我会。”他温柔地笑着,柔和的目光仿佛能将姬瑾荣包裹起来,“不过我没有阿瑾聪明,阿瑾得在旁边看着,教教我该怎么做。”也让他看一看,这狼心狗肺的家伙到底会多少东西!

姬瑾荣不疑有他,只觉马上要有自己的“班底”了,心情非常棒。他说:“阿溯你流了那么多血,得好好补补,我让人给你熬了补血和调理的汤,你可要乖乖把它喝完!”

凤溯刮了刮姬瑾荣的鼻子,含笑调侃:“你以为我像你一样,会把药给偷偷倒掉吗?”

姬瑾荣:“……”

姬瑾荣说:“我先去练剑了!”

说完他就撒开小短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凤溯坐在原位,神色晦暗不明。

这些天来翻来转去的思绪终于归于平静,可是他的心脏却像被人挖空了一样。

果然,没有人会真正喜欢他这样的人。

就连养大他的师父,当年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也朝他举起了剑——

想杀了他呢。

他竭尽全力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证明他这一生注定孑然一身——

是这样吗?

凤溯握紧拳。

他不信。

师父到底没有杀他。

师父将他养大了。

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理应能抵过那一念间的杀意。

只是——

来到这个世界那一瞬看见的那道冷芒,让他这辈子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

凤溯突然有些痛恨起自己的天赋异禀。

别人至少得一两岁才能记事,为什么只有他生来就能记住一切?

他宁愿,自己并不记得。

*

这一夜,姬瑾荣回到了自己房间,早早就睡下了。

凤溯一直没有睡,但也没有点灯。

到了夜半,数道黑影伏拜在凤溯床沿。

为首的黑影开口请罪:“尊主,是青锋堂的人。我等无能,让他们伤了尊主!”

凤溯淡淡地说:“不要紧。”他倚着床沿坐了起来,姿态慵懒,神色却冷凝如霜,“把引出来的叛徒清理干净就好。”

听出凤溯声音里的杀意,黑影心中一凛,俯首应是。

凤溯说:“我们的小陛下准备招揽强者了。”他目光幽沉,“给北斗的人安排好正常身份,过些日子让他们来应试。”

黑影兴奋地说:“尊主英明!”

比起青锋堂挑的那个蠢货,他们尊主显然厉害得多。想想看,他们都潜伏在那位小陛下身边——等那位小陛下为自己掌控了一切而高兴时,他们才让那位小陛下明白发现自己早已被人捏在掌心——

那得多大快人心!

所以说,他们尊主真是太英明了!

凤溯显然不如黑影那般高兴。他神色有些困倦,倚在床上微微合起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你们退下吧,停留太久,廉平会发现的。”

黑影应声退开。

凤溯靠着枕头坐了一会儿,起身下了床,赤着足往外走。

外面的风有些凉。

夜色苍茫。

凤溯一跃而上,翻上了屋顶,看着漆黑的远方。

他不是国师盛白双的得意子弟。

他是天降凶星。

凶星,与专走邪门歪道的邪派多么相配。

他怎么会愚蠢到认为老天会网开一面,让他遇上那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呢。

凤溯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

周围的瓦片渐渐被朝露打湿。

草丛里的虫儿渐渐静了下去。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蹬蹬蹬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那脚步声往屋里跑,停了一会儿,又从里面跑了出来。

接着,凤溯听到了姬瑾荣恼怒的叫唤:“阿溯!”

凤溯没有回过神来。

姬瑾荣又叫了一声:“阿溯!”声音依然带着几分怒意,“你是不是在上面坐了很久!”

凤溯恍然回神。

他说:“不久,刚上来。”

姬瑾荣说:“说谎!被窝都凉了!”

装得真像。

凤溯这样想着。

凤溯微微地笑了起来:“这都让你发现了。”

他也可以装得很像。

姬瑾荣说:“下来!”

凤溯跃下屋顶。

姬瑾荣上前抓住他的手掌:“你看,手这么凉,肯定在上面呆了很久!”

凤溯辩解:“我的手一直都很凉。”

姬瑾荣才不信他的鬼话:“今晚我把被子搬过来,和你一起睡!”伤势刚刚好点儿就这么胡来,他得好好盯着才行。

凤溯:“……”

为什么可以装得这么像呢?

就像真的一样。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个性是招喜欢[综]SCI谜案集(第一部)一朝成为死太监终极一班续之雨后添晴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后娘[穿越]狮子联萌EXO甜心猫咪逮捕令排行榜第二的异能!快穿之满级大佬百变渣男我制作的游戏变成现实了SCI谜案集(第三部)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硬核快穿干掉屑老板就回老家结婚[网王同人]博君一笑道医再不改行我就要被迫当四皇了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SCI谜案集(第二部)Boss月刊少女化第四天灾异界领主生活请将令爱嫁给我
完本推荐: 完美遮仙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都市大仙君全文阅读申公豹传承全文阅读仙灵图谱全文阅读待他乘风归来全文阅读神医小农民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我的美女俏老婆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造化之主全文阅读剑叩天门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总裁酷帅狂霸拽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星霸体诀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终极小村医[快穿]逆袭成男神惊天剑帝路易的奇幻冒险凌天战尊开局成为土地爷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福运娘子美又娇带着农场混异界剑主八荒我从凡间来神魔书明天下永恒圣帝前方高能万界次元交流议会鸿蒙仙缘[穿书]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天才神医宠妃仙宫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成神从种田开始完美世界之武魂大秦之铁血帝国天唐锦绣仙王的日常生活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