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双面医生(八)

收服双面医生(八)

薛舒扬的质问让陆西泽有些莫名。

接着他恍然明白过来, 有的人即使养只狗, 也不会允许这只狗认别人当主人, 更何况是自己要“使用”的炉鼎。陆西泽见薛舒扬神色冷肃, 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他也敛起笑容, 认真地说:“就是你知道的那种地方。”

能让两个男人迅速拉近距离、嘿嘿嘿直笑的地方, 还能是做什么的?薛舒扬肯定也心知肚明,不过是想让他亲口承认,然后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发作而已。

陆西泽叹了口气:“我可以解释。”

薛舒扬看着陆西泽, 敛起了嬉皮笑脸的假面,陆西泽看起来稍稍褪去了少年的稚气。那张好看的脸有种难言的冷静,令薛舒扬的怒火也渐渐褪去。

这个少年, 和以前确实不太一样了。

薛舒扬说:“解释。”

陆西泽说:“我出事并不是意外。”他严肃地望着薛舒扬, 眼底有着几分难掩的愤怒,“是有人要我死。”

薛舒扬没想到陆西泽会说出这样的话。

陆西泽说:“我在想办法查清楚到底是谁要我死, 最好的打探方法就是打入他们内部。”这时炼丹房里弥漫着一股异香, 是丹药炼成了。陆西泽挣开薛舒扬的怀抱, 将丹药取出来, 说是逍遥散, 实际上是一颗颗的小丸子,大概有米粒大小, 散发着迷人的香气。陆西泽笑眯起眼,“这是我的敲门砖。跟他们要那种地方的地址, 也只是套近乎的方式而已。他们想要我死, 我就多给他们一点机会。”

陆西泽的话理智无比,一听就知道早已思考了很久。

薛舒扬当然清楚那不是意外。他知道除了他之外,修真界和俗世都有不少暗桩,他只负责取得陆建安的信任,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做。不过,想要知道什么事还是很容易的。

陆西泽遭遇的“意外”是有人安排的。

对上陆西泽认真的眼睛,薛舒扬神使鬼差地说:“不用。”

陆西泽一顿,讶异地看着薛舒扬。

话已经说出口,薛舒扬自然没有收回的道理。他说:“不管什么事,都不许去那种地方。”薛舒扬向陆西泽保证,“我会帮你查清楚。”

陆西泽有点想笑。也许在梦里,薛舒扬就是这样保证的吧?所以变得一无所有的“自己”,才会一步步沦陷在薛舒扬身上。对于一个骤然失去一切的人而言,别人的一点点施与都会被放到最大,仿佛被人照亮了整个世界。

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失去理智,还没有失去反抗的意识,才没有被薛舒扬的话迷惑。如果已经在梦里死过了一次,还会被薛舒扬的这点香饵所诱惑,那么他死得倒也不冤枉。

自己傻能怪谁呢?

薛舒扬说出这种话也不怕天谴。

说不定他遇到的意外背后就有“那个人”的功劳在吧?如果那个人病得快死了,需要把他的心脏挖去当换上,薛舒扬肯定毫不犹豫地剖开他的胸膛,把他的心脏取走。

还说什么“我会帮你查清楚”,说不定反而会帮着解决掉线索、让他再也查不出半点端倪!

陆西泽收起“逍遥散”,应道:“好啊。”他伸手搂住薛舒扬的脖子,“您帮我查吧,正好我接下来要参加一个围棋比赛,有您在的话我应该不用担心有人害我吧?”

听到陆西泽得寸进尺的话,薛舒扬本想冷嗤一句,可转念一想,陆西泽现在是自己的炉鼎,他不护着谁护着?

