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星际元帅(十二)

收服星际元帅(十二)

按照年龄来算, 这位皇帝陛下已经六十六岁, 可他身板挺括, 容貌年轻, 仿佛也才三十来岁。当然, 他是个Alpha, 寿命比Beta要长一倍都不止, 算起来确实还只是到了青年阶段。

皇帝陛下似乎很重视姬瑾荣的继位仪式,穿着正式礼服,头上还戴着庄严的礼帽, 看上去英俊而威严。

皇帝陛下带来的从人从航空港到皇宫一路排开,自带夹道相迎的仗势。这批人也都穿着皇室仆从的正经礼服,笔挺挺地站在那里, 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这就是维伦帝国的排场!

许多人的心思变得更为活络。

比起这遥远的远地行星, 还是维伦帝国更让他们向往,如果能借此机会给皇帝陛下留下个好印象, 说不定他们可以回到维伦帝国去, 成为普通的维伦帝国公民!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因此一路上不少人壮着胆子出来相迎。

皇帝陛下似乎非常随和, 谁上前来他都笑着点点头, 问上一两句话。一直到进入礼堂正殿,他才挥挥手让急于表现自己的官员们退开, 抬起头看向相携而出的姬瑾荣与海顿。

见到海顿时,皇帝陛下眼底掠过一丝欣赏。等目光转向姬瑾荣后, 他的神色就有些复杂了, 对于自己这个软硬不吃的“侄子”,皇帝陛下不知是该恼火还是该赞许。

比起自己几个不成器的儿子,皇帝陛下更喜欢姬瑾荣这样的孩子。他说道:“恭喜‘侄儿’。”

这个称呼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虽然大家都知道两个帝国之间的渊源,可没有人敢把这件事摆到明面上来讲。

姬瑾荣却很平静。

所有人都摸不清这位皇帝陛下的来意,他却摸得一清二楚。没办法,昨晚他睡得正熟,突然接到这位皇帝陛下的通话请求,说他对海顿克莱门特很感兴趣。

海顿这几年在军方大绽光彩。

想要得到元帅旧部的认可和追随并不容易,海顿五年来的成长是令人震惊的!即使他是个Omega,依然将帝国大部分军队收拢在自己手里。

当然,只是帝国原来的军队,由姬瑾荣一手培养出来的“新军”没有计算在内。

这也足以让不少人注意到这个军中新秀,尤其是皇帝陛下这种有着“全宇宙都是我的征途”野心的家伙!

姬瑾荣坦然地说:“多谢您的贺礼,我为帝国感谢您。”

皇帝陛下说:“不用客气,这对于维伦帝国而言不算什么。我们同出一脉,看到你们越来越好,我心里也觉得高兴。”

姬瑾荣微微一笑:“您的心胸真是宽广得令人钦佩。”他大方地向皇帝陛下介绍,“这是我的伴侣,海顿克莱门特,今天也是我们结婚的日子。”

皇帝陛下惊讶地说:“我收到的消息里没有这个。”

姬瑾荣说:“您的情报系统恐怕有些落后了。”

皇帝陛下说:“你不会是害怕我打你这位小元帅的主意才临时决定把成婚仪式摆到今天吧?”他颇为惋惜地看向海顿,“对于小元帅这么优秀的孩子来说,这么仓促地成婚未免太委屈了。若是他愿意加入维伦帝国的话,我们绝对不会让他的成婚仪式办得这么草率。”

海顿听到这里,大致明白了皇帝陛下的来意。

原来皇帝陛下有意离间他和姬瑾荣,甚至想要将他挖回维伦帝国!这才是姬瑾荣急着和他结婚的真正原因吧?

海顿明白过来,心里反而踏实得很。

他上前走了一步,对皇帝陛下说:“只要结婚的对象是我们陛下,那么就算没有任何人见证我都心满意足——更何况陛下愿意让全帝国见证我们之间的婚姻,我不认为有比这更郑重、更正式的成婚仪式。”

皇帝陛下挑挑眉。

他望向姬瑾荣,脸上满是笑容:“看来你把你的小狼犬驯养得很好,我没有任何机会将他带走了。”他走上前,用只有他和姬瑾荣听得见的音量说道,“不过你猜猜看,其他人会不会想跟我走?我这一路走来,向我献殷勤的人可不少,其中不少都是你们帝国的高官呢!”

