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道医 >> 第四十九章

邵静静趴在床上, 哼哼唧唧直叫, 鼻涕不停地流, 脸颊烧得通红, “我好不舒服……”

他哥哥邵多多也趴在床上哼哼唧唧, “我也好不舒服……”

他这是常年坐办公室坐出来的腰椎间盘突出, 医生又不建议开刀,让他经常做点针灸之类的镇痛改善。但他一个社畜, 常年996,哪来的时间天天去医院做治疗。

“多多啊, 给你贴张这个膏药吧。”邵家奶奶手里拿着一张黑色的膏药贴,走过来说道。

邵多多一看,立刻有点嫌弃地道:“这什么啊,看起来怪怪的。”

“这是那边的儿科诊所送的,奶奶之前腰痛贴了, 就很好, 给你也贴上吧。”奶奶说道。

小诊所自制?邵多多觉得这膏药看着就一股江湖土方既视感,应该只有老人图免费才会用吧, 还有浓郁的中药味, 真是怪怪的。

“不了吧, 我贴着呢……”邵多多现在腰上贴着的是和同事一起组团代购的膏药贴。

“奶奶啊, 我不是每个月都给了你钱,你不要不用啊, 免费的不一定就好, 该花就得花, 我挣钱就是为了……”

“你这贴了都没用啊,不是还疼么。”奶奶说着,索性直接上手,打断邵多多的话,把邵多多腰上的撕了下来,然后将黑糊糊的膏药贴粘了上去。

“啊啊——”邵多多不敢乱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奶奶摆布自己,腰上有和药膏接触黏黏的感觉,让他一寒,天啊,这玩意儿卫不卫生啊,有没有加什么奇怪的原料噢。

“奶奶啊,我也不舒服,你为什么不管我QAQ。”邵静静看看哥哥和奶奶,委委屈屈地说。

奶奶捧了捧邵静静的脸,“奶奶只拿了治腰疼的膏药贴啊,不然我带你去医院挂个急诊吧。”

邵静静脑海中浮现起了急诊中心的医生们,其中一个,特别吓人。呜,他摇摇头,“我不想去医院。”

“那去附近的诊所吧,那个儿科诊所还可以。”奶奶说。

“儿科诊所还能看我的发烧啊?”邵静静晕乎乎地说。

“你这傻孩子,人家只是主治儿科,这不还能治腰痛呢。”奶奶说,“那多多就在家休息吧,我带静静去诊所。”

“等等,我觉得……我好像,我好像突然可以……”本来动弹不得的邵多多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奶奶,我觉得腰痛好像缓解了一些啊!”

那膏药贴上没多久,就热热的,而且有种舒缓的感觉,虽然不是立刻完全止痛,但很显然痛感是在逐渐减轻,也不至于爬起不来了。

这手工狗皮膏药还真有点效嘿!邵多多扶着腰,“走走,奶奶,咱们把静静带过去,然后我顺便再多买点膏药贴!”

“那倒没必要啊,奶奶前些天贴完了,几天都没痛呢。”奶奶说。

“啊?哎那我这情况严重一些,不一定吧,再说了,我还有同事也腰痛。走,静静,起来!”

邵多多此时心里想的是,经理的颈椎好像也不怎么好,不知道贴颈椎效果怎么样,如果好,就买了去舔经理……

……

周锦渊坐在诊所柜台后,面前放了个笔记本,正在回复邮件。

这是来自L市针灸公会某位成员的,他最近与华夏籍针灸师合作,正在设计关于经络现象与治疗效果的随机对照试验,对于一些内容不是很有把握,因此来信询问周锦渊。

周锦渊在那短短十天里的表现,为海外针灸界争取到了一批开始研究经络、穴位的从业人员,不过目前来说,经络对他们还是有点深奥。

这是一整个华夏中医体系里的一部分,古人说学医不知经络,开口动手便错,因为不明白经络,就不知道病证的根源,不知道阴阳的传变。反过来也是一样。

周锦渊把他们的疑问梳理一遍,然后回答。看到他们对针具有疑惑,还把自己的针都找了出来,拍照给他们看。

就在这中间,诊所又来了几个病人,都是家里有小孩的家长。

诊所开张还不到一个月,已经半机缘巧合地实力证明了他们在儿科方面的能耐,小儿退烧贴、防感冒中药香囊、温灸改善小孩儿尿床等等治疗方式,大受欢迎。

方便,适合儿童,安全无副作用,还见效快,简直就是疼爱孩子的家长们心目中的最佳选择。

另一方面,其实骨痛膏药贴的市场也在慢慢扩展了,暂时以中老年人居多。

就是这时候,打门口进来仨人,一个老太太,还有俩年轻人,互相搀扶着,不是扶腰就是捂脸,一家人看着怪惨的。

“哎哟,几位没事吧?”容瘦云立刻殷勤上前搀扶,“奶奶我来帮你扶。”

“没事没事,”奶奶说,“容医生你能不能帮忙看看,我大孙子是腰椎不好,刚刚贴了你们的膏药,这个是哪种,他想再买点。我小孙子发烧了,都快烧糊涂了,吃什么药能快点好不?”

