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 收服镇国将军(十)

收服镇国将军(十)

收服镇国将军(十)

过了几日, 姬明远便抱着徐清泽上马车, 去了别的地方。小王爷过来, 带来京里的消息, 说柳家人带着他们家两位千金一起入京, 被徐家邀请去做客。徐清泽与柳家千金倒是有缘, “梦里”的妻子还小, 柳家又给他带来个年纪稍长的,据说那年纪小的千金还和长姐闹了起来,说自己也要嫁徐清泽, 真是不知羞。

一想到“梦里”徐清泽确实娶了,姬明远心里便憋着一股气。他瞧着怀中紧闭着眼的徐清泽,手将人搂得更紧, 即便只能留住这具躯壳, 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人留下。

在这段关系里,他几欲疯狂, 徐清泽却无动于衷。只要他稍一松手, 徐清泽就会转身离开。

既然这样, 他怎么可能松手?

姬明远转到一个繁华些的边境城市, 将徐清泽捂得严严实实才将人抱进屋。他的人早就先到了, 已经买入田地和奴仆,边境险隘, 费不了多少钱。此时管事正领着人在前方等着,姬明远把人放下, 出了院子, 也不吩咐别的,只对奴仆叮嘱:“里头是夫人,他病得有些重,谁都不许接近他的院子。”

说完了,姬明远折返去找徐清泽。已是秋末冬初,院子中草木肃杀,没多少绿意。徐清泽已经醒来了,扶着门往外走。纵使病了几天,身体虚弱得很,他还是不愿乖乖呆在屋里。

姬明远大步迈上前,不容拒绝地扶住徐清泽的手,语气带着几分责备:“怎么这么不听话?病了就该躺在床上好好歇着。”

徐清泽眉眼冰冷,盯着姬明远说:“我怕我一躺就再也不用起来了。”他背脊紧绷,像只充满戒备的小兽。到底才十来岁的年纪,察觉姬明远的偏执,徐清泽还是慌了。难道他一辈子都要被姬明远囚在暗处?

姬明远看出徐清泽强作冷静,心中一揪,一片酸楚。

看到徐清泽痛苦,他也痛苦,可又觉得这鲜明的痛楚才是真实的。即使他如梦里一般摆低姿态执意相求,得来的也不过是一场幻梦,到最后神识消散,也不曾得到徐清泽的真心相待。

他一直不愿承认自己爱着眼前这少年,正是因为那求而不得的痛楚那般清晰。他清晰地记得,到最后徐清泽眼底还是满含戒备,生怕他食言毁了他君主的雄图霸业和一世安康。

这人胸怀天下,心里什么都惦记着,却独独存不下他。

姬明远将徐清泽抵在门边,轻轻地亲了上去。这一吻并不深,也不似平时那般满是暴戾和占有欲,只浅浅地印在徐清泽唇上,像是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在偷偷相吻。姬明远强而有力的臂弯将徐清泽困在自己怀中,细碎的吻轻轻落到了别处,来来回回地将那清俊的五官都亲了个遍。

等亲够了,姬明远才说:“你可不要随便走出去。我刚才对所有人说了,这里住着的是我的夫人。你若是出去了,他们恐怕要议论很久,说我怎么娶了个男夫人。”姬明远唇角一弯,漂亮的眼睛底下满含趣味,“这么一说倒也挺有趣,等你好了我带你出去见见人。”

徐清泽面色一变,直直地望着姬明远。这人到底要怎么欺侮他才满意?他捏紧拳头,口里却说:“好啊,你堂堂王爷都不怕,我怕什么?”难道事情还能更糟糕不成?

徐清泽这样应了,姬明远的脸色更为难看。确实不是徐清泽不愿见人,是他不放心。徐清泽怎么会在意这些?那天徐清泽不就和那侍卫聊得那么开心吗?那侍卫被拿下了,还敢对他说:“你不能这样对徐公子!徐公子不应该被这样对待!”听上去颇有想把徐清泽从他魔掌里救出去的愚蠢念头。

姬明远冷笑:“你以为我还会让你接触别人吗?”他抵着徐清泽,“上回那侍卫,我还关在地牢里。也许我该让他当众受刑,让其他人都不敢再接近‘夫人’。”

徐清泽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想起“那侍卫”指的是谁,徐清泽脸色倏然发青,他咬紧牙关,使劲推开姬明远,双目含怒,仿佛烧着火:“你把人关起来了?”

姬明远见徐清泽朝自己发怒,顿时也心头火起。他这些天这样对待徐清泽,徐清泽都能忍,提到那侍卫就不能忍了?姬明远眉头直竖:“作为我的侍卫却生出二心,想要把我夫人偷偷勾走,我不把他关起来难道还继续给他发俸禄?你未免把我想得太大度了!”

