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最强哨兵(三)

收服最强哨兵(三)

韩副县长见到许金义时吃了一惊。

这许金义, 是觉醒者!

听说姬瑾荣的来意, 韩副县长亲自带许金义进了浴室。

姬瑾荣一直在观察, 他发现韩副县长很震惊。那种震惊, 是知道内情的震惊, 也就是说韩副县长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情况。

姬瑾荣坐在沙发上, 定定地看着韩副县长。

不知为什么, 韩副县长竟被他看得有些心虚。

韩副县长眉头皱了皱,也坐到沙发上,和姬瑾荣说起“觉醒者”的事。

很显然, 许金义是个“觉醒者”,而且是个五感超凡的哨兵!

韩副县长说:“如果他是中途离队的话,说明他的精神力已经濒临崩溃, 需要找到适合的向导。可向导比哨兵更难找, 因为他们一般不会像哨兵那样出现表征,只有通过血液检查才能发现他们体内有没有向导信息素。”

姬瑾荣仔细地听着。

原以为他终于来到一个普通世界, 没想到在这边过了几年之后, 才知道这世界还有这样的存在。听到韩副县长说起“活死人”, 姬瑾荣想起魏霆钧曾经向他说起过的“末世”。

末世人类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变异, 一种是“丧尸”, 另一种则是“异能者”。

这个世界的“活死人”和“觉醒者”应该和魏霆钧所说的一切差不多。

魏霆钧理应是每个世界中最强悍的存在,在这边是不是也变成了“觉醒者”?

姬瑾荣眉头一跳。

他说:“要是哨兵一直找不到向导会怎么样?”

韩副县长也不是很清楚。他说:“据我所知, 首都那边好像研发出了某种药剂,可以抑制哨兵体内的狂化因子。但是, 使用了这种药剂之后, 哨兵强大的精神力也会随之被破坏,变成普通人。”

姬瑾荣看向浴室。他二舅出身普通,恐怕很难找到和自己相容性高的向导,所以将来很可能就是被注射一剂药剂变回普通人。

姬瑾荣眉头微锁。

这时许金义出来了,也不知他是怎么弄的,身上的衣物没了血迹,而且清清爽爽的,不像泡过水。他剃着短寸头,粗眉大眼,看上去还像个帅小伙。

许金义的目光落在韩副县长身上。

哨兵听觉敏锐,姬瑾荣和韩副县长的对话他都听到了。能够接触到“觉醒者”的秘辛,看来这位副县长的来历肯定不一般!

可这位出身不一般的韩副县长,对待姬瑾荣的态度却让许金义有些捉摸不透。

——至少并不像对待十四五岁小娃娃的态度。

而姬瑾荣在听到“活死人”和“觉醒者”的存在时,竟那么平静地接受了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由此可见,他这位外甥并不是普通人。

许金义想到外甥身体里流淌着谁的血液,眉头重重地跳了跳。

许金义成为“觉醒者”后,特意打听过关于首都顾家的事,他知道姬瑾荣那位“父亲”很快又娶了妻,生了一双儿女,而他那双儿女都是“觉醒者”!

女儿是哨兵,儿子是向导。

有这么一双儿女在,姬瑾荣那位“父亲”也算“一雪前耻”了。

呸!

许金义在心里暗暗啐了一声。他顶好顶好的妹妹,给那家伙生了个顶好顶好的儿子,那家伙却把他妹妹和他外甥当成耻辱!

背信弃义的人才是耻辱吧?

许金义不愿意让姬瑾荣知道太多,他起身向韩副县长道别:“我和阿瑾先回去了。”

韩副县长点头,亲自送他们离开。

等许金义和姬瑾荣走远,韩母开口问:“你就这样把‘觉醒者’的事告诉阿瑾真的好吗?”

韩副县长说:“没什么不好的。”他想到许金义身上那种强悍的气息,“既然许家能出一个哨兵,说明许家的血脉也有觉醒的可能性在。也就是说,顾家人和许家人的后代很有可能是‘觉醒者’——与其让阿瑾一无所知地面对未来的一切,还不如把我们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他。”

韩母点点头。

经过这半年来的往来,她是真的喜欢上了姬瑾荣这孩子,不愿意他事到临头才知道真相——

到那时候,姬瑾荣恐怕会沦为别人手中的棋子或武器!

