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星际元帅(完)

收服星际元帅(完)

海顿到达姬瑾荣书房前, 听见的就是伊凡莫尔斯这句话。伊凡莫尔斯的遭遇, 他已经从元帅夫人那里得知, 伊凡莫尔斯会被马修亲王标记,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皇后殿下在背后推波助澜。

皇后殿下大约是有些妒忌伊凡莫尔斯的。

伊凡莫尔斯是个Omega, 却拥有令人羡慕的强大天赋和强悍个性, 与其说他是个Omega, 不如说他是个耀眼的战士。

正是因为这样,伊凡莫尔斯才能和那么多Alpha成为朋友,而不是他们的发-情对象。

元帅夫人也是Omega, 她知道要克服信息素的吸引做到这一点有多不容易。

Omega和Alpha之间拥有纯粹的友谊?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太不可思议,所以皇后殿下才妒忌吧?

这一点不是元帅夫人说的,是海顿自己猜测的。以他对那位皇后殿下的了解来看, 那位皇后殿下真没有多善良多温柔。

姬瑾荣是皇后殿下的儿子, 却得到了伊凡莫尔斯的真心拥戴,足见姬瑾荣在众人心里是怎么样的存在。

想到姬瑾荣说“你们高兴, 我也挺高兴”, 这个“你们”里面除了他以外, 应该包括伊凡莫尔斯他们。

他的陛下是世上最重情的人。

海顿没有偷听下去, 他大大方方地敲了敲门。

姬瑾荣抬头看向他。

海顿的目光则落在诺曼西蒙和伊凡莫尔斯身上。以前他总是担心姬瑾荣会喜欢上这两个人, 毕竟姬瑾荣是Beta,既有可能喜欢Alpha, 也有可能喜欢Omega——更何况诺曼西蒙和伊凡莫尔斯这么出色。

现在海顿无比庆幸姬瑾荣有那么一个“心上人”。

至少那个“心上人”让姬瑾荣不会被强大的Alpha信息素和甜美的Omega信息素吸引。

海顿说:“陛下,我们该用晚饭了。”

姬瑾荣听着海顿理直气壮的邀约, 微微地笑了起来。他看向伊凡莫尔斯和诺曼西蒙:“老师, 诺曼,我和海顿先去吃个饭。”

伊凡莫尔斯两人自然不会阻拦他们。

谁都看得出他们的陛下和帝国的小元帅正处于热恋阶段!

海顿牵着姬瑾荣的手在长廊间穿梭。

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世间再普通不过的小情侣。

等安安静静地走出一段路,海顿才说:“陛下最近忙完了吧?”

姬瑾荣眨巴一下眼睛,望着海顿,想知道他有什么打算。

海顿耳根微微发红。他说:“如果没什么事情要做了,我们可以悄悄逃跑一段时间。”说着说着,海顿忍不住凑上前亲了姬瑾荣一口,“陛下,我们把蜜月都错过了,马上就是结婚纪念日,我们应该去把它补上。”

姬瑾荣察觉海顿手掌中渗着热汗,知道纯情的小元帅这一刻非常紧张。他们现在相处得这么融洽,无非是因为平时还有公事可以缓和一下——如果天天都是两个人呆在一起的话,说不定就没这么平静了。

姬瑾荣想了想,答应下来:“好,我们把它给补上。”想到大臣们和老教皇跳脚的模样,姬瑾荣唇边溢出愉悦的笑意,搂着海顿的脖子亲了上去,“这个主意很棒。”

海顿耳朵后的整片皮肤都红透了,耳朵也红得滴水。不管他们之间做过多少亲密的事,他还是无法招架姬瑾荣诱-人的亲近。

姬瑾荣最喜欢看到这样的海顿,顿时仰头咬了咬海顿柔软的耳朵。

海顿脑中轰地一响,搂住姬瑾荣的腰把他带到石柱后,狠狠地将姬瑾荣抵在宽大的石柱上亲了上去。柱身是洁白的,有着精美的雕花,可姬瑾荣看上去更加白-皙,也更加美好,他每一下细微的喘-息令海顿近乎疯狂。

海顿亲了个够本,压在姬瑾荣身上说:“陛下,你总能轻而易举地让我失控。”

姬瑾荣的胸口轻轻地起伏着,他笑着仰头,注视着海顿因压抑着情-欲而微微泛红的眼眶:“你也一样。”

海顿抓紧他的腰。

姬瑾荣说:“要不我们先不吃饭?”