徐清泽气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日他见姬明远只是把人斥退,便不再提起那侍卫,怕自己提了反倒让姬明远借机发作。没想到姬明远面上没表露分毫,暗里却已经把人关着准备处置。权贵人家要对自家侍卫动私刑,谁能管得了?

徐清泽心里乱糟糟,不知自己怎么就招惹到这么个人。他有点疲惫,却还是据理力争:“我说了,我只是与他说说话而已。”见姬明远眸光发沉,他便将那日的对话都说了出来。

姬明远却没开口,一直盯着他不放。等徐清泽说完了,他才凶狠地吻了上去。直至徐清泽无力地靠在门框上,姬明远才稍稍放松了禁锢着徐清泽的手臂,开口说出一句讥讽:“记得可真清楚。”一路走来,徐清泽什么时候主动和他说过话?若不是为了那侍卫,恐怕徐清泽永远不会与他说这么多!

徐清泽脸皮发白。他是傻了才会觉得姬明远会听自己解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管他说什么,姬明远都有理由发作。

徐清泽紧抿着唇。他们之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梦里”的姬明远,一直藏着自己的真性情吧?“梦里”的他所喜欢上的,不过是姬明远伪装出来的一面。等两人回了京城,一切假象被残忍撕开,他们也就落得不死不休的结局。

这一回,姬明远没有再藏着本性,肆意妄行到极点。他竟还试着和姬明远讲道理?

徐清泽不再说话。他说:“我有点困了。”说完他推开了姬明远,不再试着往外走,而是回屋躺回了床上。

姬明远原本是希望徐清泽乖乖呆在房里、乖乖呆在床上,可见徐清泽照做了,他心里又难受得紧。他知道他是冤枉了徐清泽,徐清泽根本没对那侍卫说什么,更不会和那侍卫生出私情。就徐清泽这榆木疙瘩,他捂了那么久都捂不热,旁人又怎么可能轻易叩开他的心。

姬明远想上前与徐清泽说说话,喉咙却像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就算他道歉,徐清泽也不会开怀的。他陪着徐清泽,徐清泽不会开怀;他与徐清泽亲近,徐清泽不会开怀;只要是与他有关的事,都会让徐清泽皱起眉头,仿佛他浑身上下每一处都那么糟糕……

姬明远握紧拳,指节微微泛白。

姬明远转身退了出去。

床上的徐清泽听到姬明远离去的脚步声,翻了个身,仰头望着头顶的青纱帐。不知怎地,他想起梦里第一次见面,他险些误了船,在长长的青石码头上一直跑一直跑,好不容易赶上了,脚上却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在了甲板上,摔得鼻青脸肿。船上那人轻轻伸手将他抱稳,声音染着几分笑意:“怎么这般不小心?”

他仰起头,蓦然对上了那双含笑的眼睛。

不知不觉,他耳根就烫得发红。

那时他还是个半大少年,他还是个闲散王爷,谁都不会想到日后会有那么多的纠葛与纷争。

他只觉得那人真好……

真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其实如姬明远这般作派的皇亲贵胄并不少,哪个都比姬明远荒唐,比如那位好色如命的小王爷。他之所以为姬明远的所作所为愤怒,不过是因为对姬明远怀有期望罢了。他总是想着姬明远有那样的才华、有那样的才能,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正是因为他们有那三个月的相处与相知,他才希望姬明远与别人不同。

他眼中所看到的、他心中所认为的,都只是姬明远给他看到的假象。

是他在强求。

徐清泽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徐清泽再醒来时,已经过了响午。他睁开眼睛,理了理衣物,却听门外有人在敲门:“公子醒了?”

徐清泽一愣。

这声音他记得,不就是被姬明远关起来的侍卫吗?

徐清泽“嗯”地一声。那侍卫便推门而入,叫来侍女们伺候徐清泽更衣洗漱,而他自己也守在一边,手按着腰间的剑,瞧着精神还算不错。

徐清泽洗漱完毕,目光又落在在那侍卫身上。他想问些什么,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那侍卫却说:“是王爷亲自让我来保护公子的。”姬明远的侍卫都是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人,被关了几日,他也知道自己犯了浑。姬明远亲自到地牢将他放出来,并且再次将他指派到这边,他自然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当值。