另一边,许金义和姬瑾荣考虑是直接回去,还是掩人耳目坐车回去。

许金义说:“我刚才抱着你那么跑,你就一点都不害怕?”

姬瑾荣摇摇头:“有什么好害怕的。”

许金义说:“算了,我们还是坐车回去吧,回村里就那么一趟车,回去不坐车的话,过两天出村肯定会被人问起。”出村的时候许金花她们肯定会来送行,总不能也飞着跑吧?

姬瑾荣点头。

许金义说:“关于我的事,你别和你妈妈她们说起。”

这话说完,许金义忍不住打量起姬瑾荣。

姬瑾荣给他的感觉一点都不像乡下长大的小孩,反倒像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比他远远见过的那些“名门世家”还要多几分从容和早熟。更重要的是,姬瑾荣给他的感觉非常舒服,就好像鱼遇到了水,身体里那些躁动不安的精神力都慢慢被抚平。

许金义的目光在姬瑾荣身上停留太久,令姬瑾荣疑惑地抬起头。

许金义莫名觉得有些窘迫,他老脸微红:“阿瑾,你快成年了,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姬瑾荣一想就明白许金义的意思。

他说:“您觉得我有可能是‘觉醒者’?”

许金义沉默下来。

他是哨兵,比正常人更容易察觉向导的存在。虽然他没有接触过真正的向导,可他的直觉告诉他现在这种通体舒畅的感觉和姬瑾荣有关——能够轻松抚平哨兵狂躁的精神力的,只有目前数量极其稀少的向导!

姬瑾荣说:“回家再说。”

许金义也醒悟到大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和姬瑾荣一起坐车回村。

车走到半路,姬瑾荣的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

而他身边的许金义整个人警惕起来,锐利的目光眺望着远处的山林。

许金义与姬瑾荣对视一眼。

他们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不远处的深林之中正在进行一场惨烈的厮杀。参与厮杀的其中一边,是拥有着强大精神力的哨兵!

这种精神威压,普通人根本无法感觉到。

许金义神色一凛,小声问姬瑾荣:“阿瑾,你感觉到了什么?”

姬瑾荣眉头直跳。

他感觉到一个巨大的威胁正在逼近。

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嗤——

拉人的小破汽车倏然停了下来。

司机探出头去,恼火地骂咧起来:“你怎么回事啊?突然从旁边钻出来,不要命了是不是?要不是我停得快,可就直接撞到你了!”

姬瑾荣和许金义闻声看去,只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站在那里,衣服是黑色的,衬得他的一张脸更为冷酷。

男人抬眼往车里扫了一眼,说:“坐车。”

姬瑾荣眉头跳得更厉害了。

许金义失声惊呼:“是他!”

汽车不大,所有人都是认识的,听许金义这么一喊,都转过头看向他。

许金义意识到自己失言,忙对司机说:“刘叔,这是我战友来着。”

刘司机闻言打开车门,说道:“上来吧,下次……”对上满身煞气的男人,他的声音变低了,却还是忍不住把劝告给说完,“下次可别这样拦车了。”

许金义听得心里发急,生怕男人发飙。他站起来掏出零钱,帮男人付了车钱,声音紧张得打颤:“谢谢刘叔!”

男人没在意这点小事,他径直走向许金义原来的位置上,坐到了姬瑾荣身边。

姬瑾荣觉得自己像是被恶狼盯上的猎物。

他警惕地看着男人。

男人淡淡地开口:“你的名字。”

姬瑾荣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心悸。

从许金义的表现看来,眼前这男人绝对是个哨兵,而且是比许金义要强悍很多的哨兵——不管是地位还是实力!

