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 >> 第168章 三问贾贵

第168章 三问贾贵

桌子上两个沾了口水以碗底印制而成的圆圈,令旁边观战的张世豪刹那间陷入了沉思,脑子也变得一团乱麻起来。

刚才的试探是一次不成功的试探。

没有收获具体的结果。

唯一的收获就是贾贵好像狗屁不是。

这是张世豪对贾贵的第一印象。

不是装。

是源于贾贵骨子里面的那种味道,就贾贵刚才那番画道道的狗屁样子,还真不是一个识字之人该有的样子。

人真的可以伪装的这么完美嘛?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张世豪面前显现。

按照潜伏者手册,世界上根本没有完美的伪装,在无暇的伪装都会有一个或者数个小小的漏洞存在。

唯一的区别。

是你根本没有发现伪装者身上的遗留漏洞,故才会令自己处在这种尴尬的地步。

贾贵。

是人?

是鬼?

依着刚才的表现,他就是一个臭无赖,后面还的加上文盲二字。

可真要是文盲,那燕双鹰和葛大妮为什么会对贾贵泛起猜疑,葛大妮无所谓,关键燕双鹰厉害。

燕双鹰是谁?

张世豪自然清楚,没有十足的把握,燕双鹰根本不会无的放矢的胡乱去说,也不会大放厥词的给某些人头上扣帽子。

张世豪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即贾贵这个人没有如他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之所以这样想。

实际上是源于对燕双鹰的那种信任。

威名赫赫,杀小鬼子无数,令无数狗汉奸和小鬼子胆战心惊的燕双鹰,对他自己说出的话是负责的。

贾贵。

还的自己上心。

“掌柜的,贾队长。”目送贾贵离去身影的张世豪,借故朝着孙有福笑了笑。

有些与贾贵有关的事情,还的听孙有福的。

“什么贾队长,不就是一个狗汉奸嘛。”孙有福当着张世豪的面,一点不掩饰自己对小鬼子和狗汉奸的那种厌恶,一口唾沫唾在了地上,还用脚踩了踩,“呸,一个狗汉奸,快了,真的快了。”

“啥快了?”

“贾贵娶媳妇。”孙有福用手比划了一个八字,“这个都来了,说明贾贵被这个给盯上了,让这个盯上,贾贵还不是快了嘛。”

“昂。”张世豪装了装糊涂,借故把话题扯到贾贵识字不识字这个主体上面。

要问安丘城内谁对贾贵了解。

孙有福绝对是第一个,他比贾贵大不了几岁,两个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街坊邻居,只不过孙有福跟着老掌柜学习了本事,贾贵一个人则是放养态势。

慢慢的。

两个人的路走相反了。

孙有福变成了鼎香楼的孙掌柜。

贾贵变成了地痞流氓,在小鬼子进入安丘城之后,贾贵又摇身一变的成了黑腾归三手下的侦缉队队长,妥妥的狗汉奸。

“您说贾贵认字?”

孙有福将自己的目光放在张世豪脸上,端详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了一句,“刀子,你从看出贾贵识字?”

张世豪指了指还留有贾贵口水道道的桌子,“这不是嘛。”

“十就是画十条道道,一百就是画一百条道道,那一万是不是得画一万条道道?这算是哪门子的识字,你说旁人识字,我孙有福估摸着不敢打这个包票,你要说贾贵识字,我孙有福还真敢打这个包票,贾贵牙根一个字都不识,从小家穷,父母又不在,上哪识字去。”

“真的?”

“我还能骗你?”孙有福忽的提高了嗓音,紧接着又立马压低了声音,小的仅有他跟前的张世豪能够勉强听到,“贾贵要是识字,也不会挨那么多大嘴巴子,听说他把黑腾归三小鬼子给他的情报当做废纸的擦了屁股,害的黄金标吃了败仗,让野尻正川是一个劲的扇大巴掌,这是识字之人能做出的事情嘛。”

按理说。

孙有福说的这么明了直白。

似乎已经将贾贵的底细给清晰的摆在了张世豪的面前。

可是不晓得为什么。

听了孙有福这一番解释,张世豪内心深处非但没有解惑,反而越发的糊涂了起来。

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

黑色是一面。

白色也是一面。

关键看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贾贵把黑腾归三小鬼子给他的情报当做废纸的擦了屁股,是无知、糊涂、不识字的一个体现。

可正因为贾贵把黑腾归三小鬼子给他的情报当做废纸的擦了屁股,才令黄金标手下的警备队吃了败仗,死了人不说,还把武器弹药给丢在了当场。

从后面的这个结果来分析论证。

贾贵把黑腾归三小鬼子给他的情报当做废纸的擦了自己屁股,是一种间接的帮了组织的表现。

怨不得燕双鹰会猜疑贾贵的身份。

换做是他张世豪,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习惯性的问个为什么。

贾贵的手段实际上是一种帮组织的手段,这种手段只有自己人才会做的出来,可关键贾贵他不是自己人,他就是一个臭名远扬的狗汉奸。

事情有些难办。

贾贵的身份愈发的迷离了起来。

“掌柜的。”

