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狼族少主(十五)

收服狼族少主(十五)

收服狼族少主(十五)

首发于晋.江.文.学.城

“我想出去玩。”

姬瑾荣眸光明澈, 透着决然的坚定。

他喜欢享受, 但不打算一直依赖别人。魏霆钧愿意对他好, 愿意永生永世爱他, 是他的好福气。

不过人生漫漫, 他总不能一辈子生活在魏霆钧的庇护之下。

既然知道这具身体的母父并不是抛弃自己, 而是为护住自己而牺牲性命, 那他自然要去拿回属于这具身体的一切──更何况那狮族王子还觊觎魏霆钧!

是可忍孰不可忍!

姬瑾荣决定去玩玩。

魏霆钧眉头微微拧起,定定地看着姬瑾荣。

确定姬瑾荣并不是在开玩笑,魏霆钧说:“我陪你一起去。”

姬瑾荣笑眯眯:“你不能去, 族里还需要你。”

魏霆钧说:“就算邪灵真的来了,我也不怕。阿瑾,爸爸他们都接受了, 你不必为了这件事离开。”他知道姬瑾荣想离开的原因。

姬瑾荣是不想奥利弗、佩恩、七匹狼他们为难。

姬瑾荣瞅着魏霆钧一会儿, 眨了一下眼:“我说我想出去玩,你连这个都不许吗?”他微微地笑着, “没想到你才来到这边这么点时间, 就有了雄兽的劣性根。你是怕我在外面移情别恋了?”

魏霆钧冷静下来。

他当然不担心姬瑾荣移情别恋, 也不担心姬瑾荣无法面对外面的凶险。要是把姬瑾荣和一群雄兽扔到一个封闭的地方, 活到最后的一定是姬瑾荣。

只是觉得没必要而已。

魏霆钧问:“你有什么想法?”

姬瑾荣唇微微一翘, 说:“那个爱上你的狮族王子既然知道了我的存在,肯定会想办法让我从这世上消失。听说我‘父王’对我那位母父的死一直非常愧疚, 他们肯定担心极了,怕我会回去和他们抢王位。”

魏霆钧说:“所以你想去狮族?”与其坐以待毙, 不如主动出击。这是姬瑾荣一贯的做法。

姬瑾荣感激老天的仁慈, 但从不相信幸运会从天而降。

姬瑾荣说:“我想去玩玩。”

魏霆钧这次没再反对。以姬瑾荣的能耐,有心隐藏身份肯定不会被人发现,出去走走甚至比安坐在家里等人上门找事更安全。

魏霆钧说:“带上罗布。”

姬瑾荣那些玩伴中,魏霆钧只看得上罗布这个老实人。老实人嘛,至少讲点原则,知道姬瑾荣是他的伴侣就绝对不会越界。

其他那些混账小子,魏霆钧一个都不放心!

姬瑾荣一听便明白魏霆钧的考虑,唇边抿着笑,踮起脚勾住魏霆钧的脖子,在魏霆钧左右两边脸颊各亲了一下:“我们可以定时联系,你尽管查岗。”

系统虽然没有多大用处,但可以当个储存空间和通讯器。

魏霆钧被姬瑾荣亲得冒火,正想把姬瑾荣逮进怀里吻个够本,就听到佩恩轻咳一声,提醒他们注意点儿,别在外面乱秀恩爱。

显得他们这对父母的互殴一点都不够柔情。

魏霆钧说:“爸爸,阿瑾他准备出去玩玩。”

魏霆钧父亲拧起眉头。他严肃地说:“阿瑾,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但你不用这样。保护雌性是雄性的本分,没有任何一个雄性会因为可能遭遇危险而抛弃自己的雌性。”

姬瑾荣说:“我不是雌性。”他认真地与魏霆钧父亲对视,“就算我是个雌性,也不是非要当娇弱的娇花。雌性和雄性一样都是兽人,即使实力弱一点,也可以用脑袋来弥补。人为什么能战胜实力比自己强悍无数倍的猛兽?因为人会制作工具、使用工具,这就是人强于兽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有实力的种族最后都选择化为人形的原因。人的大脑可以弥补体能上的弱小。”

魏霆钧父亲看向自己儿子。

虽然姬瑾荣的本领他也认同,可姬瑾荣从婴儿时期就呆在狼族领地,从来没有离开过,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险恶。姬瑾荣这么胡闹,魏霆钧居然也同意?

