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道医 >> 第五十九章

在周锦渊一言难尽的眼神中, 女孩儿递了钱,接过他手里的药,比起刚进来时热情许多地说:“谢了医生,既然现在大家都喜欢亚瑟, 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大家都喜欢亚瑟……这……

周锦渊:“…………也行吧。”

一无所知自己刚才是真的和亚瑟对视了三秒的女孩儿咳嗽着走出了小青龙诊所。

只有屏幕上的亚瑟还在茫然张望:“那个女孩儿是来看病的吗?”

金绰仙:“是一个欣赏你的粉丝。”

亚瑟:“骗人吧,我不会华夏语,但是喜欢我怎么连招呼也不打。”

女孩儿表情虽然带笑, 但并不夸张。真粉丝难道不是应该抱着电脑尖叫么, 夸张一点地亲屏幕, 他以前做活动和粉丝远程交流就有这样的情况。

周锦渊解释道:“她以为你是视频里的, 也就是, 她不知道我们正在连线。”

亚瑟沉默一会儿,疯狂大笑了起来,“有趣, 可惜我去华夏不能暴露行程,否则我一定要出现在她面前,那才好玩。”

这要是媒体知道他去华夏了, 还是找周锦渊, 那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

而且因为都是去看金绰仙,亚瑟还和金绰仙的老板小菲约好了,他被传秃头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小菲要是也中招, 可能会气死吧。

……

三天后。

傍晚七点, 一架来自b国的飞机落在海州机场, 归人或旅客皆汇入人潮,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两个戴着墨镜的B国男子。

谁也不知道,正因为最近刚播放的新剧集而在B国人气愈发高涨的亚瑟,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华夏。墨镜下湛蓝的眼睛从飞机落地起,就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从未到过的国家。

而亚瑟身边的,则是赫兹菲尔德唱片集团的继承人小菲,他们俩不是特别熟,只是有着同样的目的,才结伴而行。

亚瑟不必说,他的工作告一段落,要践行自己的话。

而对小菲来说,在他刚接手那家唱片公司时,就力推金绰仙,而金绰仙亮眼的成绩也让他在集团拥有了亮眼的成绩,直到后来越走越稳,他们可算是互相成就。

所以,金绰仙绝非只是旗下艺术家那么简单,这促使小菲亲自来到华夏,因为知道金绰仙的脾气,连任何助理也没有带。

他们一下飞机就联系了金绰仙,约好在机场外等人来接。

“您的手还是疼吗?”等待时,亚瑟问了小菲一句。

小菲皱着眉,点点头,抬起了自己的手。他的手腕红肿,在飞机上时突然出现的,还伴以疼痛,对着吹了会儿空调后,更是浑身恶寒,加了两条毯子还是不舒服。

飞机上医疗条件有限,这也不是急病,只是吃了些药了事,可惜用处不是特别大,现在仍是痛的,不到难以忍受的地步,却也叫小菲很不愉快了。

而且,他渐渐不止觉得身上恶寒,还有些鼻塞低热了。

“已经吃过药了。”小菲低声道,他也不知道具体什么病,在飞机上吃了些消炎止痛的药,“你呢,你怎么样了?”

“还好,就是嗓子有点疼。”亚瑟耸了耸肩,他一结束工作,就上飞机了。

因为他自己的习惯,在飞机上睡不好,这样的劳倦之下,现在感到有些不舒服,嗓子疼,牙龈也发炎了,倒也不算什么大毛病。

此时,一辆车已驶到他们面前,金绰仙走下车,“亚瑟,赫兹菲尔德先生。”

小菲愣了一瞬,因为金绰仙看上去……很好。

他仍是戴着帽子和口罩,但是双目有神,体态健康,看上去状态完全不像一个病人,

“金。”亚瑟立刻和他拥抱了一下,甚至感觉金绰仙比离开L市时强壮了一些!这个在视频里还真看不出呢,看到本人后,亚瑟觉得他比邮件和视频里表现出来的更好。

小菲也和金绰仙握了握手,“见到你真好,金,你还好吗?”