薛舒扬说:“当然。”他递给陆西泽一张传信符,“你要是遇到危险,就用这张符咒找我。”

陆西泽愉快地收下。

等把传信符塞进口袋了,陆西泽才问:“您没手机吗?居然还要用这种一次性的消耗品,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古代穿来的呢。”

薛舒扬:“………………”

薛舒扬拿过陆西泽的手机,把自己的号码输进去,拨了一下。铃声在不远处响起,陆西泽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老式翻盖手机摆在那儿,看起来是十几年前流行的款式。陆西泽暗暗咋舌:“您这手机看起来可真复古啊,市面上都淘不到同款了吧?”

薛舒扬脸皮抽了抽。他说:“只要能用就行了。”反正他的手机只有和医院那边联系的功能。

陆西泽若有所思。他笑眯眯地说:“您果然是个和时代脱节的人啊,一点都跟不上时代潮流。”

薛舒扬说:“我为什么要跟潮流?”

陆西泽说:“您活得可真累,一点趣味都没有,每天不是泡在炼丹房就是泡在手术室,难怪整个人都这么无趣。”他抓起薛舒扬的手,愉快地邀请,“我们去约会吧。”

薛舒扬没想到陆西泽会提出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

修真界的人虽然会和俗世有往来,但很少会和俗世中人那样做事,约会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和修士很不相符。可对上陆西泽亮亮的眼睛,不知怎地,薛舒扬不想在里面看到失望。

薛舒扬说:“怎么约会法?”

陆西泽讶异。他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薛舒扬居然会答应。

薛舒扬瞧出了陆西泽的惊讶,心里有点不爽。难道这家伙根本没想过他会答应,只是意思意思地开个口而已?

薛舒扬说:“没想好?”

陆西泽眼珠子一转,马上说:“第一次约会嘛,普普通通就好,现在出门正好过了十二点,我们去看个午夜场电影吧。”与其让薛舒扬折腾自己一整晚,还不如出去放松放松,至少自己身体不会受累。

既然薛舒扬这么会装,他当然得好好练习,免得在演技上输得太惨。

陆西泽淡笑着掏出手机,给自己和薛舒扬订了两张电影票。现在没什么新上映的大片,陆西泽随意选了个叫《修真修上天》的电影,一听就知道是烂到家的烂片。

这种奇葩题目,难怪只能排上午夜档。

陆西泽愉快地和薛舒扬一块外出。

薛舒扬不喜欢开车,自然由宋言代劳。瞧见宋言满脸疲惫,陆西泽有点心疼,可怜他的美人心腹,得半夜陪着他出来和薛舒扬这煞星纠缠。

陆西泽瞅着薛舒扬冷得能结成冰的神色,突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薛舒扬为什么会答应出来?难道是想哄哄他这个“炉鼎”,接下来采补起来更方便?

最不可能的可能就是,薛舒扬和他做-爱做出了点感情,真心实意地想和他出来约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有趣了。

陆西泽弯唇一笑,在抵达电影院后抱住薛舒扬:“我身上有伤,行动不便,你抱我进去吧。”

薛舒扬不理他。

陆西泽也不强求,转头对宋言说:“那好吧,宋言你抱我进去,轮椅推来推去太麻烦。”

薛舒扬冷声说:“自己走!”

陆西泽说:“不行,我还得报仇。”他眉目含怒,“仇得自己报才爽。”

薛舒扬面带鄙夷:“你报仇的办法就是装残废?”

陆西泽说:“反正我就是要装。”残废多爽啊,不想走路都能耍赖。

如果是平时,薛舒扬早把他弄死了。可今晚他莫名地有耐性,伸手把陆西泽抱起来,从车里抱了出去。凉凉的晚风吹来,让陆西泽微微抖了抖,往薛舒扬怀里挤:“有点冷。”

薛舒扬说:“我没听说过修炼的人会怕冷。”

陆西泽一脸“你怎么这么孤陋寡闻”的惊叹:“那你现在听说了。”

薛舒扬觉得自己一定是魔障了,居然觉得这家伙还挺可爱的。他轻轻收紧手臂,把陆西泽抱得更紧,手掌也握住陆西泽的手腕,将火系的灵力渡入陆西泽经络之中,温养着陆西泽的经脉。