姬瑾荣听到皇帝陛下促狭的语气,连一丁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他微微地笑着:“您瞧得上他们吗?如果您愿意将他们带走,我会非常高兴。”

皇帝陛下语塞。

是的,他瞧不上那些人。那些瞧不清楚的家伙即使跪在地上要跟他走,他也不会多看他们半眼。

他最欣赏的,还是姬瑾荣和海顿这种怎么都折不断脊梁的孩子。

皇帝陛下哈哈一笑,用余光扫了眼脸色不太好看的海顿。

他看得出来,虽然这小狼犬完全被姬瑾荣迷住了,但他们之间还是有点问题的。有问题就好,总有下手的机会,不管哪一个,能弄回维伦帝国都不错。

皇帝陛下微微退开,不再和姬瑾荣靠得那么近。

这时皇后和元帅夫人都闻讯赶到,她们已经从传讯的人口里听说皇帝陛下所做的一切,对那些上前巴结皇帝陛下的官员又气又恨。

尤其是皇后,听说其中有几个梅尔维尔家的人表现得最为踊跃,她非常后悔没有彻底将自己这个贪得无厌的母族弄垮。

皇后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维伦陛下远道而来,真是令我们感到意外。”

皇帝陛下淡淡地应了一声,对姬瑾荣说:“不必在意我,开始你们的仪式吧。”他这句话一点都不像在客气,反倒像在发号施令,听在皇后耳里气得不轻。

从侍从转述的情况来看,皇帝陛下似乎对海顿——或者海顿家很感兴趣。

如果说这么多家族里皇后还能无条件相信那一家,那肯定是克莱门特家,不仅仅是因为克莱门特家历代都忠于皇室,更因为如今是元帅夫人掌控着克莱门特家。

这世上皇后能信任的人不多,元帅夫人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那个。

因为元帅夫人和她是完全不同的人。

元帅夫人强势、强大又强悍,可同时又有一颗温柔而坚韧的心。她不喜欢权势,不喜欢地位,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帝国、为了亡夫的意志。

所有怀有恶意的猜测,摆到元帅夫人身上都显得那么丑陋不堪,只显得那样揣测她的人心思卑劣。

皇后知道自己永远都当不成元帅夫人那样的人。

但是,她永远愿意相信元帅夫人。

如果连信任元帅夫人都是错误,那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值得她去信任的人了。

想到这里,皇后对姬瑾荣和海顿的婚事不再反感。

这本来就是她最初的打算,若不是姬瑾荣提出要离开帝国,她也没准备让姬瑾荣和海顿解除婚约。

皇后和元帅夫人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教皇在宾客都落座后出来了。

在姬瑾荣的干涉之下,教廷在帝国的地位逐渐削弱,基本只剩下办喜事和办丧事两个作用——平日里他们兢兢业业地为生者祝福和为亡者祈祷,非常受民众欢迎。

但也仅止于此。

他们的所有实权都被削到最低。

姬瑾荣仰头看着年迈的老教皇。

老教皇已经很久没有穿得这么正式,他身上的礼服有着密密麻麻的金线,礼服上的图案都镶着光泽柔润的宝石。他脑袋上那顶礼帽也缀满价值连城的金饰和宝石,看上去华贵无比。更难得的是,这种华美到浮夸的衣物穿在他身上竟有种难言的庄重,仿佛这对他而言一点都不算豪奢。

老教皇已经一百七十八岁,眼睛却不见丝毫浑浊。他锐利的目光落在姬瑾荣身上,带着几分无奈和叹息。

这几年,教廷就是输给了这位年幼的陛下。

老教皇虽然已经不太管事,但也知道底下人的动作。

他没有干涉,冷眼旁观了许多年,看着他们这位小陛下慢慢成长起来。对于他们这位小陛下的能力,他还是非常满意的,权力这东西本来就是谁的实力强谁就能得到它——教廷那些人没本事,不能怪姬瑾荣下手狠。

老教皇神色庄严地让人在旁边指引姬瑾荣。

整个继位仪式非常正式。

连在旁边观礼的皇帝陛下,都为这庄严到近乎神圣的传承过程感到惊讶。

相比日益浮躁、日渐坐大的维伦教廷,这位老教皇主持的加冕仪式更为贴近维伦的传统。

老教皇与姬瑾荣身上都笼罩着淡淡的光晕。

姬瑾荣头上的皇冠熠熠生辉。

他仰起头,对上了老教皇锐利的目光。他明白这种目光的含义,通过这十几年的经营,他获得了这位老教皇的认同,老教皇真心实意地将帝国交到他手上,希望他能带领帝国走出困境、走到先祖们希望他们到达的地方。

姬瑾荣说:“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他的语气冷静而认真,“我知道,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回到维纶帝国。”

老教皇一顿,定定地凝视着姬瑾荣。

姬瑾荣刚才的话是对他说的,只有他能听到。

姬瑾荣说,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回到维伦帝国。

是的,如果他们想回去的话,他们大可不用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他们大可将维伦帝国的一半星域占下来,和“正-统”分庭抗礼。

可是他们走了,他们带着所有愿意跟着他们走的人远离了生命之星,远离了近心星域,来到了这偏远的远地行星。

他们将这边从不毛之地变成了如今的帝国。

他们试图这片星域的原住民们交流,把技术和文明送给他们,让他们和帝国一起茁壮成长。

只可惜过了几十年,那些接受馈赠的人就变成了豺狼虎豹,对还很弱小的帝国产生了掠夺之心。

他们不愿意再等待帝国小小的馈赠,他们想要独占帝国所拥有的一切——

他那几位充满理想主义的朋友们再一次遭遇这个世界的险恶。

老教皇目含悲伤。

人都是会变的,就像他手中掌管的教廷。在皇室势弱,官员人心涣散之际,也忍不住向权力伸出了罪恶之手。

到了现在,谁还记得他那几位朋友的初衷?