“谢谢,我很好,请上车吧。”金绰仙示意他们上车再说,这一点也让小菲惊奇,他们以为会是金绰仙约一位司机来接他们,没想到竟是金绰仙自己来了。

这一点也再次从侧面佐证了,金绰仙现在状态很好。

如果像当初一些医生说的那样,金绰仙应该早就办完头七了。

“金,你……”小菲欲言又止。

他在听完《小青龙钢琴独奏曲》后就曾立刻表示,不能置信这是一个将死之人所作出来到曲子!

而现在,他们见面了,他也发现自己怀疑的没有错,这样的金绰仙,看上去精神良好,他看起来,真的不是将死之人了。

这个猜想叫小菲心怦怦直跳,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

因为音乐是这么告诉他的,金绰仙的状态也是这么告诉他的!

“是不是有些意外,我看上去还好吧。”金绰仙从后视镜中看小菲,说道。

“我非常,非常为你高兴,我的朋友,你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小菲赞叹地道。这样的事情,他真的只能用这两个字形容。

也许神还是太怜惜金绰仙的才华,才展现了这样一个奇迹吧。

“不是我创造的。”金绰仙用喟叹一般的语气说道,又瞥见了小菲的手腕,“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吗?”

“这个啊……在飞机上不知不觉就肿起来了,还有些疼。”小菲说着,还吸了吸鼻子。

“这样,那我直接带你们去我主治医生那儿吧。”金绰仙说道,他的住处距离小青龙诊所很近。

小菲一挑眉:“这么说,应该是这位主治医生创造了奇迹?”

金绰仙点点头。

“神奇……”小菲喃喃道,那位华夏中医啊。

华夏太广阔了,他难以想象这片大地上发生过什么,才诞生了这样的神奇医术。针灸,还在他的理解范围内,但金绰仙的病情都能遏制住,则是他不能理解的了。

小菲正心生感慨,却见旁边的亚瑟抖了一下,“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见过那位医生。”亚瑟干笑。

“哦?他是什么样的人?”小菲前所未有地好奇着。

亚瑟郁闷地道:“呃,这个人虽然能创造奇迹,但是也很能逼死人!我觉得你听过他,就是那个出入我家的秃发专家!”

小菲惊愕,略一思考,就想起了年初那个几乎轰动全国的大新闻,恍然大悟:“是他啊——”

“没错,就是他,亚瑟一直替我背黑锅。”金绰仙说道。

小菲忍不住对亚瑟比了个大拇指,“你真是个好朋友。”

亚瑟讪讪笑道:“您祈祷这回来华夏不会暴露身份吧,否则您也要做个好朋友了。”

小菲:“……”

“对了,这么说,我记得他还是个华夏宗教的……那个叫什么,道教,道士对吗?”小菲再一想,觉得这一切都串起来了。

当初亚瑟发过来的录音,里面有张黑白图片,他去查过,那就是道教的标志性符号之一,太极。

在小菲脑海中,已然脑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医形象,他可能住在竹林旁,飞针走气,救死扶伤……

现实:

车行驶在老居民区,直接停在了一个小区外,临街都是门面,其中夹着一间小诊所,小到如果金绰仙不说,小菲肯定发现不了。

“就是这儿了。”金绰仙一下车,就看到周锦渊提着垃圾桶出来倒垃圾,喊了一声,“周医生?”

周锦渊一抬头,就看到他,还有他身边的亚瑟和小菲,小菲周锦渊没见过,但亚瑟,就算戴着墨镜,周锦渊也认出来了。

“有朋自远方来啊。”周锦渊赶紧上前。

“亚瑟他们是刚到的,这位是赫兹菲尔德先生,我的老板。”金绰仙为双方介绍道,“这就是我的主治医生,周锦渊医生。”

“你好你好,不好意思,还拿着垃圾桶,就不握手了。”周锦渊对小菲说。

小菲:“…………”

