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静爱书小说 >> 道医 >> 第九十章

周锦渊几易药方与取穴, 都没能改善容细雪的病情, 他思考良久, 周一时带着容细雪去医院又做了更多检查, 想从西医诊断上寻找一些思路。

同时, 周锦渊也请眼科的医生给容细雪开了一些血管扩张剂和神经营养药,同步服药。

不过眼前,就得去和学校请假了。容细雪请假还不是那么简单,他手头还有工作, 包括给学校老师帮忙的任务,得去和其他同学交接, 让他们暂代完成。

周锦渊也不假手他人了,自己领着容细雪跑学校。

他给容细雪开了证明,找他们班主任请假, 班主任当然也是学医的, 一看证明, 虽然只是简单的诊断结果,还是引起了他的沉吟,“暴盲?容细雪平时身体素质也不错,这难道是情志生变?可是我看他平时处事也从不激动……”

班主任的表情变得有点微妙,小声道:“是不是生活上遇到什么难事了,老师帮得上忙吗?”

“没事的,已经解决了, 只是眼睛一时还没治好。”容细雪客气地道。

班主任:“啊, 那我给你看看……周老师, 不介意吧?”

那证明上写的就是周锦渊的名字,三院开出来的条,想也知道容细雪生病不到学校的附属医院看病,很正常,他哥就是明医呢。

而班主任想看看学生的病情,也要和周锦渊知会一声。

“您请。”周锦渊一直觉得以自己和容细雪的关系,应该是最适合给他治病的大夫,但这一次情况不同,他也想集思广益了。

班主任摸了容细雪的脉,得出了和他们差不多的结论,“唔,这应该疏肝解郁。”

“之前是用了药。”周锦渊报了药名,听得班主任连连点头,用药如用兵,周锦渊深谙此道,他听了不觉有任何不妥。

可是周锦渊又说,“连用了三副,没有起色。”

这就不对了啊!

对症下药,一剂即可知,怎么对三剂了一点起色都没有呢。这又不是特别复杂的病情,班主任心下觉得奇怪。

班主任把周锦渊叫到一边,说道:“但这病情还不见缓解,是不是……病根其实还没去除呢?”

“之前蓝教授也这么问过,但我肯定导致他发病的症结已经去除了。”周锦渊说道,他非常笃定这一点。

班主任一听蓝教授也出过手,更奇怪了,琢磨了一会儿道:“那就实在找不出其他问题了,我看还是要在病因上细究。如是因为情志生病,那么……就太难说了!情志病是最难治的,心病还需心药医啊!如果汤药无用,我还是怀疑患者的精神状态仍存在问题!”

周锦渊郁闷地道:“嗯,我再想想吧。现在给他开了些西药,和汤药一起服用,看会不会有改善。”

其实,按说忧则气结,喜则百脉舒,喜胜悲,周锦渊和容细雪坦诚后,以容细雪的欣喜,情志相胜,应该很快就病愈才对。但以人体的复杂,这也只是一个方面。

所以周锦渊不觉得是情志方面还有问题,即使蓝教授和班主任连着怀疑出在病根上,他也只琢磨着是不是其他脏腑、经络受了什么影响,才久久不愈。

“这样也好,中西结合试试。有消息了及时告诉我啊,这班上可离不开容细雪同学……”班主任恋恋不舍地道,容细雪请假也是没办法的事,只是没法帮班上取得一些荣誉了哈,做老师的就喜欢这样的学生。

“至于学习上的问题,我也不用多说了!”班主任相信,就是后头容细雪不上课,直接参加期末考,也不会挂科的吧。

“嗯,谢谢您了。”周锦渊打声招呼,就领着容细雪一起离开办公室了。

……

两人走在校园里,容细雪虽然失明,却也没拄什么盲杖,只和周锦渊牵着手,慢慢说话,遇到什么路况,周锦渊间或提起一声,容细雪就应对。

这样的默契,和从容的行走姿态,让人远远看去根本没法发现容细雪失明了。

只是这样的姿势,比较显眼,校园里学生们来来往往,看他们一眼就忍不住再看第二眼,继而发现这好像是周老师和药学院的容神,差点没一个踉跄摔倒。

早听说这俩人越来越基了,但是手拉手?这是闹哪出啊,难不成真要出柜?