徐清泽没有说话。

姬明远虽然把人放了出来,却又多派了不少人过来,显然还是不放心的。

徐清泽望了眼旁边的书架,上面倒是搜罗了不少有趣的书。他用完下人呈上的饭菜,取了本书走到书桌前坐下,不一会儿就看得入神。

姬明远回来时,瞧见的便是徐清泽坐在那儿专注看书的模样。他走了过去,拉了张椅子坐到一旁,静静地数着徐清泽的眼睫。

徐清泽起初还能继续往下看,时间一久,哪还能对姬明远炙热的目光视若无睹。他抬起头,对上姬明远的双眼。在初次见面时,明明不是那样的,要不然也不会对他下药、拿他和那位小王爷开玩笑。可此时此刻,这双眼睛却只映着他一个人,仿佛只要与他在一起,便是弃了王爷之位、弃了荣华富贵都在所不惜。

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徐清泽有些茫然。其实人很容易为自己的付出感动,有时并不是那么喜欢的,付出的时间长了、付出的感情多了,便觉得再也不想放开。姬明远约莫就是这样吧,他最开始只是想戏弄他、想把他弄到手,后来花在他身上的时间多了,就觉得自己得到的太少了,一味地想从他身上索求更多。

徐清泽看了眼在屋外守着的侍卫,对姬明远说:“王爷不必如此。”

徐清泽一如既往的称呼让姬明远有些挫败。姬明远叹了口气,俯身轻轻地在徐清泽眼皮上吻了一下:“徐清泽,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放开吧,舍不得;抓住吧,抓不着。只要他稍稍一松手,这人就跑了……

听到姬明远的叹息,徐清泽心里也涌起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滋味。

他放下了手里的书,转头看着姬明远。

这人其实一点都没变,模样没变,脾气也没变。是他觉得这人应该有另一张面孔,觉得这人应该是另一种脾气。

姬明远被徐清泽看得心里发慌。他感觉有些东西正在逐渐流逝,他怎么抓都抓不住。放浪不拘如他,第一次有种即将失去一切的慌张。或者说这种恐惧早就埋在他心底,只是他不愿去面对,才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游戏,只要得到了就会满足……

他心中想要的,纵使他卑微相求也不可能得到。

姬明远深吸一口气。他说道:“那日是我错了,我不该误会你们。”

徐清泽微微愕然。

姬明远说:“我只是想不明白,”他伸手抱住徐清泽,“我想不明白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到底该怎么做。我明明只是想着,只要得到了你就会腻了,可是我这一年来一点都不腻。即使你一直没对我笑过,我还是想像那样和你到处走走,想像那样想方设法和你说说话。那日我听弟弟说,你家中张罗着要给你定亲了,选的还是柳家姑娘……”

徐清泽错愕不已。他失声说:“怎么可能。”柳家千金还那么小,怎么可能这时候就议亲?而且家中要给他定亲,也不会不与他商量——

姬明远说:“我骗你做什么?不是……不是你后来娶的那个,是柳家长女,”他声音酸溜溜的,“据说那一个也嚷嚷着要嫁你,闹出了姐妹相争的风声呢。”

徐清泽面含薄怒:“这些捕风捉影的传言你也信?”不用想都知道,这种荒唐话肯定是那位小王爷说的!他咬牙说,“这样坏人名声,什么居心?!”纵然他不会再娶柳家千金,也不喜欢无辜的人被传得这么荒唐。

姐妹相争难道是好话?

姬明远一听便明白徐清泽是为柳家千金抱不平。他有些生气,却又知道这不是生气的时候。他当机立断地顺着徐清泽的话往下说:“就是,弟弟也太坏了,居然传这种捕风捉影的传言!”

喜欢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第四天灾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EXO之请勿靠近!我厌男[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我的龙无限求生诈欺大师SCI谜案集(第二部)太宰文也终极一班续之雨后添晴红楼遗梦炮灰逆袭系统[快穿]一朝成为死太监我开动物园那些年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道医再不改行我就要被迫当四皇了守护甜心之两生锁Boss月刊少女化EXO甜心猫咪逮捕令反派帮我搞基建后娘[穿越]心有猛虎嗅蔷薇TFboys与她的邂逅小甜饼
完本推荐: 老衲要还俗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无限之开荒者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极品医圣全文阅读完美遮仙全文阅读国家意志全文阅读万古最强宗全文阅读都市最强特种兵全文阅读仙灵图谱全文阅读文娱复兴全文阅读剑神重生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重回七九撩军夫全文阅读都市至尊全文阅读绝世无双全文阅读彪悍的人生全文阅读山水小农民全文阅读主角猎杀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黑石密码九天仙缘大唐扫把星我从凡间来斗破之无上之境重生武道长生伏天氏仙王的日常生活极品全能学生剑主八荒道门生妖魔哪里走惊天剑帝乡村最强小神农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大夏纪绍宋重生之修罗归来万界次元交流议会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紫藤花游记龙刺兵王道长去哪了战法荣耀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明天下承包大明墨唐白首妖师福运娘子美又娇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