侵略和占有是所有人类的本性。

想要停止战争,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老教皇望着神色认真的姬瑾荣,他们这位小陛下眼底没有半点野心,却有着洞明一切的目光。他拥有无数奇思妙想,可以轻易化解一切困局;他拥有果决又冷酷的手段,可以轻松解决所有明里的暗里的威胁。

这样一位陛下,不知道什么东西才能留住他。

老教皇说:“希望你能实现他们想做的一切。”

姬瑾荣诚实地说:“对不起,我无法向您保证。”

老教皇点点头。

有的时候,行动比承诺更有说服力。

两个人的对话很快结束。

姬瑾荣转过身,看向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姬瑾荣面含笑容,朝所有前来观礼的来宾致谢。接着他说:“有一些朋友他们无法到来,所以通过个人终端给我们帝国发来了祝福。”他示意旁边的人打开巨墙上的光屏,和代表着帝国的智能终端。

很快地,光墙上出现了这一片星域的图像。

星域中大大小小的行星一颗一颗地亮了起来。

每一颗行星被“点亮”,就能看到那颗行星的领袖出现在光屏上,朝姬瑾荣送出祝福,并且在行星图标上升起了代表着结盟的旗帜。

这个过程是非常迅速的,对于前来观礼的人却觉得气氛变得凝重而缓滞。

星域中的行星还在逐渐“点亮”。

一直抱着看好戏心情在观礼的维伦帝国皇帝陛下坐直了身体。

结盟的旗帜渐渐占满了大半个星域。

少数没有亮起的行星都在光墙上隐没不见,只留下那声势浩大的“结盟”行星。

这代表着,几乎整个行星都是他们的盟友。

最为震惊的不是皇帝陛下,而是在场的帝国官员。

只有负责搞外交的外交部成员昂首挺胸,对周围那些向自己求证的目光回以肯定的答案:“是真的,当然都是真的,陛下怎么会拿这个来开玩笑。”他语气轻松,却溢满了对姬瑾荣的崇敬。

姬瑾荣微笑等着观礼席上的官员们安静下来。

他说道:“我们的老朋友们都介绍完了,接下来再给大家介绍一些新朋友吧。”

这一次点亮的,是距离帝国非常遥远的近心星域各大帝国。

令人吃惊的是,帝国竟已经与这些近心帝国达成贸易关系,运输航线也已经正式建立!也就是说,将来会有源源不断的货物和技术输送到帝国中来,而周围星域想要获得这一切,必须要仰仗他们帝国!

难怪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一下子变成了猫儿。

所有人都觉得有点恍惚。

只有维伦帝国的皇帝陛下脸色发沉。

他特意转道来这边一趟,就是想给姬瑾荣一点打击,让他看到维伦帝国的强大。如今看来,他似乎被姬瑾荣狠狠地反击了。

姬瑾荣不仅不用求着维伦帝国,反而是维伦帝国应该担心这边会迅速发展,未来反超维伦帝国!

皇帝陛下看着身着华袍、头戴皇冠的姬瑾荣。

真是了不起的小家伙啊。

皇帝陛下觉得很有趣。本来他在这个时代几乎已经没有敌手,没想到突然冒出两个这样的小孩,一个能力过人,一个天赋过人——现在这两个小孩马上要被婚姻绑在一起了!

不管是对有能力的那个,还是对有天赋的那个,都属于如虎添翼。

皇帝陛下极具风度地留下来参加完接下来的成婚仪式和晚宴,才带着他那声势浩大的大鱼舰队离开。

姬瑾荣忙了一天,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他带着自己的“Omega”回到寝宫。

海顿的精力比姬瑾荣好,见姬瑾荣面带疲惫,他一把将姬瑾荣抱了起来,将姬瑾荣抱进浴室替他洗澡和按摩。

对于这样的亲近,姬瑾荣其实还是不太适应。

亲亲抱抱之类的,姬瑾荣没有太大的障碍,可是这样赤-裸相对,算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

姬瑾荣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海顿一本正经地说:“为自己的Alpha服务是Omega的必修课。”