海顿二话不说把姬瑾荣抱了起来,飞也似的直奔寝宫。

这晚他们都没吃上饭。

像是世间所有堕入爱河的恋人一样,姬瑾荣和海顿决定偷偷摸摸做点刺激的事,比如瞒着所有人去渡蜜月。

于是在大臣们痛心疾首地认为他们皇帝陛下又被他的Omega榨干了一晚才会缺席第二天的会议时,姬瑾荣钦定的秘书长出来将这一消息告诉大臣们。

大臣们全都进入懵逼状态。

老教皇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一乐。这两个二十来岁的小娃娃,终于解开心结走到一块了。事实上他们这五年来的劳模模式才是不正常的,年轻人嘛,就该做点年轻人该做的事。

有大臣去找老教皇寻求联合,准备在他们陛下回来后指着他鼻子骂上几个月,被老教皇这样那样一说,顿时收起了那种心思。

确实,别的Alpha和Omega结婚后,能马上分开那么久吗?他们陛下和小元帅能忍受那么久的分离才奇怪啊!

大臣们的嘴都被堵上了,所有人都哼哧哼哧地办事,生怕因为姬瑾荣不在而出什么纰漏。

好在姬瑾荣做事的原则是能不自己做的绝不自己做,大事小事都有一套详细又标准的办理章程,大部分事务离了他也能照常运转!

在姬瑾荣和海顿离开小半个月后,才陆续有人知晓他们不在帝国内的消息。

不少知道了这件事的人都惊掉了下巴。

一个帝国居然能离开皇帝正常运转那么久?

难道这位皇帝陛下平时什么事都不需要干,所以少了他没有任何影响?

为这一点感到迷惑的不仅仅是外人,还有身居宫中的皇后殿下。

皇后殿下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虽然她的目光看不了多长远,可是她从这件事上清晰地意识到一切已经脱出自己的掌控。

姬瑾荣正在让帝国一点点脱离皇权的掌控!

这样的话,安迪继承帝位还有什么意义?

皇后殿下把安迪找过来,说道:“安迪,不能再让你哥哥继续下去!他这样把皇权拱手送出去,是想报复我们啊!”

安迪听到皇后殿下的话是愣住了。他像是第一天认识皇后一样,呆呆愣愣地看着皇后老半天。过了许久,他才说:“母后,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皇后对上安迪认真的眼睛,心里咯噔一跳。她有些后悔把安迪交给姬瑾荣。

皇后说:“难道不是吗?”

安迪正了正身体,目光里充满了对姬瑾荣的敬爱和孺慕:“当然不是,这些事哥哥都教过我。如果我有能力,即使把所有事情都交给别人去做也不会影响我的地位;如果我没有能力,即使把所有权力握在自己手里也不会有办点用处。母后,我们不能保证每一个后代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如果有一套可以自己运转下去的良好体系,我们为什么不用呢?自古以来,因为皇帝昏聩而灭亡的帝国还少吗?想要帝国长存,我们的目光应该放得更长远一些。”

皇后呆呆地看着安迪。

安迪所说的事是她无法理解的。

难道不应该把权力牢牢地握在手里?如果把权力都分给了别人,坐上那个位置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只是为了留住“皇帝陛下”这个称呼?

皇后固执地说:“你被他欺骗了!他只是不想把帝位还给你而已!”

安迪握紧拳头。他觉得自己的背脊在颤抖,一边是自己生育的母后,一边是自己教养自己的兄长,他一直觉得非常为难。

可是他在姬瑾荣身边的时候,姬瑾荣从来没有说过皇后半句坏话。而皇后不仅暗地里逼着姬瑾荣签下传位诏令,还这样来抹黑姬瑾荣。

安迪是个正直的人,他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

安迪抬起头,目光灼亮,定定地看着皇后。他说:“母后,我并不想要那个位置——尤其是不想从哥哥手里抢那个位置。您一定不会知道,哥哥他有多受人尊敬——如果不是他不想要的话,他不会那么轻松地写下传位诏书。哥哥他根本就不屑于争抢帝位,如果他传位给我的话,一定会和海顿克莱门特一起离开帝国——到那时,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皇后怔怔地看着安迪。

安迪说:“我知道您不喜欢哥哥,但是我很喜欢——我不想失去哥哥。如果您希望有人能去和哥哥抢那个位置的话,您再生一个Alhpa吧!”