魏霆钧说:“我相信阿瑾。”

佩恩有些担心,可他从小被当成强横的雄兽来养大,和一般雌兽有着很大的不同。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目露赞同:“阿瑾你去吧,趁着现在好好玩玩。将来霆钧继承了你奥利弗爸爸的位置,你也没多少机会出去了。”

魏霆钧父亲眉头一跳,瞪向佩恩:“你还惦记着出去?想去找你表哥是不是!你从小就喜欢他!”

佩恩表哥和佩恩正巧是两个极端,佩恩是个雌性,但从小被当成雄性来抚养,性格爽朗大方;而佩恩表哥虽然是个雄性,但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和盖伊有些相像。

佩恩从小和这个表哥亲近,佩恩和魏霆钧父亲结为伴侣不久,佩恩表哥就去外面游历。

那会儿佩恩正瞧魏霆钧父亲不顺眼,好几次都想跑,跑去找他表哥玩儿。有次还真给佩恩跑出去了,等魏霆钧父亲找到他时佩恩已经追上他表哥,两个人开开心心狩猎,气得魏霆钧父亲勃然大怒,要和佩恩表哥决斗。

也就是那一回之后,魏霆钧父亲才别别扭扭地表明心意,让佩恩和他好好处处看。

这些年来他们处得有滋有味,但一踩到禁区,魏霆钧父亲依然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发飙。

佩恩这些年被魏霆钧父亲盯得紧,平时只能揍对方一顿泄愤,现在看到自己儿子大方地让姬瑾荣出去玩儿,看魏霆钧父亲越发不顺眼。他抡起拳头往魏霆钧父亲砸去:“你又皮痒了是吧?”

魏霆钧父亲冷不丁被揍了一拳,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和雌性计较,但还是忍不住和佩恩扭打成一团。

最后两个人化成兽形相互撕咬起来。

姬瑾荣:“……爸爸他们感情真好。”

魏霆钧:“……”

这样的感情好一点都不有趣好吗?魏霆钧完全想象不出自己拳头落在姬瑾荣身上的感觉。

那还不如先一拳打死自己。

魏霆钧说:“别管他们了,我们去做准备吧。你要去狮族领地,时间肯定不会太短,总不能什么都不带。”

姬瑾荣点头。

这一准备就是三天。

魏霆钧搞了个大大的冷冻箱,里面分隔出无数小冰格,每个冰格里都放满姬瑾荣喜欢的新鲜食材。这只是食物区,还有各种各样的武器和日常用品,兽人们送过来时堆得屋子满满的,姬瑾荣让系统把它们收起来,屋里顿时就空了。

即使知道姬瑾荣足以应对一切,魏霆钧还是忍不住叮嘱:“别让别人发现你是这么带东西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是被别人看见了,难保不会生出抢夺之心。系统当然是没法被抢走的,可姬瑾荣难免要吃些苦头。

姬瑾荣没嫌弃魏霆钧唠叨,笑眯眯地说:“我晓得的。”

再怎么舍不得,姬瑾荣还是要离开的。兽人成年以后要外出历练,但那一般是指雄性,雌性都安安稳稳地呆在领地里不出去。盖伊听说姬瑾荣要出去,魏霆钧还不跟着,敏锐地察觉了不对:“阿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姬瑾荣说:“没什么事,我想出去走走。”在盖伊面前他不敢说“玩玩”两个字,怕被盖伊打死。

姬瑾荣又给盖伊搬出“留下更被动”的说辞。

盖伊对魏霆钧很不满。他们刚刚结为伴侣,怎么能让姬瑾荣一个人出去?

姬瑾荣说:“我们总不能都离开。何况我也不是一个人,罗布跟着呢。”罗布正巧也成年了,成年的雄性就该到外面去闯荡。

盖伊这才放下心来。

盖伊对姬瑾荣还是放心的,只是有的时候智慧永远比不过绝对的力量。要是对方不给姬瑾荣施展智慧的机会,直接对姬瑾荣下手怎么办?