他傻眼了。

竹林、隐士、飞针,全都碎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区、诊所和垃圾桶。

“亚瑟这个嗓子怎么有点哑,”周锦渊没注意小菲梦碎当场,听音看脸色,问亚瑟,“是上火了么?火性趋上啊。”

周锦渊说的实际上是Fire tending to flare up,亚瑟哪里搞得清楚中医名词,他们没有“上火”这个概念,就觉得自己发炎了。

但亚瑟知道周锦渊厉害就行了,赶紧诉苦,“我太累了,嗓子痛,牙龈也肿痛了。”

“那你来得巧了,最近我们刚推出了小青龙清火凉茶。”周锦渊说道,作为一个接地气的诊所,除了像膏药贴这样的东西,清火凉茶在这样容易上火的季节,当然必不可少。

周锦渊把他们带进诊所,这时季缓已经下班,容瘦云正在小憩,只有邵静静在看诊所,见周锦渊带了几个外国人回来,还琢磨是不是艾琳娜的亲友。

周锦渊让邵静静倒了碗凉茶给亚瑟,邵静静把凉茶端到亚瑟面前,亚瑟也没防备,摘下墨镜仔细看看那颜色有点奇怪的凉茶,才开始喝了。

他喝完了才把墨镜戴回去,亚瑟还以为,全天下人都认为周锦渊是自己的主治医生了,周锦渊他们诊所的人也不至于一无所知吧,在周锦渊的员工面前好像没必要隐瞒。

邵静静:“……”

邵静静:“靠,我肯定是加班加到眼花了,这人长得好像国外一个明星,亚瑟还是啥的。”

周锦渊安静地看了他一眼。

金绰仙也看过来,说:“他就是亚瑟,麻烦你不要说出去。”

如果被人知道亚瑟在这儿,那肯定消停不了。

邵静静听到金绰仙用这么平静的口吻说出这么让人震惊的话,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我……我……我靠!”

事实就是邵静静真的一无所知!他以前每天喝酒打混,根本不看自己不感兴趣的新闻,他要是那么热爱上网,也不至于被周锦渊用轮椅捉住了!

“干什么,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老板我是个专家了,还不许我认识几个名人?”周锦渊没拿垃圾桶的另一只手勒住邵静静的脖子,“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嘴巴一定要严,不能透露病人们的信息。”

邵静静流眼泪:我根本不是医务工作者,我只是被逼在这里糊膏药的……

在周锦渊的震慑之下,邵静静捂着嘴坐在旁边,不敢再吱声。

周锦渊把垃圾桶放好,去洗了个手,擦干净了,出来后往柜台后一坐,对小菲道:“手给我。”

小菲有点没反应过来,虽然他们过来确实是为了看看手腕,但大家都还没开口吧!

作为医者,观察力是必须具备的,周锦渊早就瞥见了小菲的手腕,还有那时不时吸鼻子的症状,他一琢磨,金绰仙把他们带来可能不止是打个招呼,那肯定也是为了看病啊。

金绰仙示意了一下小菲。

小菲这才慢慢把手抬起来,“呃,我在飞机上,忽然就感觉手慢慢肿起来,挺痛的。”

周锦渊问:“没有任何诱因?”

小菲回想了一下,“没有。”

他不像亚瑟,工作多却不会太劳累,也没有在飞机上就睡不着、吃不好的习惯,要是那样,以他日常飞来飞去的行程,早就受不了了。

“确定没有吗?我觉得你看起来像是急性关节炎,应该有什么饮食、创伤之类的诱因吧。”这话说金绰仙说的,他恰好见过类似的病。

小菲想了半天,却道:“真的没有,也就是吹了会儿空调,就又鼻塞又手疼了,亚瑟和我一起,他也没事。”

这样金绰仙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了解小菲,从认识起,算是一个比较注意保养的人吧,也会定期体检。