看这步伐都虚软,整个人也迷迷糊糊的状态,确实烧得有点严重。

“要快点来扎几针吧。”周锦渊说道,他手里还捏着刚才用来拍照的一组针,有大有小,最大的针又长又粗,有的不但粗、长,前头甚至带着弧度。

这个是周锦渊定制的异形针,作用有点类似现在用到的针刀,用来松解,所以要用到这种针嘛,也必须事先给病人麻醉了。

邵静静迷迷糊糊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医生,手里拿着一把针走过来,恐怖至极,顿时惨叫一声:“怎么是你啊!”

他压根没想过奶奶说的儿科诊所就是这里,还以为是再往前一条街的诊所,这大夜里烧得神志不清,还真发现走进了小青龙!

“怎么是你?”周锦渊也好笑地说了一句,这不是那个什么“静哥”么,他在急诊和门口都遇到过,想来住在附近,再遇到也不奇怪。

“您认识我们家静静啊?”奶奶问了一句。

“静静?名字这么秀气啊——我和他之前在医院见过。”周锦渊摁着屁股下好像有弹簧一样,莫名乱动的邵静静,“你也不是第一次针灸了,不怕吧?”

就是人太不安分了,喜欢喝酒,混社会,还调戏急诊大夫。

邵静静盯着他手里的针看,脸都绿了,“怕的!不、不要啊……不要啊……”

周锦渊:“……”

是他的错觉吗,还是这人喊得真的很奇怪。

周锦渊晃了一下手里的异形针,放下了:“怕什么啊,这不是扎你的。”

他换了几根小针来,给邵静静施针。

另一边,容瘦云也去帮邵多多看了,顺便卖给他一批膏药贴。

邵静静像只鹌鹑一样,坐在凳子上任由周锦渊给自己扎针,心里后悔着,早知道去急诊啊……

这时隔壁超市的老板娘过来了,还拿了几瓶酸奶,“小周在啊,来,酸奶给你们喝。”

她挨个塞了酸奶,有事的就搁在一旁。

“柳姐?不用了啊,又送吃的,您太客气了!”周锦渊汗颜道。

柳老板娘笑呵呵地道:“你们诊所的病人啊,这些天老帮着把我们的垃圾也扔了,你又送了几次膏药贴,我也得投桃李不是,是这么说的吧?”

就那些莫名其妙的病人,喜欢捎带手帮小青龙诊所把生活垃圾丢了,隔壁超市的生活垃圾有时候也放在门口,他们也不知道,就一起扔了。老板上哪找人谢去,就谢小青龙了呗。

而且从他们这里拿的膏药贴也真的管用,大家也算是邻居,老板和老板娘也就不时拿些零食过来了,反正和医生搞好关系也没错。

老板娘走了后,周锦渊就纳闷地说:“你们说这真的是稀奇了,怎么老有些人对咱们这么尊重,看我的眼神也不大对,我总觉得是不是有人在外头给我传谣啊。”

就跟急诊中心似的。不怪他现在敏感。

容瘦云吸溜着酸奶说:“这不好事么,又没来搞事情,照顾生意还帮咱们倒垃圾还不好啊。

周锦渊:“莫名其妙的,有什么好,我就奇怪,到底怎么回事,要真像我猜的那样有人传谣了,让我知道是谁……”

他就要仔细拷问一下这个人的心理!急诊中心的带头者他就一直没抓到!

他的手在邵静静下一个穴位上揉散气血,手指尖触上去,邵静静却猛然抖了抖。

“你干嘛?”周锦渊低头看邵静静。

邵静静勉强笑了出来:“没什么,我有点冷。”

“噢没事,发烧了是容易打摆子,时冷时热,过会儿就好。”周锦渊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又给他调整了一下接下来取的穴位。

邵静静在心底疯狂思考,怎么办,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就是我不小心搞出来的谣言,等我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我也不想啊……

完了,他要是知道了,会怎么对我。

这一刻,烧糊涂的邵静静脑海里都是周锦渊带着道士(也许还有和尚,他看了容瘦云一眼)一起殴打自己的场景。

“静哥?我问你个问题啊。”周锦渊喊了一声,认真地看着邵静静。

邵静静回神,恐惧地和周锦渊对视一眼,慢慢站了起来。

然后,突然就拔腿往外跑!

周锦渊:“??”

邵奶奶也傻了:“他这是怎么了?”