陆西泽的灵力主要是水系的,都说水火不容,两个人的灵力却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仿佛生来就密不可分。

陆西泽心中警惕,却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而是乖乖让薛舒扬的灵力裹住自己全身经脉。

反正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挣扎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倒不如好好看看这家伙到底准备做什么。

薛舒扬却什么都没做,只是用火系灵力让陆西泽全身回暖,却又不至于觉得热。

陆西泽觉得有些神奇:“我好像不冷了。”

薛舒扬一句话都没再说。

前面薛舒扬给陆西泽治疗没怎么尽心,所以在陆西泽刚才说冷时,他就知道陆西泽的伤确实没好全。刚才他所做的就是帮陆西泽把全身经络修复一遍,让陆西泽的灵力能运行得更顺畅。

薛舒扬掂了掂怀中少年的重量,不由有些不满意。太瘦了,这家伙看起来还挺正常的,在床上也不至于硌手,怎么抱起来就这么轻?

薛舒扬说:“平时都不吃饭吗?”

薛舒扬隐含关心的话让陆西泽愣了愣。接着他说:“怎么可能,我每天都有好好吃饭的,”陆西泽忍不住抱怨,“就是宋言和唐语总说我这也要忌口那也要忌口,吃起来没滋没味的,没意思。”

薛舒扬说:“你要是不那么冲动,怎么会中了别人的激将法。”如果不是受了伤,自然就不需要忌口。

陆西泽叹息:“没办法,现在流的泪,都是以前脑子进的水。”

薛舒扬:“……”

薛舒扬抱着陆西泽入内,在工作人员悄然的窥视啊之中将陆西泽带进放映厅。整个放映厅没有别的人,只有他们两个观众。薛舒扬将陆西泽抱到座位上,说:“你挑的什么电影?”

陆西泽说:“这电影叫《修真修上天》,一听就知道很有内涵,和我们的修身生活紧密结合。他的内容必定妙趣横生,让我们欲罢不能。”

薛舒扬说:“听起来还不错。”

放映厅里的灯光骤然熄灭。

周围一片黑暗。陆西泽笑眯眯地伸出手,在暗中紧握着薛舒扬的手掌,并把交握的手搁到薛舒扬的大腿上。

《修真修上天》很快开始播放。和陆西泽所说的完全不同,这片子一点内涵都没有,开头是粗糙的山村画风,后来男主出了山村,很快遇到不少女人。男主愉快地周旋在不同女人之中,电影里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暧昧镜头,半裸的,全-裸的,喘息着的,哽咽着的,应有尽有。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没拍出来的。

难怪这片子会放到午夜场。

这片子应该叫《修真嗨翻天》才对。一定是因为它的repo都太黄了,被各大网站禁止传播,所以它才会明珠蒙尘,无人欣赏!如果别人知道这片子讲的是什么的话,绝对不会让这午夜场这么空空荡荡。

陆西泽一边麻木地看着屏幕上白花花的肉,一边在脑中吐槽着。

薛舒扬原本正认真地看片,看了十分钟之后终于发现自己被陆西泽忽悠了。这片子绝对不是什么有内涵的电影,而是另一种“内涵”电影,从头到尾都在卖肉!

薛舒扬收紧被陆西泽握住的手。

原来陆西泽喜欢这种东西?他不再看向荧幕,而是接着荧幕的亮光注视着陆西泽,观察着陆西泽的每一分表情变化。在他的目光之中,陆西泽的鼻尖缓缓渗出细汗,掌心也微微濡湿,仿佛害怕他随时会效仿荧幕上正在发生的一切。

薛舒扬怎么会让陆西泽失望?