周锦渊听在耳里,点点头,不过他还要从中医的角度再行诊断。他看了看小菲的舌头,舌尖很红,舌苔薄,再一搭脉。

小菲盯着周锦渊的动作看,这个诊所几乎一眼看得到底,没有任何大型医疗仪器,你不可能在这里照片子,验血,做任何现代医学的检查。全靠这么查体,摸病人的手腕。

神奇。

还有桌上,也贴着一个八卦。这些稍微抚慰了一点小菲没看到竹林的心。

“嗯……你得这个病,不是第一次了吧?”周锦渊忽然问道,“肌体关节肿痛,或者是麻木,浑身恶寒,咳嗽,低烧或高烧等。”

“啊?”小菲听他这么问,有些奇怪,下意识道,“没有啊,第一次得。”

他看其他人也在盯着自己,又补充道,“我发誓,我这半年来身体都很好,连感冒也没有得的那种。”

咦?

其他人有些奇怪。

周医生摸别人脉就探出前因后果,这堪称神奇的脉诊功夫,他们已经见多了。倒是小菲信誓旦旦,说自己没得过这病,让他们觉得稀奇。

难不成,周医生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周锦渊摇了摇头,“不是近期,你再仔细想想,也许在十年,甚至二十年以前,很可能也不是同一个部位,或许在下肢,或另一侧肢体?同样没有什么明显的诱因。”

十年,甚至二十年前?亚瑟眼睛睁大一点,感觉话题渐渐玄幻。

金绰仙也专注了起来,他认识小菲都只是将近十年,在这十年里,至少他没听说小菲得过急性关节炎。周锦渊又是怎么判断,小菲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得过这样的病?

“我……”小菲刚想否认,却忽然想起了什么,“等等,好像……好像是的!”

小菲露出回忆的神情,“我小时候,脚趾也像这样红肿疼痛过一次,治疗后好一些,过几天又复发,这样反复了两三次才好。后来过了五年,又出现了一次,是另一边脚趾,治疗后也好了。”

因为是在脚趾,又过去十多年了,小菲一开始都没想起来。

其他人却是低低抽了口气,怎么连小时候脚趾痛都知道啊,这个追溯得也太久了点吧。

亚瑟忍不住道:“你说实话,这是不是你算出来的?”

说是医术,怎么更像是相术??

周锦渊没理亚瑟,他说起来好像很玄幻,其实并没那么夸张,病情都是有迹可循的。

周锦渊“唔”了一声道,“这就对了,急慢性关节炎,我们叫‘行痹’,属于痹证的一种,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尤其是风邪和湿邪,痹证必备这二者。痹阻经络,气血不畅,导致出现你这样的症状。

“初病在气在经,久病入血入络。我判断这外邪潜于体内已久,所以你之前一定也发过病,而且距今时间估计不短。

“当时你以为治好了,其实病根并未除去,才会复发,一味消炎止痛,治标不治本。”

不错,小菲以前治疗时,也就是一面消炎,一面降温、止咳等。但最初病情的一度反复,其实不就已经说明药并未完全对症了。

他的病根本就没好全,暂时蛰伏,第二次复发在首次发病的五年后,今天又再一次复发了。

但是因为发作得太少,小菲一开始甚至都没想起来自己得过,直到周锦渊提醒。

周锦渊用的术语,小菲听得是半懂半不懂,只知道周锦渊的意思是,他小时候的关节红肿在华夏中医还有个另外的特定说法,而且他一直就没有好全。

“可是……这个什么痹证,怎么会一会儿在左脚发作,一会儿在右脚发作,现在又到了我的手上?”小菲不解地道。

周锦渊答道:“风气胜者为行痹,你主要受的是风邪。风是什么?自由不定,它会在你体内游走,痛处当然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了!”

小菲:“……”

更加傻眼了,这个理论,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听上去更像是神话。邪恶的风,在他的身体里游走,四处作祟?

但他仔细一想,有时候那痛感,还真是有游走感一般!