“我去茅房。”孙有福扭身去了茅房,他前脚刚走,小石头后脚迈步走了进来,嘴里还吆喝着掩人耳目的声音,“老刀牌香烟。”

“小石头,别吆喝了,没人,宝禄和全福陪着老太太去城外给老掌柜上坟,孙掌柜去了茅房,估摸着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整个鼎香楼就我一个人。”

“那我放心了。”小石头朝着张世豪道:“你招呼我进来有嘛事?是不是家里有安排了。”

小石头话语中的家,意指组织,安排二字寓意组织给的任务。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对贾贵这个人怎么看?”

“贾贵,不就是一个狗汉奸嘛,狗屁不是的玩意。”小石头几乎脱口而出的说出了他心中的贾贵,跟张世豪脑子里面想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什么恶事情做绝。

什么远近闻名的狗汉奸。

什么罪行罄竹难书。

等等之类的骂名不断的从小石头嘴里飞出。

“你说贾贵识字嘛?”张世豪很认真的询问了小石头一个问题。

以潜伏安丘时间的长短论之。

张世豪还真是一个小学生,他毕竟来得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小石头则在安丘待了五年。

五年。

对贾贵该有多了解啊。

取长补短。

集众人之学问解自己心头之疑惑。

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刀子哥,你糊涂了?”

“没有糊涂啊。”

“你要是没有糊涂,怎么问出了这么一个糊涂的问题,贾贵识字不识字,这算是问题嘛,你出去走到大街上,随随便便逮着一个人问,问他贾贵识字不识字,他都会给你一个标准的答案,贾贵牙根不识字,一个字都不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

张世豪的心。

忽的不安了起来。

如果贾贵真是如他们所有人想象的一样,是个混蛋中的超级混蛋,那么这个人绝对的不简单。

换言之。

贾贵欺骗过了所有人,包括张世豪在内。

这么肯定。

是因为燕双鹰怀疑贾贵,张世豪又百分之百的相信燕双鹰说过的话。

那么问题来了。

假设燕双鹰说的话是正确的,那么贾贵为什么会伪装他原本的本来面目,将自己塑造成一个人尽皆知的混蛋。

答案似乎已经水落石出。

真要是这种假设,贾贵就是跟他张世豪一样的潜伏者,他张世豪现在的对外身份不就是鼎香楼大伙计嘛。

反之。

则是燕双鹰错了。

燕双鹰会错嘛?

不会。

故只能是前面那种情况。

当然了。

不能听信一两个人的片面之词,这件事还的从长计议,多方面、全方位的进行考证研究,张世豪随口叮嘱了一下小石头,迈步冲出了鼎香楼。

得找黄金标问问。

作为一个与贾贵斗智斗勇好多年的混蛋,黄金标对贾贵不能不熟悉。有些内幕,比如这个替小鬼子做事情的内幕,孙有福说不清楚,小石头讲不明白,黄金标却是可以说个清楚明白。

找黄金标没错。

张世豪蹬蹬蹬的迈步进了炮楼。

好嘛。

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的黄金标,正跟手下人推牌九那。

“黄队长。”

头也不抬,光顾着看牌九的黄金标,随口道了一句,“刀子,你怎么空着手来了,驴肉火烧那?驴杂汤那?”

“黄队长,这还没到饭点,再说了宝禄不在,我就是问问,黄队长有没有看到贾队长。”

安丘城内,只要遇到黄金标和夏学礼,抬出贾贵,用贾贵当借口一准百用百灵。遇到贾贵,抬出黄金标和夏学礼当借口也百用百灵。

安丘三大汉奸。

就这么相爱、相杀、相互扯着对方的后腿。

“贾贵怎么能到我这里?这里也不是他侦缉队队部啊?昨天晚上那小子结婚,我估计现在还床上躺着那。”

对面的几个黄狗子歪嘴笑了笑,目光中有着一丝男人都懂的眼神。

“对了,你找贾贵做什么?”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贾队长说要写字,让我给他准备这个桌子。”张世豪还没有说完这个话,还没有交代完这个事情的经过。

坐在凳子上,手抓牌九的黄金标,不晓得是手中之牌太好,亦或者太坏,还是听到了张世豪言语中的那个意思,被吓了一大跳。

整个人噗通一声从凳子上摔下。

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世豪,嘴巴里面的香烟都掉落在了手上,随即嗷的喊了一嗓子出来。

烟头烫手,能不痛苦的喊一嗓子嘛。

“黄队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被烟烫了一下,刀子,你刚才说什么?”

“贾队长写字啊。”

“哈哈哈。”

“呵呵呵。”

“嘿嘿嘿。”

整个炮楼,瞬间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全炮楼内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咧嘴发笑了起来,就连那条拴在炮楼门口,黄金标晚上准备用来吃狗肉的大黄狗也跟着摇头晃脑了起来。

看到没有。

狗都笑了。

“你们怎么了?”