薛舒扬俯身上前,压在了微微发抖的陆西泽身上。他吻咬着陆西泽的耳朵,说道:“原来你说的约会是这样啊。你喜欢在电影院边看着这种电影边做-爱?嗜好虽然有点特别,但这里面也没有别人,我就满足你一次吧。”

陆西泽面含薄怒。

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早知道这片子会是这种剧情,他死都不会和薛舒扬一起看的!陆西泽有点悔不当初,面上却只能乖乖接受薛舒扬几乎与片中同步的动作。

他再做这种事就是傻逼。

薛舒扬微微挪开,对上陆西泽因满含怒意而变得灼亮无比的眼睛。那样的眼神仿佛有点滚烫,莫名地灼烧着他的心脏。他抓住陆西泽的腰,把陆西泽身上的衣物都褪开一半,接着抓住陆西泽的手说:“该你帮我脱裤子了。”

陆西泽瞪他。

这也太过分了,好像真的是他上赶着求这家伙上自己一样。

薛舒扬挑挑眉。

不知为什么,陆西泽越是生龙活虎地瞪着自己,薛舒扬越是想欺负他。他吻住陆西泽的唇,放肆地掠夺着里面的甘甜,直至陆西泽的呼吸微微粗重起来,他才说:“陆西泽,你怎么就这么可爱?真想狠狠把你欺负哭。”

陆西泽咬他。

咬他脖子。

咬他肩膀。

咬他前胸。

见鬼的欺负哭!

见鬼去吧!

薛舒扬哈哈一笑,抓住陆西泽的手逼他将拉链拉开,就着电影院的黑暗品尝着自己的所有物。换了个地方,滋味似乎更好了一点。

薛舒扬非常满意。

他温柔地吻去陆西泽眼角的泪,享受着陆西泽身体那害羞般的抽搐。

陆西泽觉得自己傻了才会认为出来“约会”可以逃过一劫。

这只会让薛舒扬换个地方“采补”而已。

直至电影放完,灯光重新亮起,薛舒扬才放过陆西泽。他把陆西泽的衣物稍稍拉拢,脱下外套裹在陆西泽的身体上,将陆西泽抱了起来。

见陆西泽虚软无力地偎在自己怀中,薛舒扬心里有极大的满足感。能把这张牙舞爪的小家伙做成这样,说明他刚才已经非常努力。

薛舒扬搂紧陆西泽,微微俯首,亲吻陆西泽那光洁的额头。

陆西泽眼睫颤了颤,却没能张开眼,只能把脑袋埋得更深,仿佛有点无地自容。

薛舒扬一挑眉,笑着调侃:“还会害羞?”

陆西泽听到薛舒扬的话,有点生气地哼了一声,用沙哑的嗓儿骂道:“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下次你再做这种事,我可不愿意和你出来了,哪有这样的!”

薛舒扬说:“电影是你选的,场次也是你选的,难道不是你在暗示我应该做点什么?”

薛舒扬可不觉得自己有错,只是做-爱的场合,对他而言完全不是问题,就算是抱着陆西泽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做-爱,他也有办法让所有人都看不见,更何况是空无一人的放映厅。

陆西泽懒得和薛舒扬说话了。

反正这种人永远不会和你讲道理的。

薛舒扬见陆西泽生起了闷气,也不气恼,只觉可爱。

这样的约会倒是很不错,回头他可以多研究研究俗世的“约会”,带这小鬼出来放松放松。老在陆家“采补”,虽然也不会腻,但却少了几分惊喜。

陆西泽可不知道薛舒扬已经决定多带他去“约会”,他被抱上车以后就昏昏沉沉地睡着,直至被薛舒扬抱回住处,他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熟睡以后,陆西泽似乎放下了所有防备,手脚都缠在薛舒扬身上,不让薛舒扬动弹半分。

薛舒扬想了想,衣服也不脱了,直接抱着陆西泽躺在身边。

到了约莫后半夜的时候,薛舒扬感觉到怀里的陆西泽猛烈地震颤了几下,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薛舒扬凝神细听,却听不出陆西泽说的是什么梦话,只看见陆西泽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

这是做噩梦了?