没想到从小乖巧听话的小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皇后气得脸色发白:“你放肆!”

安迪没有住口的意思,他挺直了腰杆:“您恐怕还要担心,等您给我们生出下一个弟弟或妹妹来的时候,帝国早已彻底变了样,到那时Alhpa、Beta、Omega将会变得更为平等,每一个人都有同等的继承权——您将再也无法以哥哥是Beta这件事来威胁哥哥。”

皇后唇微微发着抖。

她当然知道姬瑾荣所做的一切。

姬瑾荣得到了全部Beta官员的拥护,不就是因为他大大地拔高了Beta的地位。而一直被鼓励回归家庭的Omega也拥有了更多出来工作的机会——因为姬瑾荣研发出了方便好用、价格低廉的“舒缓剂”,可以抑制标记和发-情期对Omega的影响。

面对很多人提出的“Omega在工作时引起Alpha骚-动怎么办”的质疑,姬瑾荣说:“为什么不是把数量同样稀少的Alpha开除出去,而要Omega一直乖乖待在家里?守不住自己理智、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危险分子难道不是Alpha?”

姬瑾荣虽然没有堵住所有人的口,可他在大臣中的威望很高,没有多少人站出来反对他的意见。

事实上随着帝国的逐步壮大,这样的转变是理所应当的。懂得的事情越多、眼中的世界越广阔,就越不愿意独守一隅,看着别人在精彩的世界舞台里大绽异彩。

不管是Alpha、Beta还是Omega,每个人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有性别的区分。

只要是人,就会渴望表现,渴望交流,渴望被肯定。

渴望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留下自己的痕迹。

没有人能阻挡这种人性之中最为普遍的渴望。

因此任何想要阻挡这一过程的人都是螳臂当车。

姬瑾荣手腕了得,十几年来柔风化雨地推行着自己想做的事,等众人意识到这一点以后,已经无法再改变半分。

安迪说:“您一定又认为哥哥做这些事是在为自己身份败露的那天铺路。可是,哥哥并不是这样想的,他对帝位毫无兴趣,也毫无留恋——是我们和帝国离不开哥哥。母后,我并不想说任何伤害您的话,但我绝对不会看着您伤害哥哥。”

皇后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

她知道一切都完了,她的小儿子已经彻底倒向她的大儿子那一边。她一心为小儿子争取的东西,她的小儿子根本没有半点兴趣——她一直担忧大儿子会恋栈的东西,她的大儿子也从来不曾动过心思。

那她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呢?

那她这些年来为什么要那样疏远、那样伤害她的大儿子——

皇后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心有些颤抖。是的,她早该看出来的,她的大儿子根本无意久居帝位,她的大儿子早就想着要离开帝国,只是不愿去正视、不愿去承认而已。

她一旦承认了这一点,过去二十几年所做的一切就会变成笑话——天大的笑话。

安迪说:“母后,难道您不想为父皇和元帅大人报仇吗?”

皇后安静下来。

以前她从来不敢想。

她从来不敢想着“报仇”两个字,因为对于帝国来说,维伦帝国都是难以匹敌的庞然大物,对方只要抬起一根手指就能轻松将他们帝国摁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在姬瑾荣的带领之下,帝国越发昌盛、越发强大。如果是二十几年前,任何一个人提出“为陛下和元帅复仇”的话都会让周围陷入沉默,所有人裹了裹外套,压了压帽子,垮下肩膀、垂下眼皮,发出无奈又痛苦的叹息,黯然无比地四下散开。

现在不一样了。

如果有人把皇帝陛下和元帅大人的死提出来,所有人都会义愤填膺地捋起袖子,高喊一句:“为陛下和元帅复仇!”