等到周锦渊把容细雪带回诊所,这消息已经传得全校皆知了,不过他倒暂时不清楚。

俩人走到诊所,外头还有排队买膏药贴的。周锦渊牵容细雪在里头坐下,然后出去倒了个垃圾。

有个大叔抱着一个睡着了的小孩在马路牙子,非常郁闷地道:“这个周医生,怎么就不在医院,也不在诊所捏,难道在学校……”

今天周锦渊带容细雪去做检查、请假,自然是没法挂他的号,这人看起来就是找周锦渊看病的。

周锦渊现在已经回来了,顺口就招呼了一句:“大叔,看病吗?医生回来了,进来挂号吧。”

“好咧好咧,他回来啦?”大叔本来还想去学校找,乐颠颠地跟着往里走,“太好了,我给我外甥看病呢。”

周锦渊:“?”

他还以为这个病人认识自己呢……

不过也无所谓,周锦渊把他带进去。

大叔进去就张望,也不知道周医生在哪,是不是沙发上坐着的那个年轻人,听说周医生年纪不大。

周锦渊想想也没让大叔挂号了,反正今天自己也没开诊,没有病人,就让大叔稍坐,自己去里间换白大褂了。

大叔抱着小孩往沙发上一坐,忍不住转头看容细雪。

容细雪闭着眼睛的,开口道:“孩子肺不好吗?”

大叔:“!!”

他惊了,自己坐下来甚至没开口说话,这人就说他小孩是肺不好!这肯定就是周锦渊没跑了!

大叔颤颤道:“周医生啊……您给看看吧!”

容细雪没动:“我不是医生。”

大叔:“你不是医生怎么知道我娃哪儿病了的?看都没看一眼!”

容细雪睁开眼睛了,往他这边侧了一点,“我看不了。”

“…………”大叔这时才看出来,他那眼睛虽然漂亮,瞳色比一般人较淡一点,但没有焦距。伸手晃了一下,容细雪更是不为所动,可以确认,失明了。

大叔震惊地道:“所以你是神算?这也太准了!”

容细雪:“……”

容细雪:“神算?”

大叔:“神算不对吗?那怎么称呼,大师?您这个本事是怎么说来着,眼失明,但可以用心……还是第六感查探?”

他有点激动了,“我早听说周医生是道医,难怪诊所还有您这样的高人。我就知道啊,高人一定要看不见的最灵!”

容细雪:“…………”

这什么定律??

大叔给人一种,完全是因为容细雪失明才坚信他是高人的感觉。

那些排队买膏药的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困惑起来,是么,这年轻人是个神棍么……

周锦渊已换好了白大褂出来,“大叔过来把一下脉。”

“啊啊?”大叔呆呆看他,“你?”

周锦渊无奈地道:“我就是周锦渊。”

“是你?!”大叔汗颜,他竟不知道刚才和自己说话的一直就是他要找的人,这可有点尴尬了。

“我还以为是那位大师呢……”他说的时候用大拇指比了比容细雪,“话说,我能不能请这位大师给算算?”

“我才进去一会儿的功夫,你就变大师了?”周锦渊饶有兴味地道,“这一般大家这么叫的,都是我嘛。”

容细雪无语,慢慢道:“……审音辨病。”

周锦渊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笑眯眯地对大叔道:“他是不是告诉你,你家小孩儿毛病出在肺上?”

大叔用力点头,不过没有听到容细雪说时那么惊讶,毕竟周锦渊以医术出名,而且周锦渊也没瞎啊!

“他不是什么大师,就是学药的,医药不分家。我们讲究五音对五脏,金声响,土声浊,木声长,水声清,火声燥。肺气调畅,声音才会清,反过来,那当然是肺有问题了。这只是辨别病症的技巧之一,不需要眼睛能看,有耳朵就行。”周锦渊给他解释了一下,连着旁边围观的买药者也一脸恍然。

原来是靠声音来听疾病啊,这么一解释,就没那么玄了。不过像他们没入门,也没大量临床积累的,还是没法听出太细微的差别,所以,还是得说人家专业素养高。

周锦渊招呼人到柜台前来,让他坐下,一根手指搭在了小孩手腕上。

大叔又瞪着眼睛了,“周……周医生啊,你们中医不是三根手指搭脉的嘛?”