姬瑾荣好说歹说,才把盖伊给劝下,正式出发。

魏霆钧送了姬瑾荣一路。

姬瑾荣是纯人,身形比罗布要小一圈,看起来像个未成年少年。

魏霆钧当着罗布的面给了姬瑾荣一个道别吻。

姬瑾荣迎着晨曦出发。

姬瑾荣骑着大角马,倒是没有拖后腿,甚至还时不时飞到前面探路,惊起树丛和草丛里躲着的鸟儿。

姬瑾荣嘴馋,把看着肥美的鸟都打了下来,留着吃。物竞生存,弱肉强食,这些无法化形的鸟兽一般都只能当他们的坐骑或食材。

罗布到底只是少年,离开领地一段路就放下了紧绷着的精神,和姬瑾荣一块狩猎起来。

成年兽人外出永远都只能靠自己的本领填饱肚子。

没一会儿,大角马上已挂满一串串鸟兽和野果野菜,鸟兽都还留着点生息,准备找个有水源的地方吃个新鲜的。

到了中午,他们走到了一处河流旁。河岸边是铺满细沙和鹅卵石的浅滩,再往上一些则是一片青翠的草地。不远处密林重重,可以找到很多柴火。

姬瑾荣听到水声,两眼一亮:“哟,可以开饭了。”

罗布割了一把把的草铺在浅滩上,又招呼其他人去捡柴。回来之后看到姬瑾荣坐在河边处理食材,罗布上前说:“阿瑾,我来就好!”

姬瑾荣笑眯眯地说:“我有人帮忙。”

罗布转头看去,只见一群小松鼠并排站在河边,学着姬瑾荣的模样剥菜。

罗布走到姬瑾荣旁边,问:“它们怎么来了?”

姬瑾荣说:“我们杀死了它们的天敌,它们很高兴。还有,我说等一下给它们烧点野山栗。”

姬瑾荣一向很有动物缘,罗布听了也不觉得奇怪。

很快地,火生起来了,用简易的支架烤肉。姬瑾荣用叶子包了许多野山栗,埋在几个火堆下烤,食物的香味飘散开来,让每个人都食指大动。

姬瑾荣吃得饱饱的,才抱起一只红尾松鼠,叫罗布帮忙把栗子挖出来。

隔着厚厚的泥土,山栗不至于被烤焦,但都已经熟了,木叶的清香渗了进去,让它的味道更为香甜。

姬瑾荣留了一小半自己吃,剩下的都分给了松鼠们。

松鼠们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栗子,高兴地抱着它蹦来蹦去。

姬瑾荣笑眯眯地抱着栗子再次上路。

一路走走停停,他们半个月后抵达了黄昏山脉。

罗布精神一振:“阿瑾,那就是黄昏山脉了。”

黄昏山脉永远处于黄昏之中。

因为那丛林实在太密了,几乎透不进阳光。而到了晚上,丛林中的树干竟会隐隐发亮,让整个黄昏山脉透着一种微黄的亮光,像是亮着灯一样。

这些年来由于狼族出现了不少新鲜事物,因此出现了类似于“商队”的冒险者,他们结伴跨越黄昏山脉,到狼族或虎族去寻找可以换取珍宝的好东西。

姬瑾荣和罗布抵达黄昏山脉山脚,正在准备晚餐,便遇到了这样一个“商队”。

这个商队中的人都衣衫褴褛,面色有些愁苦。

闻见食物的香味,他们和姬瑾荣、罗布一样来到了水源附近。

看见两个少年人独自在那儿享用晚餐,大角马上还挂着一串串的食材,商队的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为首的是个狮族青年,体格健壮,脸庞俊美,只是头发有些打结,黏糊糊地黏在颊边,也不知是沾着汗水还是沾着血水。他上前说:“你好,我们一行人受了伤,没办法狩猎,能不能分我们一点食材?”