有些话说出口是需要底气的。

帝国是否强盛就是民众的底气所在。

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皇后说:“你说得对。”

*

姬瑾荣并不知道安迪在皇后面前据理力争。

他和海顿跑到各地游览,不知不觉就耗掉了小半个月。事实上走了这么久,根本没有走出远心星域,依然在附近的行星上打转。

这还是姬瑾荣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出远门。

虽然早就知道宇宙的浩淼,亲眼见到后还是觉得奇妙无比。

姬瑾荣对各个行星都很感兴趣。

经历了多少万年的演化,这个神奇的宇宙才能拥有这么多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那个被称为生命之星的星球,又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在休息的旅馆里落脚之后,姬瑾荣对海顿说:“以后我们多出来走走。”

对于姬瑾荣这个提议,海顿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赞同。受姬瑾荣影响,他在对下属们的要求也和姬瑾荣对大臣们的要求差不多,他们能做的事就让他们去做,自己不要操心太多!

他们目前抵达了远心星域边缘,往前是一个空间跳跃点,过了那儿就是接近生命之星的所谓的“近心星域”了。

海顿抱住了姬瑾荣:“为了纪念我们马上要进入近心星域,让我吻你一下吧。”

姬瑾荣微微笑了起来:“只是吻一下吗?”

海顿看着姬瑾荣眼底的笑意,整颗心都滚烫起来。他说:“我舍不得你太累,真的只是亲一下,亲一下就好。”

姬瑾荣搂住海顿的脖子亲了上去。

可惜话说得再满,两个人吻着吻着还是毫无意外地擦枪走火。

离开远心星域的计划推延到了第二天。

姬瑾荣和海顿顺利跳转到近心星域。

刚进入近心星域,姬瑾荣就感觉到浓郁的能量漂浮在空气中。这种能量对普通人而言毫无用处,对姬瑾荣和海顿而言却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它们在他和海顿周围盘旋片刻,缓缓进入了他们体内。

海顿向来敏锐,第一时间感受到这个变化。他说:“这是什么东西?”

姬瑾荣说:“这是适合系统使用的能量,看起来这里的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就是太多了一点。

这么多的能量弥漫在这个星域,会不会太危险了点?虽然一般人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可它们却是有着随时引爆一切的可能性!

姬瑾荣说:“看来近心星域这边也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安稳。”

海顿点头。

虽然不知道这些“能量”到底是什么,可他能够感觉到它有多危险!

难怪近心星域的人要从他们远心星域交易各种基础物资,因为这边的土地大部分已经不具备生产的能力,他们只能用人工合成的方法获得维持生活所需的各种营养物品和生活用品!

在一个近心帝国上降落,海顿和姬瑾荣在街道上走了一圈,大致了解了近心星域的基本情况。

海顿忍不住说:“看来我们呆在远心星域也挺不错的。”

姬瑾荣说:“最开始也是很难的。”比较远心行星最开始都一片荒芜,不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金钱根本无法将它变成适宜居住的星球。

海顿和姬瑾荣找了间餐馆吃饭,一看菜单,暗暗咋舌。他直摇头:“这边来玩玩还是不错的,常住就免了,连新鲜的食物都没有。”

姬瑾荣听着海顿的语气,不由笑了起来。以前多少人挤破了头想要回到近心星域,这家伙却嫌弃成这样!

姬瑾荣说:“你不喜欢也不会有人逼你过来。”

姬瑾荣这句话刚说完,就听到外面一片喧哗。

姬瑾荣挑挑眉,和海顿对视一眼。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从一艘飞舰上走了下来,那飞舰通体银白,透着圣洁的辉芒,竟是最高教廷专用的那款。

老者年纪比老教皇还大,脸上布满了皱纹。他看着不远处的一座餐馆,脸上带着难掩的惊喜:“‘转化者’出现了——就在里面!”他向来沉稳的嗓音透着几分难得的欣喜。

听到老者的话,他周围的人几乎都喜极而泣。

“转化者”是二十年前预言师们得到的一个预言,预言中说在这一百年内可能会有“转化者”出现,如果能够找到“转化者”,整片星域就可以避免灭亡的厄运。

否则的话,生命之星会逐渐膨胀,整片星域会发生毁灭性的大爆炸!

最高教廷一直在寻找“转化者”,可他们找遍了整个近心星域都一无所获——直到今天!

今天他们感受到这附近暴-动的能量正渐渐趋于稳定。

姬瑾荣和海顿正要勉为其难地尝尝“人工食品”,就看见引起骚-动的根源朝自己走来。

为首那个老者激动地说:“仁慈的主啊,居然是两个转化者!”