周锦渊现在是一手握着小孩的手,拇指按着脉。

周锦渊又笑了,这是半懂不懂的人才会问出来的话,“您看我这个手,三根手指按下去,范围多大?孩子手小,寸口部位也小,我一指切脉就行了。”

这也有个讲究,叫“一指定三关”,也就是寸、关、尺三关脉息。

“哦哦,这样啊!”大叔认真点头。

“肺火之发,泻火清气就行。”周锦渊很快辨证完毕,“我给你开药,按方吃两剂即可,平时少给孩子吃肥腻、辛辣的食物,本就燥热了。”

“两剂就行?您真厉害!”大叔竖起了大拇指,很多大夫看病,初诊确诊率都是不高的,也就是第一次看诊短短时间内就确定病症,往往还需要更多的病情资料,才能确诊。

他来找周锦渊,也是听说周锦渊效率高,见效快。

趁着抓药的时间,大叔不住地夸周锦渊,“我听好多朋友说过啦,吃你的药,总是几剂就好——哎,那个大师,不对,年轻人,他的眼睛还能不能好的啦?”

周锦渊听着心底却是有些异样,他说是一剂知,二剂愈,也治好了那么多疑难杂症,偏偏在小雪的病上困住了……

别说见效,他还在苦思冥想该从何找到端倪。

容细雪仿佛也听到了这边声音,微微偏头。

周锦渊只失神了两秒,见状立刻道:“能的!”

“我就说嘛,您连这个都能治,这年纪轻轻的看不见了,是真难受,又不是算命的,是吧……”大叔还在喋喋不休,也无形之中给了周锦渊一点压力。

适当的压力就是动力。周锦渊整了整心情,他就不信攻克不下一个暴盲了!

……

下午,周锦渊又给容细雪针刺治疗了一次,又看着他吃药,“这药应该是有点催眠效果的,你就在这里躺躺吧。”

周锦渊叫容细雪戴着耳机,在沙发上睡睡,治疗室毕竟病人往来不断。

容细雪乖巧地应声,盖着薄被入睡了。

数次针刺无效,他明明也清楚,但一直都对周锦渊十分信赖的样子,即使还叫他吃西药,他脸色也一点没变过,刚才治疗结束后更是如常。

这都不是一般的信赖了,让周锦渊也有点汗颜。

晚间,梁月称又来了。

周锦渊一挑眉:“今天不是治疗日吧,你也没预约。”

“我知道,我就是来看看热闹。”梁月称施施然坐在自己带来的椅子上,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容细雪,淡笑道:“周医生,这是什么情况呢,小容同学告白到底成功了吗?”

周锦渊立刻看向了邵静静和季缓,他们俩人都迅速摇头摆手,这件事他们绝对没和外人说!

“不是他们。”梁月称眼皮都不抬,“我在对面可是买了楼的,听说,容同学送花没成功,出来就丢了,不过我觉得,这也不代表失败吧?”

周锦渊立刻想起了什么,倒是这时候才知道,那束雏菊应该是容细雪买的,原来他那天出去是买花去了啊。

周锦渊扫了梁月称几眼,也学着他那种腔调,不紧不慢地说:“梁先生,你真是好眼力,那我真要恭喜你了。”

梁月称立刻察觉到哪里不对,慢慢站起来:“你想干什么?”

“你说你这么多回了,怎么老是学不乖呢。”周锦渊叹了口气,“为了庆祝我脱单,回头我就给对面你的员工们送些免费的药膳。”

梁月称:“……”

梁月称恨恨瞪他一眼,但没说什么。最近梁月称悟出来一个道理,不能表露太多情绪,否则周锦渊会更加过分。

然而周锦渊才不管他什么计策,梁月称是什么反应都没用。

容细雪的手忽然动了一下,一翻身,“哥哥……”

他的手伸出来,周锦渊下意识就拉着了,容细雪就紧紧拽着他的手,都捏出了红印,随即才缓缓睁开眼,眨了两下。到此时,才清醒了一般,手劲放松了。

梁月称看在眼里,又疑惑地道:“他的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生病了,暂时看不见。”周锦渊简单答道。

梁月称眼睛一眯,有些狐疑,自从在周锦渊这里就诊,他为了了解自己的诊疗,也一直在看中医书籍,所以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梁月称很精明,当面不会说什么。

他找了借口,把周锦渊喊出去送自己,才问道:“你弟……不对,你男朋友这病,看起来不简单啊。”

“你心眼也太多了吧?”周锦渊语气也听不出是褒是贬。

梁月称权当夸奖了,一笑道:“我只是恰巧看过一则医案,说的是一个人暴怒之后,因为情志问题,肝气失常,突然失明。看到小容同学,我就想起来了。怎么样,他不严重吧?既然……你们都在一起了。”