姬瑾荣没马上答应,而是问:“既然受了伤,为什么还往黄昏山脉走?你们可以先去找狼族那里的医师医治一下。”

狮族青年眼神黯淡:“不行,我们必须赶回去。再不赶回去,我们的父母弟妹都活不下去了。”

姬瑾荣有些吃惊:“为什么?”

狮族青年叹了口气,没有细说,只道:“我们要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换足够的矿石,光靠我们去采集矿石没办法上交一家人的量,不得已之下我们才想出这样的办法。”

姬瑾荣一凛:“上交矿石?”

狮族青年说:“是的,统领要求我们要么上交足够的矿石,要么去建筑新城。我们家中都是老小和雌性,只有一个人能干活,只好这样做了。”

姬瑾荣一听就明白了,这分明是劳役和税收!

姬瑾荣说:“来吧,先吃一顿好的再想想怎么穿过黄昏山脉。”姬瑾荣让罗布把食材都搬下来。

狮族青年感激不已,招呼其他人过来动手。

狮族青年等人填饱肚子,对姬瑾荣再三感激。眼看天就要黑了,他们也决定在这附近驻扎。

姬瑾荣见他们都是可怜人,索性帮他们简单地处理伤口,并告诉他们以后应该如何治疗这些伤。

等忙完以后天已经黑了,姬瑾荣站在草地边缘看着满山的微光,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树怎么会发光呢?姬瑾荣走近,想一探究竟,没想到凑近一看,竟发现树上趴着一群群的小虫儿,体型非常小,像蚜虫,一动不动,通体发亮,像是一个个极小的小灯泡。

这长得像他以前在某个世界见过的白蜡虫!姬瑾荣目光移动,叫松鼠们帮忙弄一些趴在树上的小虫儿过来,提取出里面一些黄脂,倒入简易的模型里,又用常见的灯绒草做了灯芯。

不一会儿,黄脂凝固了,一根简易的蜡烛也成型了。

姬瑾荣将它点亮。

灯光莹黄,烟极少,竟比狼族如今用的蜡烛要好。而且它烧得很慢,过了好一会儿都没烧掉多少。

罗布惊讶地说:“没想到这虫子竟还能做蜡烛。”

姬瑾荣说:“刚才那个青年心思活泛,能想出通过贸易赚钱。我们可以跟着他们去摸清门路,看能不能伪装成商人在狮族领地自由行走。”外面变数太多,姬瑾荣出来前有不少腹案,随时按照遇到的人和事来调整。

罗布说:“行。”他看了眼姬瑾荣,“阿瑾你睡觉,我守夜,顺便做一批蜡烛。”提取这些最基本的东西,罗布这批小伙伴从小玩到大,都非常熟悉。蜡烛不难做,罗布完全可以弄出一批。

姬瑾荣也不客气:“不用太多,弄个百来根就好,反正我们也不是真准备卖蜡烛。”

罗布点头。

姬瑾荣一觉醒来,那批狮族商人又过来了,来向姬瑾荣道谢,说是已经好多了。他们手里提着不少猎物,证明他们确实没有大碍。为首的狮族青年好奇地问:“你们准备去狮族那边吗?”

姬瑾荣点头:“是的,我们准备去见识见识。”他拍拍罗布做完做好的那包蜡烛,“顺便带点货物看能不能赚点宝贝回来。”

狮族青年说:“那你们得先去领主那边备报一下,否则是不允许通行的。”狮族青年显然很热心,积极地给姬瑾荣说起不少狮族的事。

姬瑾荣越听越心惊。

难怪狮族已经出现国王,这样的制度已经足以称之为国。相比之下,狼族还只是个正在向外扩散的小城邦,由几个大大小小的“城”联合在一起,彼此之前有联系,但还不足以称之为国!