海顿:“……”

姬瑾荣:“……”

不是很懂这位老人家在说什么。

姬瑾荣和海顿被请上了前往最高教廷的飞舰。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之后,近心星域的人们很快知道了这个爆炸性新闻:退隐多年的教皇陛下亲自出来接人,接的是预言中的转化者!他们担惊受怕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维伦帝国的皇帝陛下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

“完了。”他这样想着。

很快地,皇帝陛下当机立断地下达了在位期间的最后一道诏令。

一道传位诏令——他向公众承认当初犯下的错误,并宣布将维伦帝国皇帝之位“归还”给了姬瑾荣一脉。

另一边,姬瑾荣和海顿的近心星域之旅临时变成了“生命之星多日游”。

姬瑾荣和海顿从教皇陛下的叙述里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也不是没有人能感知到周围这些“能量”的存在,神职人员就可以!

只是他们不像姬瑾荣和海顿一样携带着系统,可以轻松地让这些能量稳定下来。

在确定姬瑾荣和海顿两个“转化者”真的能让生命之星稳定下来后,教皇陛下给了姬瑾荣和海顿出入生命之星的权限,热情地邀请他每年来这边小住几天,食宿全免,吃喝玩乐一条龙全包,只要你们肯来,生命之星随时欢迎你……

姬瑾荣、海顿:“……”

姬瑾荣和海顿在生命之星住了三天,海顿身边多了只大白老虎,姬瑾荣身边多了只……大胖朱鸟。

等姬瑾荣和海顿离开生命之星时,猛地发现自己成了近心星域和远心星域议论最多的人。姬瑾荣还接到了安迪的通话请求:“哥哥,你要呆在维伦帝国不回来了吗?”

姬瑾荣十分茫然。

没过多久他就不茫然了,因为维伦帝国的人已经赶了过来,拉着他回去举行继位仪式。

维伦帝国的皇帝陛下选择让位!

姬瑾荣和海顿对视一眼,都明白了这位皇帝陛下的选择。与其让他强大起来后对维伦帝国进行打击报复,还不如直接让位算了——这是将损失降到最低的最佳方法。

海顿整个人懵懵哒:“所以,我们要做的所有事都解决了?”

姬瑾荣:“……好像是的。”

海顿眼睛渐渐亮了起来:“虽然有点不够痛快,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以后我们有更多时间可以呆在一起!”

姬瑾荣:“……”

这家伙的目光亮得他心里毛毛的,简直跟盯着食物的恶狼一样。

如果没有别的事要忙的话,这家伙的发-情期该不会持续一辈子吧——

姬瑾荣和维伦帝国那位皇帝陛下一样果决:“好,我答应!”

果断得找点事情做才行!

绝对不能让这家伙闲下来!

唔,先从接手维伦帝国开始吧……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穿书]黑化圣骑士无限求生韩娱之新的人生炮灰逆袭系统[快穿]EXO之愿得一人心[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TFboys与她的邂逅我制作的游戏变成现实了反派帮我搞基建我开动物园那些年道医EXO甜心猫咪逮捕令论红楼的倒掉第四天灾终极一班续之雨后添晴召唤玩家搞基建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一朝成为死太监SCI谜案集(第三部)西幻王子修真后太宰文也当咸鱼发了奋干掉屑老板就回老家结婚红楼遗梦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请将令爱嫁给我
完本推荐: 都市酒仙系统全文阅读重生之丁浩全文阅读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豪门暖婚蜜爱全文阅读都市邪王全文阅读权力巅峰全文阅读待他乘风归来全文阅读医手遮天全文阅读恃宠生娇全文阅读渔色大宋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全文阅读都市武圣全文阅读主角猎杀者全文阅读沧狼行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快穿]反派撩汉指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临渊行ben10里的scp天道宠儿开黑店执手江湖洪荒之原始古蛇华山神门武破九荒林黛玉重回红楼大昏君都市猎人大唐扫把星带着农场混异界鸿蒙仙缘[穿书]我在西北开加油站路易的奇幻冒险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我真的是个内线龙图案卷集·续美漫之道门修士我真不想当天师啊绍宋被空间坑着去快穿快穿之位面黑科技玄浑道章腾飞吧店口秘笈古文网一刀倾情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