薛舒扬没有应对这种事的经验,迟疑半天,伸手轻轻拍了拍陆西泽的背。可这个动作却让陆西泽浑身发颤,像是遭遇了世上最可怕的事。

陆西泽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不要……”

“不要这样……”

他仿佛极为排斥薛舒扬的动作,背部的肌肉绷紧,眼角不断地涌出泪珠。

薛舒扬渐渐听清陆西泽嘴里含糊不清说着的话。

“爸爸……”

“爸爸死了……”

“冬灵……”

“我的冬灵……”

“哥哥会保护你……”

“不要碰我……”

“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见到你。”

薛舒扬微微愕然。

陆西泽做的是什么梦?陆西泽梦见陆父死了?梦见他妹妹陆冬灵遇到了意外?不要碰他?陆西泽叫谁不要碰他?“不要再见到你”是对谁说的?薛舒扬收紧手臂。这样的陆西泽令他感到莫名不安,好像正在失去着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东西。

难道陆西泽察觉的,不仅仅是陆家内部对他有恶意?

陆西泽还警觉地发现还有别人想要对陆家动手?

薛舒扬凝视着陆西泽。

陆西泽脸上的痛苦表情令他感到揪心。在这之前,他对陆家没有任何感觉,陆家是存是亡都和他没有关系。甚至可以说,他还想过让陆家化为废墟,让陆西泽只能依靠他、只能乖乖躺在他的床上当炉鼎。

可是在这一刻,薛舒扬突然无法眼看着那样的事情发生。

他无法想象陆西泽那奕奕有神的眼睛被痛苦占据的可能性。

薛舒扬发现,自己更喜欢陆西泽得意洋洋的样子。那种明明一眼就能被人看透,却还是觉得自己十分了不得的模样,真是太叫人喜欢了。

一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在陆西泽眼底看见过真正的痛苦、真正的憎恨和真正的愤怒。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所有的希望之光一点点从陆西泽眼中熄灭,那明亮得叫人移不开眼的眼神彻底黯淡下去——

薛舒扬发现自己接受不了。

这家伙就适合被宠着,宠得无法无天。

以前薛舒扬总觉得陆西泽很烦,觉得陆西泽到处挑衅别人很愚蠢,觉得陆西泽浑身上下没有半个优点。可现在他很想成为陆西泽最大的后盾,让陆西泽放心地出去野,不需要小心翼翼地计较着什么。

薛舒扬吻去陆西泽脸上的泪珠。

陆西泽颤抖着说:“不。”

薛舒扬把他搂紧。

陆西泽害怕无比:“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薛舒扬说:“这由不得你,”他用唇描绘着陆西泽五官的轮廓,语气多了几分强硬,“我说过,结不结束由我说了算。陆家,我会帮你保住的,只要你乖乖听话,你在意的所有人都不会有事。”

陆西泽的颤抖停止了。

薛舒扬难得放柔了声音,哄道:“睡吧,睡吧,睡醒就没事了。你只是做噩梦而已,一觉醒来就不记得的。”

陆西泽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薛舒扬让陆西泽靠在自己怀里。

薛舒扬不知道陆西泽梦里是怎么回事。可既然发现了自己不忍心眼睁睁看着,更不想那一切化为现实,他自然会想办法阻止一切的发生。

想到那天在梦境里发生的一切,薛舒扬面色微沉。门主的病依然毫无起色,按照门中代代相传的秘法,似乎只有血祭一途可以解决,可血祭之法太过阴狠,若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谁都不会想去动用。

门主对他恩重如山,薛舒扬是必须回报的。

想到陆西泽过人的天赋,薛舒扬决定教得更认真一些,等陆西泽学成之后一起来想想办法。也许陆家之中会藏着解决办法也不一定。

不知不觉间,薛舒扬已经把陆西泽挪入自己人行列,觉得连“那个人”的存在也可以告知陆西泽。

察觉自己这个想法之后,薛舒扬的心猛跳了几下。这真的让他有点吃惊。

薛舒扬心里一直认为,陆西泽对自己而言不过是个炉鼎而已,他的所有怒火和所有在意,都是因为不想和别人共用炉鼎。可是如果仅仅是那样的话,根本无法解释自己心里的怜惜和心里的动摇。