姬瑾荣说:“看来我们没来错,这十几年来狮族的变化真的很大。”

狮族青年有些自豪:“那当然,自从查理亲王回来以后,狮族越来越强盛了。”

可这样的强盛其实是建立在平民的牺牲上的。

看见狮族青年脸上焕发的神采,姬瑾荣把话咽了回去。不管强盛还是衰落,时代的重担最终往往都要压在这些最底层的人的肩膀上。要不怎么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他以前所能做的,也只是尽量把这担子往上抬一抬,不让它们把百姓压垮。

只是这青年话里的“查理亲王”似乎有些古怪,到了狮族领地他们得注意一些才行。

姬瑾荣和“商队”结伴而行,花了三天跨越了黄昏山脉,来到了黄昏山脉的另一端。他的大角马还小,看到天边升起的朝阳时欢快地嘶吼一声,带着姬瑾荣往天上一飞,绕了一圈才飞回来。

姬瑾荣坐在角马背上俯视远方,只见三千米开外有座高大的城池。

那大概就是狮族青年口里的“光辉要塞”。

据说他们统领是个不错的人。

只是不得不执行查理亲王颁布的政令,才逼得他们想出做买卖的主意。

姬瑾荣耳朵灵,远远便听到光辉要塞那边传来整齐划一的号子声,是正在建筑城墙的平民们正齐整的喊叫着。

这就是传说中的狮族啊。

姬瑾荣心脏蹿上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酥酥麻麻,像是被电流击中。

这是这具身体的故土。

这片土地是最适合狮族生长的地方。

姬瑾荣用手按在心脏上,感受着那突然激动起来的心跳。他含笑说:“对的,你的感觉没出错,我回来了。你喜欢这里,那我们就在这里玩一段时间。”

那几个狮族人本来正在整理行囊,为首的狮族青年蓦然抬首,就再也无法移开眼。

从见到姬瑾荣的一瞬间起,他已经怀疑这个少年是个雌性,这少年实在太娇小了,小得不像已成年的雄兽。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对上这少年明亮又漂亮的双眼,他竟忍不住把所有自己知道的东西都拿出来炫耀。

看见坐在角马上远眺的少年,狮族青年的心脏猛地漏跳了几拍。这么美丽的雌性,为什么会和他兄长出来“见识”,难道那个罗布并不是他兄长,而是带着他私奔的雄性?想到罗布一路上的殷勤,狮族青年觉得很有可能。

一定是那个罗布哄骗他出来吧。

在蜜罐里无忧无虑长大的雌性少年,恐怕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么凶险。他理了理垂下的长发,目光锁在天空中的少年身上。

狮族青年的同伴见他失神,用手肘撞了撞他,嘻嘻地笑了起来:“这几天你一直在洗澡啊,查特。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狮族青年正色说:“胡说八道。”

同伴取笑得更厉害了:“哈哈哈哈,你们看,查特脸红了!查特耳朵也红了!”

罗布的注意力也被他们的对话吸引过来。

罗布也喜欢姬瑾荣,不过是把姬瑾荣当成亲弟弟的那种喜欢。察觉到狮族人在拿姬瑾荣说笑,罗布不大高兴,决定拿到通行许可就和这些狮族人分道扬镳。

他们家阿瑾魅力总是这么大!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我靠阿飘发家致富我开创了一个神系请将令爱嫁给我召唤玩家搞基建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干掉屑老板就回老家结婚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龙图案卷集EXO之请勿靠近!我厌男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我制作的游戏变成现实了狮子联萌反派帮我搞基建再不改行我就要被迫当四皇了EXO之愿得一人心终极一班续之雨后添晴当咸鱼发了奋心有猛虎嗅蔷薇第四天灾道医快穿之娇妻我召唤了位面玩家在星辰中浪[星际]论红楼的倒掉SCI谜案集(第一部)
完本推荐: 重生渔家有财女全文阅读位面复制大师全文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全文阅读八荒圣祖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仙灵图谱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全文阅读豪门暖婚蜜爱全文阅读重回七九撩军夫全文阅读金牌神医:腹黑宠妃全文阅读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万古最强宗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申公豹传承全文阅读完美遮仙全文阅读Boss凶猛:老公,领证吧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紫藤花游记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万族之劫重生武道长生鬼灭之炽天使万界圆梦收割机成神从种田开始我在西北开加油站禁区之狐玄浑道章龙刺兵王万兽朝凰今天女主黑化了吗大明之雄霸海外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孙亘古大帝从网络神豪开始忠犬收割机[快穿]九龙圣祖九天仙缘万法无咎寻宝全世界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红楼之黛玉后妈不好当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北雄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大昏君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