“刀子兄弟,你这个笑话,简直绝了。”警备队的何副官,一边笑,一边还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笑的肚子都疼。

足可见贾贵写字,给这些人的震撼有多大。

“张世豪,你刚来安丘不长时间,你是不晓得贾贵这个人,贾贵那里识字?斗大的字他都不识一筐,还写字,狗屁。”

“就是,贾贵不识字,前段时间黑腾太君给了贾贵一份情报,让他将情报送到我们警备队,你猜怎么了?”

张世豪摇头。

“贾贵这个王八蛋愣是将这封情报给擦了自己的屁股,害的我们警备队损失了三十几条枪,害的太君被打死了五六个。我黄金标挨了野尻太君六个大嘴巴子。”

“贾队长真的不识字?”

“不识字,不识字,贾贵要是识字,整个安丘,不不不,整个华北就没有不识字的人了,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黑腾归三写了一个贾,贾贵愣是说那是两个字。”

“那他怎么让我搬桌子啊。”

“该不是黑腾太君又在后面捣鬼吧?”黄金标一副思考的样子,“这么说,我得把这个情报告诉给野尻太君啊。”

“怎么还有黑腾太君和野尻太君的事情呀?”张世豪又在故意惊讶。

“贾贵脑子笨,不会想出这么缺德的招,肯定是后面有黑腾太君在教,你是不知道贾贵这个人有多笨,前段时间8鹿攻打小王庄炮楼,黑腾太君让贾贵带着侦缉队火速增援,你猜贾贵怎么增援的?”

张世豪摇头。

这件事他真的不知道。

“贾贵带着人马在安丘城西门朝着小王庄炮楼一顿开火,打了一通子弹后回去报告,说已经完成了增援。”

“那这是把8鹿给打跑了呀。”

“打跑个屁,小王庄炮楼距离安丘十多里地,贾贵带着人马在安丘城头开火,再厉害的子弹它也飞不了十里地啊。”

“合着是这么一回事,那贾队长是真的不识字?”

“不认识字,安丘人都知道。”

“那贾队长怎么在我们鼎香楼写了一个三字啊。”

笑声连天的炮楼,一下子静寂了起来,就好像发笑的那些人他们的嘴巴被人给人为的捂住了。

贾贵写了一个三字。

这尼玛是太阳从西面升了上来呀。

怨不得黄金标他们一副见鬼的震惊表情。

“贾贵真的写了一个三字?”

“贾队长沾着口水写了一个三字,完了又写了四五六七八9十。”

“我去,不能吧。”

“刀子,你给我学学,贾贵怎么写的三字?”

张世豪用手指头在桌子上画了三道斜杠,“贾队长当时就是这么写的,他说这是一个三字,还让我们好生记着。”

“怎么写的四?”

张世豪在三下面画了一道,“贾队长说这是四。”

又画了一道,“贾队长说这是五。”

“后面的那些六七八9十,是不是一个劲的在上面画道道啊?”

“对对对,贾队长画了三十六条道道,说那是三十六。”

“哈哈哈。”静寂如丝的炮楼,又陷入了欢乐的海洋,人们的笑声较之前的笑声愈发的欢笑。

闹了半天。

贾贵就是这样写的字。

这是写字嘛。

这就是画道道啊。

“刀子,这不是写字,这是画道道,贾贵不识字,他要是识字,也不会闹出这么多笑话来。”

喜欢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最新章节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全文阅读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txt下载 - 石唯的全部小说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迷失在一六二九数风流人物回到秦朝当皇帝民国之谍影风云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战神吕布庆余年最强兵王大唐之暴君崛起朕又不想当皇帝摄政大明渔色大宋抗日之铁血智将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三国之隐帝绝命军医:开局中医满级我当皇帝那些年千古第一圣贤三国之公孙大帝临高启明大明之雄霸海外特种兵:开局让范天雷做卧底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1942风起南洋垃圾食品援助蜀汉三国之巅峰召唤
完本推荐: 总裁的天价前妻全文阅读申公豹传承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军嫂重生记全文阅读医后倾天全文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全文阅读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全文阅读重生都市仙尊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从前有座灵剑山全文阅读我靠学习走上人生巅峰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重生之丁浩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超级金钱帝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学霸,求求你快去保送吧!梦回大明春雷武大夏纪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大明之雄霸海外永恒圣王斗罗之辅助升级系统封神:人在朝歌,皇宫签到六十年大唐孽子打造洪荒:从忽悠圣人创造世界开始八零甜妻萌宝宝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雏鹰的荣耀篮坛神话:超级后卫极品全能狂医回档少年时我的小人国惊悚夜话末世之怼人成神西游:别装了,你才是孙悟空剑骨一世高手重生年代福妻满满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小阁老皇家级宠爱二进制亡者列车赘婿出山斗破之无上之境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txt下载手机版 - 石唯的全部小说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