而且,这家伙给他的感觉实在太熟悉了。

姬瑾荣眉头一皱。

这人很像魏霆钧。

如果魏霆钧不是对他抱有那种感情,和眼前这人是非常相像的!对于他以外的人,魏霆钧总是冷酷而冷漠,一双眼睛里永远不带半点情绪,叫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这个人很强。

强到令许金义他们害怕。

姬瑾荣微微仰起头,与男人对视。

男人扫了他一眼,像是在审视一件货物。过了几秒,他再次开口:“名字。”

许金义已经折返。

察觉男人和姬瑾荣之间的暗涌,许金义说:“长官,您——”

男人看了他一眼。

许金义闭上嘴巴。

姬瑾荣一点都不害怕。

他说:“我叫顾瑾。”

顾?

男人眉头一挑。

他对许金义说:“你找别的位置坐。”

许金义担忧地看向姬瑾荣。

姬瑾荣笑了笑,对许金义说:“二舅我有点困了,先睡一觉。”说着他还真靠到了椅背上,闭上眼睛舒舒服服地休息。

许金义只能坐到旁边的位置上,时不时关心地看向姬瑾荣那边。

这个男人是他们这次行动的最高长官邵峻英,也是众人口中的“煞星”——他组建了第一批清剿“目标”的队伍,也就是他们这个特别行动队的前身!若不是这个男人够狠,夏国恐怕也不可能在最短时间内把“目标”控制起来!

在这种危机面前,对“目标”讲人道和仁慈就是在拿自己和亲人的性命来开玩笑。

这是许金义从无数次和战友一起出生入死的经验里总结出来的教训。

也正因如此,他们对邵峻英又是敬畏又是景仰,感情十分复杂。

许金义不知道邵峻英为什么突然上他们这辆车,心脏忐忑了一路,终于见着了他们的村子。

邵峻英竟也跟着一起下车。

许金义说:“长官,您是要……”

邵峻英看了姬瑾荣一眼,坦然说道:“住一晚。”

姬瑾荣是被邵峻英推醒的,在邵峻英手触碰过来的一瞬,他感觉自己头皮发麻。他有种强烈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魏霆钧,只是这个男人和以前几个世界一样把他忘得干干净净而已。

而且,在这个世界他们似乎有另一种羁绊。

这种羁绊很可能就是许金义猜测的那种。

他是向导——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和眼前这家伙的相容性应该非常高。所以在两个人有肢体接触的时候,他会比以前都要敏感!

姬瑾荣很有礼貌地说:“谢谢叔叔叫醒我。”

听到姬瑾荣的一声“叔叔”,邵峻英脸皮抽了抽。他打量着姬瑾荣,本来那张脸就够稚气了,和哨兵的体格比起来这孩子简直只能用娇小来形容。

刚才邵峻英清理完一批残余的“目标”,就察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从姬瑾荣这边散发出来,使得他不得不追随本能找了过来。

没想到吸引他的竟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

这小孩还姓顾。

邵峻英记忆力了得,几个念头的功夫就知道这小孩的来历。这是首都顾家流落在外的血脉,被扔在外面十几年,这孩子却被教养得很好,不怕事,不露怯,即使对上他这个煞星也一点都不害怕。

甚至还和他开起了玩笑。

下了车,邵峻英纠正姬瑾荣的叫法:“别叫叔叔。”

姬瑾荣眨巴一下眼睛,故意说:“应该叫伯伯吗?您比我二舅大,是该叫伯伯才对。”

邵峻英看了看旁边的许金义,不明白自己哪里看起来比许金义年纪大了。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比他大?”

姬瑾荣有理有据:“二舅叫您长官呢。”他好奇地观察着邵峻英,“难道您比二舅小?”

邵峻英没有说谎的习惯:“我比他大五岁。”

姬瑾荣默默地算了算差距。

唔,这个差距好像真的挺大的……

姬瑾荣笑眯眯:“伯伯您看起来可真年轻!”

邵峻英:“……”

邵峻英说:“不要这样喊。”

姬瑾荣望着邵峻英。

邵峻英说:“邵峻英。”见姬瑾荣眼底有着迷惑,他少有地解释了一句,“我的名字。”

姬瑾荣爽快地改口:“邵哥。”

在一旁听他们说话的许金义心都快跳出嗓子眼。

真不知道他那妹妹是怎么教孩子的,怎么就教出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祖宗!