他直接略过了问题,说出推断,以他的智商,完全能猜到其中的故事。

周锦渊也不否认,嘴角一扯:“这正是困扰我的问题,治了数次,他还没好。”

他语气中难免带上几分烦恼,说是要保持冷静客观,但关心之下,少不得露出些情绪。

梁月称听了,有些讶异,想想又道:“那肯定是病根还没好咯。”

这个问题周锦渊说过数次了,还要再说时,却听到梁月称道:“你弟弟把你奉若神明,你这突然答应了他,他心里能安吗?你看他刚才睡一觉醒来,都下意识找你,我觉得这就是悲转喜,喜又转忧了啊。再说了,你答应他是在病前还是病后啊,要是病后,他心底不得琢磨么,你答应和他在一起到底有几分真情?”

“那倒不至于……”周锦渊脱口而出,旋即又沉思了起来,大有如梦初醒感觉。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周锦渊只觉万无一失,却没考虑到这一节。蓝教授他们虽然想到了,但因为不清楚具体细节,也没能定准病根。反倒是梁月称一个看了几本医书的外行,了解内情,倒是推断了出来。

从这个角度去思考,这几日的细节好似都在对应梁月称说的话。周锦渊醒过神来,认真地道:“土豪,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免费给你做情感辅导。”梁月称刻意加重了“免费”两个字,大有扳回一城的得意。

“对了,既然如此,你更要瞒着他,你知道病因的事情。不管他自己心底看透了没,你要是直接说出来,他肯定更要怀疑了……”

这提醒还真是大有用处,周锦渊那超级直的思维,要是梁月称不提醒,他肯定直接去找容细雪说了。

周锦渊虽然一时还想不到如何破解,但找到思路,心情已好了许多,送别了梁月称再回去,就见邵静静把手机递来,“老板你手机刚才狂响啊。”

周锦渊接过来一看,是学生发来的信息。

【老师,刚听说你和容神手拉手在学校……我惊了!】

【真的假的,我看到照片了啊】

【求回复,大家都好关心】

周锦渊一脸无语,回复了一条:【手拉手?我那是扶着他,他眼睛出了点问题。】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吓死我了】

【果然存在yy成分啊,还有人说你们谈恋爱呢2333】

周锦渊看到后思考了几秒,又回味了一下梁月称的话,觉得既然这样……那不如……

周锦渊:【哦,是真的谈恋爱了。】

学生:【??????!!】

※※※※※※※※※※※※※※※※※※※※

好久不见啦,晋江终于恢复了,我回来啦!

想大家,今天的评论里送五百个小红包哈=3=

PS:本文快完结了,打个小广告,下篇要写的《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的文案放了,可以从作者名点进专栏看到,欢迎大家预收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jingaishu.com)道医静爱书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静爱书小说

猜你喜欢: [网王同人]博君一笑道医我开创了一个神系忍界蘑菇的成神之旅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从恐怖游戏boss退休后SCI谜案集(第三部)心有猛虎嗅蔷薇龙图案卷集EXO之请勿靠近!我厌男EXO之愿得一人心邪神的自我修养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TFboys与她的邂逅快穿之满级大佬百变渣男再不改行我就要被迫当四皇了碰我超痛的[星际]据说在下和基友进错了组织大祭司恶魔百货脑洞合集我的龙第四天灾[西幻乙女]被退婚的贵族小姐暴富了
完本推荐: 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全文阅读穿成反派总裁小情人[娱乐圈]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位面复制大师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全文阅读微微一笑很倾城全文阅读病娇春全文阅读恃宠生娇全文阅读九天仙缘全文阅读闪婚厚爱:顶级老公有点酷全文阅读一品修仙全文阅读官途全文阅读极品修仙神豪全文阅读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全文阅读帝灭苍穹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总裁酷帅狂霸拽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第一法师叶凡唐若雪丹皇武帝开局一艘宇宙战舰杂役弟子选择罢工独步成仙剑主八荒剑仙归来深夜乐园数风流人物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武道大帝洪荒:怼人就变强!明末之新帝国都市绝品帝少我见探花多娇媚战少,一宠到底!大当家不好了无敌升级王怪物被杀就会死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丹武至尊天唐锦绣奶爸的异界餐厅老婆大人是学霸成神风暴娱乐:逆袭影帝我的1978小农庄大魔王娇养指南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静爱书小说移动版 - 静爱书小说手机站