他熟练地按向姬瑾荣的几处穴位,令姬瑾荣感觉酸酸麻麻之余又有着莫名的舒畅,仿佛一整天的疲惫都被驱散了。

姬瑾荣想到他们这么多世界走过来,什么事都做过了,也不差这一点——虽然感觉有点太快了,不过他们不是已经认识了十八年吗?而且他们已经结婚了。

结婚了,代表着做什么都可以。

姬瑾荣没再拒绝。

海顿帮姬瑾荣按摩完,再替姬瑾荣洗干净了身上的汗水,用浴巾把姬瑾荣裹起来抱到寝殿里。

寝殿的灯光有些暗,满屋都是暧昧的橘黄色。

海顿刚才已经趁机把能摸的地方都摸过了,身体里的邪火早就被挑起来,嗅着空气里淡淡的“助兴”香气,海顿觉得脑袋里那根名为理智的神经啪地被扯断。

海顿说:“陛下,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作为您的‘Omega’,我应该履行我的职责,让您在床上得到满足。”

姬瑾荣听着海顿的话,有些好笑。他说:“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连他这种适应能力强大的人都觉得太急了,海顿怎么可能一下子转换过来?

这一点却是姬瑾荣想错了。

海顿和他不一样,海顿在五年前就发现了自己的心意。这几年他不敢离姬瑾荣太近,就是害怕自己忍不住对姬瑾荣做出近似于逼迫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的顾虑没有了,他是姬瑾荣的伴侣,他们已经结婚——

所以,他可以和姬瑾荣做想做的事。

想到这里,海顿耳根就有点发红。听到姬瑾荣的调侃,那种红晕变得更明显了。是的,在这之前他没经历过,所以根本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可是他又不是蠢人,不会他还不能学吗?

海顿说:“少瞧不起人,我当然知道怎么做。”看着姬瑾荣唇边还带着笑意,显然不是很相信他的话,海顿恼羞成怒地把姬瑾荣压在身下,“你不信?我马上就证明给你看!”

姬瑾荣感觉到“小海顿”的存在,身体微微绷紧。

他有些错愕地看着海顿。

海顿说:“陛下您不知道,这几年来我每天都想着要怎么才能真正得到您——得到您的身体,得到您的心,得到您的一切——”他狠狠地吻上姬瑾荣的唇,双手也在姬瑾荣身上游走,让姬瑾荣也和他一样变得火热起来。

海顿的动作还有些生涩,但大体还是非常到位的,至少姬瑾荣很快被他带得有了欲-望。

海顿很满意自己努力的“成果”。

做足了前戏之后,海顿将姬瑾荣里里外外地拆吞入腹、吃干抹净。

他的动作既温柔又狠重,姬瑾荣这具身体还是未经人事的少年,眼睛渐渐布满了润泽的水光,看得海顿更加难以忍耐。

海顿说:“陛下,我真希望您是个Omega。”他在姬瑾荣光滑的后颈狠狠地咬了一口,“如果您是Omega的话,我就能在这里做上我的标记,让您一辈子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姬瑾荣整个人都被海顿抱了起来,像被海顿架在空中。为了减小随时会摔下的不安全感,他只能伸手搂住海顿的脖子,努力适应海顿凶狠的动作。

听到海顿的话,姬瑾荣把海顿的脖子搂得更紧,闷哼一声:“难道你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靠标记和肉-体来维系的?”

海顿一顿,没有回话,只是让自己的动作变得更猛烈。

他当然不想那样,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的陛下才能彻底属于自己。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论红楼的倒掉SCI谜案集(第一部)我开创了一个神系狮子联萌EXO甜心猫咪逮捕令炮灰逆袭系统[快穿]反派帮我搞基建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干掉屑老板就回老家结婚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无限求生后娘[穿越]一朝成为死太监[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排行榜第二的异能!SCI谜案集(第三部)火影之水灵EXO之愿得一人心诈欺大师异界领主生活[穿书]黑化圣骑士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守护甜心之两生锁召唤玩家搞基建
完本推荐: 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进化之眼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韩警官全文阅读毒妃在上全文阅读道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重生当军嫂全文阅读瓷爷,狠会撩全文阅读农女殊色全文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全文阅读嫡妻在上全文阅读金牌神医:腹黑宠妃全文阅读游戏之狩魔猎人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一代天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域剑帝玄浑道章鸿蒙仙缘[穿书]校花的贴身高手凌天战尊金色绿茵神话版三国斗罗之光明与黑暗的抉择天才神医宠妃清穿四爷的老福晋捡漏首富杨飞我的1982绝地求生之禁服王者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劫天运甜妻入怀,顾少心尖宠福运娘子美又娇护花高手在都市我在游戏当神豪绝世邪神我在心间种神树秘笈古文网从山寨npc到大BOSS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天降小霉女重生之大学霸乡村最强小神农穿越之合家欢最强终极兵王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