“身上还有针,怎么跑了。”周锦渊赶紧追了出去。

邵静静的好兄弟们不少都住在这附近,其中有一对兄弟,就住在附近,晚上忽然听到有人在喊邵静静的名字,俩人都乐了。

静哥又做什么事了啊,大晚上被人追。

俩人打开窗户,兴致勃勃地看起来。

只见静哥拼命狂奔,后面有个穿白色的人一边追一边喊:“邵静静!你给我站住!你是不是找死啊!”

兄弟俩觉得有点不大对,白色,隐约好像是,白大褂……

还有,找死?

那人接着喊:“你奶奶还在我这儿!”

邵静静一下就停下了,气喘吁吁转过身,只见他蔫蔫地被那穿着白大褂的人捏走了。

窗台上看着的两人不寒而栗,迅速关上了窗户。

太可怕了,以后晚上还是少出去喝酒惹事,否则像静哥一样喝多了得罪人,就要被死亡威胁还捎带上家人了!!

……

“你这身上还扎着针,乱跑,万一针都进去了,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嘛?”周锦渊严厉地斥责邵静静,“你刚刚就想问你,最近还有没有经常喝酒了!你是不是生病了还在喝!”

否则怎么会突然发疯。

奶奶和邵多多也在旁边指责邵静静,刚才突然疯狗一样跑出去,都不知道在搞什么。

邵静静“啊?”了一声,“喝酒?……我没喝。”

“没喝你跑什么!”周锦渊开始给他细数喝酒的危害,年纪轻轻就不爱护身体。

邵静静全程点头,心里则在想,幸好幸好,还以为露馅了。

算了,关心则乱,这个传言可能很快就过去了!

.

.

“我最近在研究你这个生辰八字,看你出生之时五运六气的影响,然后从这个角度再来调养你的身体……”周锦渊一边说一边和金绰仙一起走出门。

“我发现啊,你出生的时候客气逢少阴君火,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后天容易患肝病。”

“嗯嗯。”金绰仙保持微笑,表示百分百信任周医生,即使他对道、医做了一些功课,目前的水平仍然难以听懂。

说实话,有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周锦渊用的是中医原理还是道教理论,毕竟二者同源,前者说深了也格外玄。

反正相信周医生就可以了。毕竟现在距离他应有的死期,也就一两个星期,但他不还活得好好的,连莫教授也说没有死兆。

上次在小青龙诊所,与曲观凤、艾琳娜短短一叙,甚至是那位何主任,小青龙诊所内的一切带给了金绰仙灵感,知道他的钢琴曲该如何写完了。

他也的确在这段时间中完成了创作,甚至让曲子比初版更为丰富,准备自己录音后连同之前整理好的作品,都传给公司。

曾经他以为这些是他的遗作,但现在他有了新的期盼——

“哎,小周和小金啊,来,喝酸奶!”柳老板娘看到他们了,喊了一声,又拿了两瓶酸奶出来。大家都住隔壁,金绰仙来得多打扮又有特色,柳老板娘也就眼熟他了。

但不知道得的什么病,一开始以为是感冒,老戴着口罩,后来发现口罩只是因为白化病。不过看着挺健康,又撞到过针灸,她就觉得小金应该得了腰椎颈椎病之类,现在好多年轻人得哦。

“不用了,哎真不用了!”周锦渊推辞不过去,只能和金绰仙一人捏着一瓶包装花花绿绿的儿童酸奶,互相看看都觉得好笑,尤其是周锦渊看金绰仙。

这酸奶五颜六色的,拿在金绰仙手里,就显得这位平时仙气飘飘的人物格外接地气,简直像P上去的。

要知道他第一次看到金绰仙在机场,一身风衣,第二次看到金绰仙则是在L市的百年老广场,拉小提琴,特有范儿。

柳老板娘特爱跟人聊天,反正这会儿没生意,她就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和他们聊八卦,“你们知道后面第二栋楼,有个洋妞租了房么?”

第二栋楼,那不就是艾琳娜么,她就近租了房,就跟着周锦渊医院、诊所的来回跑治疗呢,只是可能来诊所的时候多是晚上,或者老板娘没看到。

“知道啊……”周锦渊答了一句。

“哎我看过一次,长得跟仙女……不对,西方应该叫天使吧,长得跟天使一样,就是可惜了腿脚不好,不知道来海洲是求学还是旅游。”柳老板娘嘀咕了一会儿,愣没想过来漂洋过海来复健的。

周锦渊虽然知情,但是当然不会不经同意和别人议论病人的病情,所以只是沉默地笑了笑。

这时候柳老板也带着他家儿子回来了,小柳还自己抱着一个特别大的电子琴。

“周哥哥,金哥哥。”小柳奶声奶气地喊。

他们这个辈分也是没谁了,周锦渊叫他父母大哥大姐,他就叫周锦渊哥哥,“你们喝的是我的七彩战士联名款酸奶吗?我记得只剩一排了。”

周锦渊:“……”

金绰仙:“……”

周锦渊尴尬地道:“对,不好意思噢。”

没等妈妈说话,小柳就大方地说:“没关系,因为哥哥上次你也没让我吃药!”