薛舒扬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上陆西泽了。

当然,不是以前的陆西泽。

以前的陆西泽愚蠢又自负,自从他来到陆家之后,陆西泽就没少来找他麻烦。不管大事小事,陆西泽都爱和他对着干,只要能让他头疼陆西泽就高兴了。

那样一个小混蛋,他能喜欢才怪。

吸引着薛舒扬的,是遭遇意外后的陆西泽。醒来以后的陆西泽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他变得内敛而又圆滑,即使不喜欢也不会在写在脸上,即使心里痛恨着也能言笑晏晏。这样的性情,有点可爱,也有点让人怜惜。

大概是到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真的让他大彻大悟,认清了人世险恶。

当一个人知道周围都是荆棘的时候,就会知道穿起盔甲,穿起长靴,把自己脆弱的地方保护起来,不再像从前那样肆意妄行。

薛舒扬是不想再看到以前的陆西泽的。

可是现在的陆西泽又让他感到揪心。

他隐隐觉得陆西泽不必这样。

陆西泽不必这样把所有事都藏在心里。

他想要陆西泽向他敞开心扉。

想要陆西泽告诉他遇到了什么困境。

想要陆西泽告诉他在梦里到底看见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事,会让陆西泽说出“再也不要见到你”这种话。

莫名地,薛舒扬觉得这话是对他说的。

心底那种钻心的痛楚,让薛舒扬意识到自己大概真的已经爱上了这个少年。

他希望抚平这个少年紧皱的眉头。

他希望能为这个少年遮风挡雨,不让这个少年遭遇半分痛苦。

薛舒扬抱紧陆西泽,一遍一遍地在陆西泽耳边说:“别怕,有我在。”他的语气带着难言的认真,“小鬼,别怕,我会帮你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帮你。”

陆西泽仿佛这才安心,再一次进入梦乡。这一次他的气息平和,灵力稳定,再也没有丝毫波澜,像是已经彻底走出了刚才的噩梦。

薛舒扬顿了顿,也抱着陆西泽闭上眼睛。

等到黑暗将两个人吞噬,陆西泽才缓缓睁开了眼。

从薛舒扬第一次说出保证的时候,他就已经清醒过来。之所以继续装睡,就是为了听听薛舒扬还能说出多少谎话来。

刚才他又做了梦,依然是那一个梦境,只是多了许多细节,比如家里到底有哪些叛徒,比如陆建安是怎么葬身在仙灵山巅,再比如妹妹是如何失去踪影的。

靠着这个梦境,陆西泽将许多线索串联了起来。

梦与现实的相互印证,让陆西泽确定那个“梦”至少有七成是真的,剩下的三成也许是因为他这次遭遇了意外,使一些事情偏离了原来的轨道而已。

如果他不提前做点什么,该发生的最后还是会发生。所以,他必须早早行动起来。

*

陆西泽没选择自己扛。

当然,他绝对不会相信薛舒扬的话。比起这个在“梦里”为了别人杀死自己的人,陆西泽更愿意相信自己的亲人,至少更相信自己的父亲。如果可以的话,能把他那位强悍的母亲从闭关的地方找出来就更好了。

第二天醒来,薛舒扬已经不在房间里。陆西泽松了口气,在心里把手中的线索整合整合,去找陆建安。

陆建安很爱陆西泽这个儿子,也在调查与陆西泽上次遇到的那场意外有关的事。在看到有几个族人牵涉其中的时候,陆建安拧起眉头。

作为一个父亲,陆建安自然恨不得让他们统统也都出点意外。可是作为陆家家主,他连为自己儿子报仇都不行,一旦他的行为过于激烈,就会引起整个陆家的内乱。

因此在看到陆西泽时,陆建安眼中满含愧疚。

陆西泽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很清楚陆建安的为人,知道陆建安遇到自家的事时会怎么处置。陆建安无条件宠溺儿子,但却不能在家族事务上随心所欲。