邵峻英跟着姬瑾荣、许金义到达许家院子。

林美凤正在收药材,见到许金义有些吃惊,接着她尖细的嗓音再度出现:“他二叔回来了?”她惊喜地往屋里喊,“爸,天赐,金花,他二叔回来了!”

许金义喊人:“大嫂。”

林美凤见到站在姬瑾荣身边的邵峻英,脸上带着惊异:“金义,这是谁啊?”瞧见邵峻英那双冷峻的表情,她局促地搓着手,有些不太自在。

姬瑾荣说:“这是二舅的战友,比二叔还厉害呢。”

林美凤一听就懂了,姬瑾荣的意思是这男人在军队里的地位比许金义高,是许金义的上官。林美凤忙说:“您请进,您请进。天赐,有客人来了,出来给人泡茶。”

许天赐在房里看书看得正入迷,“哎”地应了一声,却没有动一动的意思。看见许金花拿着热水壶出来,姬瑾荣上前说:“我来吧。”

姬瑾荣熟练地泡茶。茶是他和许金花一起去采的,也是他和许金花一起采的,姥爷很喜欢喝,所以大部分都留在家里,剩下的才给他带到学校去喝。

水过三遍,茶色澄清漂亮,袅袅茶香沁人心脾。

姬瑾荣将茶递给许金义和邵峻英。

邵峻英的目光始终落在姬瑾荣身上,只腾出一分心思听许金花和许金义兄妹俩叙话。

午睡中的许姥爷也醒过来了,他眼睛不好使,姬瑾荣一见他出来就上前扶他走向他的座位。许姥爷摆摆手:“在家里扶我干什么,招呼客人去。”他“看向”邵峻英的方向,“我眼睛不好,招待不周,不要见怪。”

邵峻英说:“是我打扰了。”

邵峻英口里说得客气,做的事却一点都不客气,在许家吃了顿饭,并且表明了今晚要在许家“借宿”的意图。

由于家里多了许金花和姬瑾荣,许金义又回来了,多了一个客人房间显然不够住。

许金义本想着让姬瑾荣和许金花睡一晚,自己去和许姥爷挤一晚,把姬瑾荣的房间腾出来给邵峻英。邵峻英听到后却不太赞同,他跟着许金义他们喊:“阿瑾。”

姬瑾荣看向邵峻英。

邵峻英说:“你十五岁了。”

姬瑾荣笑眯眯:“十四岁零十个月,没到十五。”

邵峻英脸色微黑。

他绷着一张脸:“那也是快要成年了,不适合再和你妈妈睡在一起。”

姬瑾荣“哦”了一声。

邵峻英说:“和我睡一间。”

许金义心里咯噔一跳。

他的目光在邵峻英和姬瑾荣身上来回逡巡。

许金义说:“长官,这——”

邵峻英说:“就这么定了。”

夜色渐深。

姬瑾荣洗了个澡,穿着相对软和的旧衣服当睡衣,抱着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回到房间。邵峻英坐在床沿等着他,见他进来了,目光落在他光洁的脖子上。

姬瑾荣说:“邵哥,你喜欢睡里面还是睡外面?”

邵峻英说:“外面。”

姬瑾荣点点头,手脚并用地爬上床。正要越过邵峻英钻进被窝,却被邵峻英拦腰抱住。

姬瑾荣感觉被触碰的地方像是触了电似的。

他瞪圆眼睛,仰头看着邵峻英。

邵峻英笃定地说:“你是一个向导。”而且和他相容性很高。

这种感觉在邵峻英过去二三十年的生命中是完全没出现过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他人都担心他会因为没有向导而狂化,但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失控症状,也对“分配”的所有向导没有半点相容性。