小菲恶寒感更重,甚至哆嗦了一下。

“老板别说了,我看这老外也听不懂的样子,扎他就完了!”邵静静怂恿道。

周锦渊瞪他一眼,“去把我的针具拿来。”

有一点邵静静没说错,还真要给小菲施针,针灸治疗痹证效果最为好,再佐以汤药退热。

“我看他病得也不重,扎完针应该很快就能好吧?”亚瑟在旁边问了一句。

“刚才我不是说了么,他这个病,是十几前留下的病根了,看上去不危不重,但要根治,一次施针绝对不够。当然,平复症状可以,可若只是平复,过上几年,估计他又会犯病。”周锦渊已经在按揉小菲的穴位了。

小菲没想到自己才刚下飞机,准备见识华夏医生的神奇,这就要亲自接受与西方软针灸完全不同的传统针灸了,幸好他不反感,长舒一口气做心理准备。

周锦渊只用毫针,以平补平泄的手法,取双侧合谷、患侧曲池、外关、八邪和中渚等穴位。合谷、曲池、外关是为了祛风通络,八邪、中渚则是为了止痛,此为患者所急。

针刺之后,不过几分钟,痛感就已经消失!

“我再开个方子,你吃一剂退热。至于这个红肿,明天应该就能渐渐退了,但你还要来针灸三次,才能完全祛除病根。”周锦渊吩咐道。

小菲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唔唔,好的,谢谢您。”

他走到柜台旁边,仔细去看周锦渊写方子,虽然周锦渊写的华夏字他其实一个都不认识……

此刻,隔壁超市,柳老板娘牵着小柳的手出来,准备带他去散步,留柳老板一个人看店。不过一出来,他们就从大开的门看到了金绰仙在里面。

柳老板娘立刻朝里头走了,和金绰仙打招呼:“金老师也在啊,吃了晚饭没?”

金绰仙回头看到是他们,笑了笑:“柳姐,小柳。”

“这是谁?”亚瑟嘀咕了一句。

金绰仙告诉他:“是我的学生,还有他的母亲。”

亚瑟哇了一声,怎么来趟华夏,连学生都有了,他也很友好地对两人点了点头,金绰仙则在一旁介绍,这是他的外国朋友们——另一个小菲正专心致志看周锦渊写药方。

“哦哦,你朋友。”柳老板娘笑呵呵的,虽然外国人在她眼里都长得差不多,但亚瑟的蓝眼睛她还是很欣赏的。

周锦渊写完药方,一抬头,只见柳老板娘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排儿童酸奶,掰下一瓶递到亚瑟面前晃了晃,“哈罗,你要不要酸奶?”

周锦渊:“………………”

※※※※※※※※※※※※※※※※※※※※

周锦渊:我现在怀疑老板娘拿了剧本

PS:昨天红外光谱仪的试验,我也是参考论文里一个教授的用法,对经络分子测试,应该可以这么用没错啦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道医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据说在下和基友进错了组织黑科技学神[网王同人]博君一笑终极一班续之雨后添晴排行榜第二的异能!韩娱之新的人生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我的马甲遍布全世界逍遥游个性是招喜欢[综]小甜饼Boss月刊少女化魔教教主搞基建从恐怖游戏boss退休后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大祭司[西幻乙女]被退婚的贵族小姐暴富了[快穿]小白脸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干掉屑老板就回老家结婚[咒术回战]猫的报仇SCI谜案集(第一部)我在西幻被逼成神今天开始做神官
完本推荐: 武炼巅峰全文阅读儒道至圣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王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小妖精[快穿]全文阅读巫师全文阅读重生影后小军嫂全文阅读大王饶命全文阅读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全文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全文阅读唐残全文阅读天神诀全文阅读废土崛起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女配修仙记之一路登仙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全文阅读待他乘风归来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冰山美人老婆都市狂少老婆是花瓶,得宠着修罗武神我当皇帝那些年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都市至尊战神重生:拯救三宫六院军统之特工之王叶玄叶灵仙魔同修祖宗归来天庭典狱长先婚后爱:总裁盛宠小萌妻九零后天师最佳女婿(最佳赘婿)林羽江颜龙纹战神至尊神医九星霸体诀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我的技能全靠捡惊天医神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制霸异界从一条蛇开始道界天下风云龙婿屑王之子大清隐龙女总裁的王牌高手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