为了这件事,陆母没少和陆建安吵起来,骂陆建安连自己儿子都护不住,白白叫人欺负。陆母的做法永远是“管他什么家主不家主,管他什么家规不家规,我儿子被欺负了就先打回去再说”。

想到那位美丽而慈爱的母亲,陆西泽心中一软。

老天让他梦见“未来”,就是让他守住这一切的。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将这一切夺走。他正直的父亲、他美丽泼辣的母亲、他活泼可爱的妹妹,都会好好地活着。

谁要是想伤害他们,就先踏过他陆西泽的尸体!

这一次如果他没能守住,那他绝不苟活——

至少不会成为敌人的炉鼎,被对方用从他身上采补的方式不断增强实力!

陆西泽目光一凝,正正经经地坐到陆建安面前,把证据和线索摊开在桌上。

陆建安先是有些错愕。接着他心痛叹惋:“小泽,你长大了。如果你母亲知道了,一定会追着我打上三天三夜。”

作为一个父亲,他很高兴自己儿子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是同样地,作为一个父亲,他又为儿子的成长感到伤心。

若是一直被好好保护着,怎么会在一夕之间彻底成长起来。

只有亲自去面对了险恶,才会意识到那种险恶有多可怕,进而想将它扼杀在摇篮之中。

陆建安说:“我今天也查到了差不多的事情。”

陆西泽并不意外。

陆西泽说:“爸爸你准备不管吗?你准备放过他们,因为我没有真正出事?”

陆建安沉默。

陆西泽从陆建安的静默之中得到了答案。果然是这样的,陆建安向来以德服人,绝对不会做公报私仇的事,既然按照家规没办法惩治那些人,这件事也只能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你真要追究,那些家伙还会无耻地说:“你这不是没死吗?”

陆西泽眼神微冷。

陆建安的刚正和仁慈并没有得到任何回报。

或者说,他们回报陆建安的是尖刀和利刃。

是这些吸血鬼和糊涂虫葬送了整个陆家。

就不该纵着这些家伙!

陆家能常居仙灵山,和这些家伙根本没有半点关系——可他们却还觉得自己得到的太少,应该把整个仙灵山都给他们才对。

陆西泽直视陆建安的眼睛。

他说:“爸爸,如果我说我梦见了‘未来’呢?”

陆建安心头一跳。

他是陆家家主,所以盲叔所知道的他自然也知道。

陆西泽降生时天降异象,满天紫光密布,正是“人皇”降世的征兆。

陆母是最反感这个的,所以不愿意让任何人在陆西泽面前多提。

“人皇”降生的时代永远是乱世,修真界会乱,俗世也会乱,而“人皇”必须肩负起最重大的责任,让整个修真界缔结盟约,带领所有人走出劫难。

这样的责任,并不是所有人都想挑起的。

至少陆母并不想自己的儿子去挑。

天下和她儿子有什么关系?天下人和她儿子又有什么关系?

陆家世世代代传承下来,带领修真界的结果那么多次盟约,也没见地位有多超然,反而还屡屡遭到奚落和挑衅,觉得他们白占着最好的修炼宝地,应该早点把仙灵山让出来给天下修炼者使用才对。

这样的“天下人”有什么好保护的?

所以陆母宠儿子宠得没边,绝对不让自己儿子受半点委屈,更不给儿子灌输半点“以天下人幸福为己任”的无私思想。

在教养儿子方面,陆父永远插不了嘴,最后甚至被陆母洗脑成功,觉得小孩子就该像自己儿子那样到处惹是生非才可爱。

可他们儿子现在却说,他梦见了“未来”?