是的,没有半点相容性。

这令博士十分困惑。别的哨兵即使和已发现的向导相容性不高,至少也有个50%,可以由被称为“向导素”的信息素缓和狂化症状。

可是他不一样。

他和其他向导都不相容。

博士费尽心思从西欧、北美那边找了不少资料,发现他这情况与一种名为“黑暗哨兵”的特殊哨兵类型非常相似。

黑暗哨兵天生不需要向导。

没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小县城,竟有这么个与他相容性非常高的小向导。

如果博士知道这一点的话,肯定会兴奋地把这小向导抓回去验血,认真测定他们之间的相容性。

邵峻英感觉怀里的身体很纤细,好像他稍一用力就能将那腰给折断。

这家伙明明是在乡下长大的,却像个锦衣玉食养出来的世家少爷,要是被人发现了他的向导身份,不知会遇到什么事。

世家出来的向导可以挑选自己的哨兵,像姬瑾荣这样的可就不一定了,说不定会被强制分配下去。

没办法,目前发现的向导实在太少了。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相容性高的原因,邵峻英发现自己竟有些不忍看着姬瑾荣遭遇那样的事——不,与其说他不忍,还不如说他不愿意。想到怀中这小向导可能会被“分配”给别的哨兵,他心里就涌起一种难言的不悦,恨不得现在就去将那个哨兵给杀死。

邵峻英掩下眼底涌动的情绪,语气平和地提出一个建议:“我不需要向导,但是我可以先和你进行精神结合。这样的话,就没有人敢来打你的主意了。”

姬瑾荣虽然是白天才知道“哨兵”和“向导”的存在,可他从韩副县长的话里完全可以猜测出“向导”——尤其是“平民向导”目前的现状。

有时候并不完全是“物以稀为贵”,现在夏国需要依赖的是哨兵的特殊能力,所以一切会先以强化哨兵的能力为前提。

姬瑾荣凝视着邵峻英。

如果说在这之前他不确定这人是不是魏霆钧,那在邵峻英提出这样的提议之后,他已经可以确定他们是同一个人。

即使做着世间最冷酷的事,他家石头的心肠依然是柔软的。

姬瑾荣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问:“你为什么不需要向导?”

邵峻英一语不发地看着姬瑾荣,明摆着不打算多说。

姬瑾荣没辙,只能说:“精神结合要怎么做?”

邵峻英说:“你想好了?”他提醒,“我的精神力很强,要是我们进行了精神结合,你以后可能再也没办法接受别的哨兵。”

姬瑾荣眨了一下眼睛:“普通人呢?”

邵峻英想了想,说:“应该没什么问题。”普通人连精神力都感应不到,当然无从感受精神结合后的阻断屏障。只是等怀里这小家伙再长大一点,他不一定还会放他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所以也没什么问题,反正不可能再接触到他们。

姬瑾荣可不知道邵峻英心里有着多险恶的想法,他心里已经给邵峻英贴了个“心肠柔软大好人”标签。他毫无防备地说:“那我想好了,我们开始吧。”

邵峻英说:“虽然我目前确实不需要向导,但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如果将来我狂化了,你必须尽你所能为我疏导——这是向导与哨兵结合后的义务,你愿意吗?”

姬瑾荣说:“没问题。”

邵峻英说:“那好,闭上眼睛。”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Boss月刊少女化反派帮我搞基建心有猛虎嗅蔷薇小甜饼SCI谜案集(第一部)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再不改行我就要被迫当四皇了硬核快穿排行榜第二的异能!西幻王子修真后快穿之娇妻我制作的游戏变成现实了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请将令爱嫁给我召唤玩家搞基建韩娱之新的人生守护甜心之两生锁干掉屑老板就回老家结婚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快穿]小白脸[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EXO之请勿靠近!我厌男第四天灾狮子联萌我开创了一个神系太宰文也
完本推荐: 野村那些事儿全文阅读沧狼行全文阅读无限之开荒者全文阅读[快穿]反派撩汉指南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小祖宗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剑叩天门全文阅读都市最强特种兵全文阅读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全文阅读重生渔家有财女全文阅读人皇纪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进化之眼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乡野透视高手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校园最强修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法荣耀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斗罗之光明与黑暗的抉择明天下武破九荒猛卒港综世界大枭雄捡漏开局成为土地爷大夏纪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我从凡间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继母难为绍宋抱紧女主大腿的十万种姿势美食供应商寻宝全世界九星霸体诀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黑石密码万法无咎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万道龙皇假千金的红包群ben10里的scp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