“哈哈,谢谢。小柳啊,这是你的琴么?”周锦渊问了一声。

“可不么,他上的课外班,孩子喜欢音乐呢,不过最近那个班不办了,就把琴带回来,还得找个新老师。唉,你说这现在养小孩,真是太麻烦了。”柳老板感慨道。

周锦渊附和道:“也是因为你们想把小柳培养成才嘛,才花这么多心血。”

柳老板苦笑一声:“咱家这个条件,也就是尽力吧。他们班好些同学,那学的都是钢琴,小提琴,我们也就供得起个电子琴了。”

“我觉得挺好的……”小柳仰着头说了一句。

柳老板颇为欣慰,也就是他儿子傻乎乎,没什么攀比之心,倒是他这个成年人,有时挺不好意思的,别人家都给孩子花大价钱买钢琴小提琴,看着都高端一些。尤其有时候和其他家长聊天,人家还会劝他,孩子看着挺有天赋,好好培养啊。

“艺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金绰仙冷不丁说了一句,“电子琴也很好,音色多。”

柳老板一愣,金绰仙说的话很有道理……好吧,其实金绰仙长这样,这个气场,他说什么柳老板估计都会觉得很有道理,“您说得是。”

“小金你也懂音乐呀?”柳老板娘问了一句,她倒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只觉得俩小伙子都很帅,她就乐意和他们聊天。

“是啊,他就这一行的,特优秀。”周锦渊帮金绰仙答了一句,他估摸着金绰仙也不好意思自吹自擂。

“听到没有,小金哥哥也是学音乐的,看人家多优秀。”柳老板这么激励儿子。当然,他压根不知道小金优不优秀,但看气质应该是很优秀的吧。

“小金你也会电子琴么?”柳老板娘问了一句。

金绰仙点了点头,他确实会多种乐器,也包括电子琴。

“诶,那你业余时间开班不,收不收学生的啊?”柳老板娘则突发奇想,兴致勃勃地问,“我家小柳正好要找新老师,不如找你试试啊,你也挣点外快,补贴医药费。我看你老来针灸,也没上班。”

周锦渊差点喷奶了,“咳咳!”

他一时呛到,没法开口。

上班……不是,别的不提,再怎么说人家也是病人哈,绝症。

金绰仙盯着手上的儿童酸奶开始发呆。

柳老板娘还在琢磨,“原来那个老师一节课两百,可以照着这个……”

金绰仙一口气把剩下的酸奶吸完了,捏在手里,说实话最近体力不错,又喝了人家的儿童酸奶。

金绰仙轻松地道:“可以啊,不过我不是主攻电子琴,没那么专业,真找我,一个课时给一百就行。

“学费就直接交给周医生吧,给我充医药费——差点忘了,要周医生也同意。”

周锦渊:“……”

柳老板娘:“哈哈哈哈哈好的呀!小周你看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先订三节课试试呗?我可不是怀疑小金你的水平,要看小柳喜欢不嘛,我反正看你这气质就知道弹得绝对不输小柳之前那个老师!”

金绰仙:“嗯。”

周锦渊欲言又止,“………………行吧。”

※※※※※※※※※※※※※※※※※※※※

金绰仙:那个……白色的酸奶……不对,营养液……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道医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邪神的自我修养快穿之娇妻一朝成为死太监黑驴蹄子旗舰店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我的马甲遍布全世界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硬核快穿我靠撒娇征服世界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全世界都是大佬的马甲!守护甜心之两生锁我在西幻被逼成神魔教教主搞基建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兼职无常后我红了[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我的迷弟遍布宇宙快穿之满级大佬百变渣男在星辰中浪[星际]学术王座龙图案卷集[综]爱神之酒碰我超痛的[星际]Boss月刊少女化论红楼的倒掉
完本推荐: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病娇春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王爷太妖孽:腹黑世子妃全文阅读局中人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造化之主全文阅读国家意志全文阅读弃妇归来(重生)全文阅读快穿之祈愿人生攻略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龙牙兵王全文阅读四爷的心尖宠妃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神魔书全文阅读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阅读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全文阅读狼与兄弟全文阅读仙武帝尊全文阅读王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星霸体诀辉煌人生超级兵王一胎六宝:孩子妈是女神讲师盖世武神主宰网王:最强老师九眼天医逍遥军医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将军夫人惹不得狂兵归来天道天骄龙回都市龙图案卷集·续都市无双医神仙魔同修乡村最强小神农桃源兵王混元修真录[重生]花豹突击队圣龙穿越了的学霸鬼使神拆[重生]生生不灭命之途谎言之诚九零后天师都市小保安重生之绝世废少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