陆建安说:“你先别急着说,我把你妈妈叫回来。”

虽然这次闭关关系到陆母的实力提升,可突破这东西以后还可以再努力,陆西泽的“梦”可不能拖延!如果明明有机会挽回却什么都没做,以后他们一定会后悔终生。

这关系到他们的存亡,关系到陆家存亡,更关系到修真界的存亡。

陆西泽乖乖坐在原位。

虽然闭关了,陆母和陆建安还是有办法联系彼此的。在接到陆建安的消息之后,陆母马上赶回陆家。原来她闭关的地方也不远,就在仙灵山深处一个福天洞地之中,只是布下了灵界不让外界干扰而已。

陆西泽很快见到自己的母亲。

那果然是个美丽又强悍的女人,岁月在她身上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她看起来年轻无比,说是陆西泽的姐姐都有人信。陆冬灵和陆西泽的长相都随了她,只是她的眉宇之中比陆冬灵多了几分英气,又比陆西泽多了几分柔意。一见面,陆母就张手抱住陆西泽:“儿子,半年不见你又长高了。”

等注意到陆西泽坐在轮椅上,陆母顿时竖起眉,瞪向陆建安,怒问:“陆建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们家小泽受伤了?!你怎么照顾儿子的?!早知道我就不去闭关了——亏我闭关前你说得信誓旦旦!”

陆建安有些无奈。

陆母继续质问:“这是谁伤到的?怎么要坐着轮椅?你给儿子报仇了吗?”

陆建安一句话都回不了,因为他知道回了也不可能让陆母满意。他转移话题:“小泽说他梦见‘未来’了。”

陆母顿时没了刚才的愤怒。

她迅速冷静下来,认真地抓住陆西泽的手。

陆西泽手掌一暖,心中也一暖。不管是陆建安还是陆冬灵,都不会这样来安慰他,在陆建安眼里他是儿子,应该当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陆冬灵眼里他是哥哥,什么都能替她挡住的哥哥。但在陆母眼里,他永远是个需要关心的小孩。

这样的关怀,莫名地让陆西泽有些鼻酸。

陆母见向来乖张跋扈的儿子眼眶红红,马上也红了眼。据她所知,陆家历代“人皇”梦见的可都不是什么好事。还好陆建安还算聪明,会把她从闭关的地方叫出来,要不然谁能替她宝贝儿子撑腰!

陆母说:“小泽,你有我们在。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一家人都会在一起!”

这样的话薛舒扬说起来像个笑话,陆母说出来却让陆西泽满心感动。

陆西泽坚定地说:“对,我们一家人永远会在一起。”

所以死的必须是“那个人”!

如果薛舒扬护着“那个人”,那就让薛舒扬和“那个人”一起死好了!

陆西泽眼神微冷,娓娓说出自己梦见的一切。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我靠阿飘发家致富个性是招喜欢[综]反派帮我搞基建狮子联萌第四天灾炮灰逆袭系统[快穿][快穿]小白脸在星辰中浪[星际]当咸鱼发了奋火影之水灵[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我的龙韩娱之新的人生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异界领主生活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黑科技学神小甜饼龙图案卷集诈欺大师修真界最后一条龙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EXO之请勿靠近!我厌男
完本推荐: 九真九阳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全文阅读四爷的心尖宠妃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九焰至尊全文阅读终极高手全文阅读刀剑神皇全文阅读法相仙途全文阅读垂钓诸天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快穿]反派撩汉指南全文阅读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全文阅读最强火箭兵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医凌然超二的我加入了聊天群黑石密码劫天运开局成为土地爷开局奖励满级金光咒道长去哪了护花高手在都市九龙圣祖惊天剑帝清穿四爷的老福晋大秦之铁血帝国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娘子万安我真不想当天师啊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超脑太监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仙王的日常生活斗罗之皇龙惊世万界真武大帝从网络神豪开始玄浑道章带着农场混异界无限神经[无限]甜妻入怀,顾少心尖宠九天仙缘乡村最强小神农帝皇的告死天使寒门贵子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